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菊

2014-12-07 16:00 | 作者:梦魇 | 散文吧首发

野菊

趁着运动会空暇之余,我踏上了回家的路。以前总是插上耳机,闭着眼,伴随着音乐进入睡眠,等待着终点。而这次我的眼被一抹明黄吸引了,那漫山的黄,甚是艳丽。

在我印象中,菊是与世无争的象征,陶渊明独菊,在官场与田园之间徘徊不定,最终坚持自己所爱,过着“采菊东南下,悠然见南山”的理想生活。“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白居易对菊也是歌咏,“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可见元稹对菊也是别有一番欣赏。而他们的菊与野菊有着不同,野菊是靠着自己的生命力与草木争夺生长的空间来传递自己的芬芳,而为枯寂的绿添上了色彩,不似家菊那样受人悉心照料。一眼望去,那一簇簇的野菊簇拥在一块,这块山头一片,那块山头一片,道路两旁到处盛开了黄,倒有点像中国民族大杂居,小聚居的特点,似在诉说着中华儿女要永远团结在一起的誓言。以前从没观察到野菊是这样成簇的抱在一起生长,也许就是它生长的方式吧,不离不弃。野菊在萧瑟的秋天盛开,不与百花在天争奇斗艳,也不与梅花在天争傲骨。只是平淡的在山中默默盛开,没有花匠的精心爱护,也没有爱花者的悉心相抚,只是完成自己盛开的使命,似正直的君子,不为名利,不为财物,只为自己存在的使命和价值。我不由地对野菊产生了一股敬意,静静地望着眼前不断闪现的黄,我想要伸手去触摸,手中却只是风划过,自己离野菊越发的远。

我想我成为不了它们其中的一员吧,它们敢于与萧瑟对抗,秋天是暗黄的颜色,可它们偏偏那么固执的成为明黄,充满了生机与活力,消减了悲凉的色彩。这样的坚韧与固执,又怎么能不让人为之动容呢?生长在野外,或许无人问津,不被赏识,可那又怎样?难道因为没人欣赏就放弃盛开散发清香了吗?野菊它有自己的高傲,“未与骚人当糗粮,况随流俗作重阳。”不被文人骚客所赏识又怎样?“花应冷笑东篱族,犹向陶翁觅宠光。”不媚俗,清香脱俗是野菊的特色,不去迎合众人的喜好,做自己的菊就好。

“奶奶,你看,外面的花好漂亮哦,黄黄的,真好看”坐在我前面的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小女孩兴奋地对旁边奶奶叫喊着,“你小心点,别那么激动,到处都有呢。”“我都没见过呢,怎么山上到处都是啊,奶奶,那是什么花啊”“那是野菊花,就是菊花的一种,自己土生土长的,每年到了这个季节,只要有土地的地方它就会出现,不需要别人给它浇水施肥的,看,没人管它,也长得那么好”奶奶笑嘻嘻的说道,“哇,这么厉害。”小女孩似乎更加激动了,眼睛一直望着窗外的野菊,眼里满是惊奇。是啊,野菊只出现在野外,在如今的车水马龙,高楼大厦中,又怎么会出现?小女孩又怎么会认识它的存在呢?我不免感到一阵忧伤,野菊会被世人遗忘吗?

可我相信,无论人们知不知道它的存在,是否赏识,野菊都会在秋天的野外呈现一片明黄,散发着自己的清香。

起风了,窗外的野菊在不断摇摆,似在回应着小女孩的惊奇,招手在说:“你好,我是野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