血色青春(第六章)

2014-12-09 02:08 | 作者:知秋一叶 | 散文吧首发

第六章(开战之耻辱)

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致那些年我们的青

礼拜六清晨,我早早就起床,洗了头发,整了整发型,喷了啫喱水就骑着单车往街上赶。现在大概介绍下我的家乡

我们这里位于县境西北部,距县城15公里。地处浉、淮两河交汇三角地带。面积93.1平方公里,人口约5万。农业主产水稻、小麦、油料、棉花、且兼产板栗、西瓜、莲藕、花生。并且还有一处周代古城遗址。是一个充满着人情世故、温情的小镇。

这里一般是每隔一天就是红集(开集),当然也有月小(自解)的时候会隔两天才开集,每次开集,街上都是无比的热闹,就算是平常也是一样的人山人海,如果是进了腊月间更是热闹非凡。

应了昨天跟疯子小郝的约定,说今天一起去街上吃个早饭。其实我们已经习惯这样,似乎每个礼拜天我们都会去街上溜达溜达。如果那个时候的你碰巧也去了街上,大概都能看见我们的身影穿梭在大街小巷;而我们常碰面的地点就有几个,要么就是在街口一家早餐店门口,要么就是在中心医院对面的理发店,还有就是十字街的新华书店门口,因为这里是人群最集中的地方。而新华书店地处又高大一些,站在门口的人离的老远都能看见。我穿梭在人群中便对新华书店门口瞅,果然就看见疯子和小郝在那“卖相”呢!其中卖相的不止有他们,还有更多我们这样的人,似乎那个时候,凡是你处在那个年龄段的人都会有事没事在那卖相,有时甚至都习惯了;

我赶紧跑上去招呼他俩:“吃了吗?”他俩异口同声说:“吃了”,说完便四处瞅着街上的人群,不时看到熟悉的同学朋友都彼此打招呼吹个口哨什么的;而我就很郁闷了,昨天晚上电话都咋说的,要等我来了一起去吃早饭,这倒好又把我忽悠了;疯子还在一旁瞅着人群,我拍拍他肩膀:“走,再吃点!”

我俩都吃过了,撑了撑了,你赶紧去吧!

“靠,你俩确定不去?”此时我已经紧握拳头做了一个要揍他俩的动作;这时他俩才不得不跟我又去了早餐店,去了我就叫了碗面,刚坐下,疯子冲着外面喊:“老板,三碗!”

“你俩不是已经吃撑了吗?”疯子和小郝满脸的奸笑:“再撑一碗不行啊!总不能让我哥俩看着你吃吧!”

让这俩人搞糊涂了,为了想在十字街新华书店多卖会儿相早饭都顾不上吃(其实,这也是我们经常干的事);吃饭的时候他俩嘴里还叨咕着刚才看到哪个女孩长的很漂亮;这时我便插了一嘴:“哎,疯子,你刚才看到彤了吗?”一听到雨彤名字他立刻收起了刚才那个谈论哪个女孩漂亮的热乎劲儿,一脸正经的问道:“雨彤?在哪?你看见了?”我不假思索的回了他:“恩,就刚才你俩在那卖相的时候。”我赶紧给小郝使了个眼色,他小子顿时领会了我的意思,立刻道:“难道你没看见?我都看见了!”疯子一听到我俩说都看到了雨彤脸色立马变了,嘴里念叨着:“完了完了,这下玩大了!”片刻我和小郝噗嗤的都笑了!疯子乍一听知道我俩忽悠他呢,顿时就上来掐我俩:“好啊,你俩敢阴我!哈哈!”一片闲扯之后,我便好奇的问了疯子和雨彤的进展情况!疯子把他俩一步步进展的情况一股脑的都说了,不时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疯子的穷追猛打让雨彤感动,并且一直都坚持里放学护送她回家。听到这,我突然想起了周诗婧,只是脑海里突然蹦出来她的样貌她的名字。怎么会突然想起她?疯子还说在护送周雨彤的时候难免也会与周娜、周诗婧一起,所以他小子就担负着护花使者的身份。

吃罢饭,我们哥仨并肩向十字街走去,此时才八点多已经是人山人海。新华书店外面早已围满了卖相的人,穿梭在十字街的人群都能看见他们,一些大叔阿姨嘴里不时还念叨着什么,不用猜都知道会说些什么,指定说那些一看就不像好人,像个痞子!当然我们也自然而然成为了别人口中的“痞子”,虽我在心里死活不承认,就是觉得我们不像街上小混混一样,与他们有本质的区别就在于我们似乎是正义的一派。可以后的岁月里,我们同样做着街痞子做过的事情、、、、、、、

随后,我们又夹杂着站在新华书店卖相。在当时觉得无比的酷,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愉悦感。现在想想,那时真的“好傻”!正当我们在闲聊中,我的眼神被一个人的身影吸引了过去。见她(飞)从我们视线中匆匆经过径直走了几米,进了一家服装店。我想她应该是看见了我,我们站在那么扎眼的地方,谁经过那里都会看见的。

要不是今天看见她,我差点“忘了她”。算算日子,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在学校里见着她了,我们一封信也没有互通。怎么觉得时间过的好快,还是自己难道真的忘了她?想想上个星期发生的事情,的确是“忙”忘了。唉,难道她还在生气?此时,腿脚似乎不受控制似的想去那家服装店门口看看,她应该是要去买衣服。没有理会疯子和小郝我便走了下去,走到服装店门口的时候,见她正在和柜台上的一位阿姨聊天,而且还有说有笑的。这是在砍价吗?我满脸的疑惑,但没有勇气走进去,如果没有记错,我们两年中,面对面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话,更别说是在人头攒动的大街上,我对她有着别样的害羞,要说像一个黄花大闺女也不是不像,更何况我也是个黄花大小伙子呢!基于我们这两年的了解,我在门口逗留了一会儿刚要转身就被身边的一些跑动的人吸引了。他们跑的很急忙,跑向前面几米的地方转个弯就消失了。那难道还有个密道吗?以前也见过这样的情况,一些人走着走着都转个弯就消失不见了。后来好奇,我便跟上前去,却发现是有一个小巷子,里面有多深都让一个破旧的木板门堵住了。一直以为那是住家户进出的地方,我也就没继续猜想。

转身走回到疯子小郝身边,此时身边多了很多其他的哥们,都不辞疲惫的眼巴巴瞅着底下的人群,不时还真有女同学前来与他们说话,不过不会逗留太久。我随着他们的视线也朝着底下看去,突然被一个人女孩子莫名的转身再次吸引,眼睛立刻来了九十度大转弯,一下看向了新华书店对面,服装店、鞋店的三楼楼顶十几个人头,其中一个坐着一个鬼脸对着刚才转身的那个女孩,那女孩看了看便急步走进更远的人群。我看着楼上的他们,不时的从上面扔什么东西砸某一个人,不时的吹着流氓哨,不时的在上面高喊某一个人的名字,随后那个人又向刚才那群人一样,跑到那个巷口便消失了。我知道他们肯定不都是里面的住户,因为其中有个人我见过,那就是三年级的高奎。但他身边的那些人我倒是很陌生。他们肯定都是从那个巷口进入楼顶的。

“嗨,疯子,看楼顶那些人!”疯子听到我这么一说以为又是什么漂亮女孩呢,都抬头看去。看了一会儿,高奎似乎也看见了我们,冲我们蔑视的一笑让我们心里顿时不满。我赶紧问了其他哥们:“你们都上去过吗?知道怎么上去吗?”突然鹏子道:“咱还是别上去了,那不是我们去的地方!”听到这里,小郝大怒道:“屁话,什么叫不是我们去的地方,你小子眼瞎啊,没看见高奎在上面嘲笑我们吗?走,要知道怎么上去就带我们一起去,凭什么他们能去,我们就不能去!”我们一行人跟着鹏子走到那个巷口,只见鹏子将其门哐当一脚踢开,里面就是一段长二十米左右的小道,二人并肩才勉强走过。我们大概七八个人就这么走了进去,里面果然是住家户,而且有很多家,之后我们左右又转了三次才走到那个通往楼顶的楼梯口。这个楼是一个西南走向的整体楼层,西边一楼(十字街西)下面有很多铺面,飞雪去的那家服装店就在其中,而南边(十字街南)同样也有很多铺面,有鞋店,最大的还是一家超市(华联超市),对面也是一家超市(西亚超市),在当时整个镇上就这两家最大的超市,也是最热闹的地方之一。

来到楼梯口,我们马不停蹄的一口气冲上了楼顶,顿时被眼前的吓了一跳。里面站着的,坐着的,趴在一边水泥扶墙的不下于三十多人,但这些人都是分散的,应该不是一伙的,要都是高奎一伙的,那万一干起来,我们只有吃亏的份了。里面的人见我们上来看了一眼便继续各做各的事,完全把我们当做空气似的。高奎也转过脸看了一下而已,顿时我们有点手足无措,没想到这个破楼顶那么宽敞,而且又是那么隐蔽。随后我们也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朝着楼下人群看去。“哗”!小郝突然惊讶一番,这里的视野很开阔,从上面看下面,能清楚的看到十字街整个面貌,就算底下有认识的人一眼就能看见。这时小郝又开始了;

“这果然是个好地方啊!这要看到哪个漂亮小姑娘了,直接扔块板砖一定成,哈哈!”被小郝的话无语了,这要是扔个板砖下去,那人的头不开瓢才怪呢!我们一直在上面瞎扯一些有的没的,反正我们上街就是为了这些,不瞎扯这些又能做些什么呢?可鹏子为什么会说这里不是我们该来的地方呢?这也没什么嘛,我看也是谁想来就能来的,肯定是鹏子夸大其词了,把这里想复杂了。

正当我巡视着这楼顶那些人时,从楼梯口又跑来三个人,头发都比我们的要长,耳朵上挂了个“铁钉”,嘴里都叼着烟走来了。刹时,本来在打牌的几个人立刻停下,站起来向那三个人点头哈腰的,不止他们,所有的人除了我们都一样的对他们毕恭毕敬,就连高奎也是一样,但并没有像他们一样点头哈腰,但也是很尊敬的那种。这时我耳边冒出了一句话“MD,跟条狗见到主人似的”。小郝很小声的骂了那群家伙,而我们也不敢多看他们一眼便转头继续瞎侃着。

我拍了拍小郝肩膀对他小声说:“你小子别乱说话!”小郝一脸的不解,也许就是看不惯那些人,看不惯也不关我们的事,谁谁谁吧!还没等我们缓过神,他们那边有人喊:“来了,来了!”我们便一齐往下看,看着几个人也朝着那个巷口走去。再看看刚才来的那三个人又点了支烟在说着什么。不一会儿又上来五六个人,后续又上来七八个人,当那五六个人上来之后看到那么多人在上面脸上就出现了惶恐,刚想要撒腿往回跑,便让紧跟身后的七八个人死死拦着。接着高奎走了上去二话没说便对那些人拳打脚踢,随后身边的人都加入了进去,很快那些人都渐渐倒在地上,他们并没有受重伤,都是皮外伤,因为再怎么样也是学生,出手都不会太过重,不然麻烦就来了。高奎打完之后又对我们这边看了一眼,又是不屑的眼神,但这种不屑的眼神充满了自信,我想因为是因为那三个人,不然他不会这么嚣张,身边没有一个自己的大将,他再嚣张也不会这么傻逼。再看那三个人还是一样抽着烟有说有笑。我们此时就像观众一样,顿时脑海里涌现另一个画面,会不会也有一天,我们也会遭到同样的局面。那三个陌生人到底什么来头?紧接着,一批又一批的人被同样的方式骗到楼顶上,都是一顿暴打,到最后一批,我粗略看了一下,大概有四十多人,但即使是这样,那些学生也是无济于事,有很多人看到那三个人别提打了,腿都在打哆嗦。之后,我们看累了,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突然被那三个其中一个叫住了,他貌似是一个领头的,他们慢慢走近我们身边,突然揪住我的脖子狠狠的往后面推,出于突然我惯性的往后面一直退,直到被水泥墙挡住后背才停下。疯子和小郝他们刚要动手,就被其中的另一个人镇住:“你们TMD敢动,我让你们横着出这个楼!”话刚落,二十多人围了上来,把我们团团围住,小郝急的快要爆发了,以我对他的了解,就算死也会放手一搏的,更何况我已经被人狠狠揪住。小郝刚要开骂打出去,我拉了拉他的手大喊道:“小郝!”顿时他们都止住了自己的脚步,疯子这时在对峙着另一个人,看的出来,那个家伙也不是个善茬;此时揪住我脖子的家伙我才看清他的脸,他长的是我认识觉得最“凶煞”的一个人,满脸的杀气着实比我们气场要硬的多,说实在的,当时我真的有点怕,那是我第一次在心里怕一个人,而且怕的那么突然,因为觉得凭个人实力和群人的实力,我们应该都不是对手。他的力气很大,我几次想挣脱都被他狠狠锁住,这就是我们常说的“锁喉”!

这时这面目狰狞的家伙终于说话了:“小子,听说你在学校很牛逼啊?”满脸的嘲笑愣是把我压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我承认当时自己真的怕了,也无力敢去反驳什么,就是小郝面红耳赤的想说什么,我知道他在心里一定“问候”了他们祖宗十八代。这现在的局势对我们一点利都没有。这里除了那四十多人新生,剩余的都不是学校的人,高奎的大将也是没有一个。区区二十几个人就把我们五十多人制服了,这要传了到学校里,恐怕会遭到更多人的嘲笑与讽刺。而此时,我们只能束手就擒,一点招都没有。本来那家伙看我不顺眼,看我怒火冲冲的表情刚要挥动拳头来打被身边的高奎拦下了。

“算了吧,今天没有他们的事!”

那个家伙其实也没想对我们怎么样,只是想镇镇我们而已,可能对他们而言,我们在他们眼里就是个无比小的人物,分分钟都能解决的事,压根没把我们看在眼里。等他松开手后,我摸了摸自己脖子,完全出现了一条印痕,想必这家伙力气一定不一般。我们稍后便匆匆下了楼,在后面还听到他们诸多嘲笑讽刺的话!

下了楼,出了巷口,我再次碰见飞雪,我早已没心情想着去跟她打招呼,肺都气炸了,我们一口气跑到离街上最近的“坟圈里”。这里是我们这些胆大的人常来的地方,因为里面有一片宽阔的草地,我们时常会在这里集聚。进了里面小郝就开始狂骂,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个遍,还把鹏子他们也骂进去了,说他们为什么不动手,不就是受伤吗,不就是流血吗?真TM的憋屈、、、、

其实心里更憋屈的是我,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心里这么憋屈,而且是一种你无法抗拒的憋屈,对方的实力比你不知道大了多少,你再憋屈也没办法,今天没有被打也算是万幸了;我坐在草地上,脑海里一直是那张狰狞令我害怕的脸,心里明明知道自己干不过他,但内心还是有一个报仇的愿望,这个愿望很强烈。真恨自己当时的软弱,为什么没有勇气跟他们干一架,为什么看到他们会有所胆怯?

随后,我们开始讨论着那些人,一步步的心里筹划着这个复仇计划,我在心里告诫自己早晚一天一定会狠狠的报仇,尽管他们今天没有动手,但今天的耻辱也没齿难忘。今天的耻辱在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深深的烙印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