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农夫与蛇

2014-12-05 10:00 | 作者:野狼周高祥 | 散文吧首发

新版,农夫与蛇

2014年12月5日 星期五 东莞 阴

昨天干了一天的装修小工,装修公司的办公室。

朋友问,吊顶刷白,地板啥的都是自己做的吗?我心中想要是我这么厉害的话就真的厉害了,其实我就帮着装了一条栅栏,不过栅栏有30来米,让我们装了一天。

中午的时候,吃过午饭,和点点狼去万江义乌小商品市场去找珠帘。

艳艳狼说,按照我的要求的话一扇门的珠帘大约要3000多块。我叫她找找塑胶的珠子,可是她却告诉我找不到。我就不信了,于是自己去找。

在市场了转悠了一个来小时,问问这个,问问那个,始终没有找到有销售的,最后真的打算不找了,我么又随着市场转了一圈,依然没有找到;最后的最后,我实在是想放弃继续在那儿寻找的愿望了,点点狼犹豫了一下,我说那就在找一次吧。

这下如愿了,终于找到了,而且还找到了两家。单价最贵的一家一扇也才100多元,便宜的只需要几十元。

找到了珠帘,点点狼说:“差点就放弃了,幸好再坚持了一下!”

我感叹说:“是啊,真的差点放弃了。”

出门来,去泊车的地方,车特别多,所以倒车也是慢慢悠悠的进行的。在倒车的途中,我听这旁边的两个人在装卸货的时候的聊天内容,大约就是有一女人热心的收留了一个陌生的女人结果却被人打上门送进医院,听他们感叹说,那么女人真倒霉,俨然就是被狗咬的吕洞宾同志。

坐会车里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中国式的狗咬吕洞宾和西方的农夫和蛇的故事何其相,貌似通过这点不难看出这种现象的普遍性,在我们生存的的这个环境下,指不定自己啥时候是蛇是狗,啥时候是农夫是吕洞宾而不自知。

天寒地洞,农夫在路上看到了一天被冻得奄奄一息的蛇,看他就要不行的,出于善心,救了,放在怀里,温热着,给他回暖;后来蛇醒了,得救了,可是蛇不知农夫到底是要救他还是要抓他,于是出于本能,呲一口咬了农夫,然后逃跑了。

怪蛇吗?还是怪农夫活该?都是不自知的后果吧。

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世,农夫和蛇都在不断的轮回,这一世,农夫和蛇都被化生成了现代人。且看他们这一世是否还会继续宿世的纠葛呢?

农夫这一世叫小明,蛇这一世叫小强。

小明早些年在贸易公司做业务,后来自己出来单干开了一个箱包的贸易公司。

小强早些年在各种地方打工,后来和家里人一起开了一个小加工厂,做箱包类的皮具加工。

因缘际会,在QQ上,小强找到了小明,了解了一些小明的事情,觉得小明很牛掰,想要和小明学习一下业务知识。

小明的业务如日中天,根本就对小强的小加工厂不感兴趣,也对从来不曾接触过的小强不感冒。为了撬开小明的口子,小强常常在QQ上主动联络小明,问好,过节送礼,遇事请教等等,一来二去,就是二年,二年后,小明开始慢慢的接受小强这个人,然后开始拿一些业务给小强的工厂做。

一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两个小单,后来慢慢的加多下单量,再后来,小强的整个工厂整月整月的生产的都是小明的货。这期间,小明萌生了想要小强把加工厂搬到和自己办公挨着的地方,方便自己公司的人更好的控制质量和细节

小强欣然的应允了,于是小明和小强就开始商量具体的合作意向,包含小明负责指导小强的加工厂的管理与生产以及教授小强的业务洽谈和接单能力等;当然小强也在嘴巴上说了,未来的加工厂主要做小明公司的订单,也对外单独接单,当然加工厂也会分出30%的股份给小明。

小明觉得可以接受,因为小明不指望从加工厂赚多少钱,而是希望更好的把控产品质量和生产细节。所以也欣然的同意了!

于是小明开始安排给小强找宿舍,装修加工车间,并约定在搬过来之前要签订合作协议,小明等着小强的合租协议,等了很久,始终没有踪迹,最后催促了小强,小强回复给小明说:“小明啊,我看我还是直接租用你帮我准备的加工车间吧。”

小明说:“也可以,但是其你不要在我公司来挂着你加工厂的牌子哦,这样的话,对我不好。”

小强沉默着,最后小明说;“不然还是按照现在的吧,你把产品质量做好,把货期作准,我依然发单给你做。”

小强依然没有回复。

时间总是悄然流逝,小明在小强的加工厂的订单依然排得满满的,小强有几批货拖延了时间,小明打电话给小强,问题自己答应的时间怎么没有准时做到?小强气急败坏的说:“那要怎么样吗?”

小明说:“我只是想和你说如果这个货因为拖延货期而造成空运的话会产生空运费,到时候,这个空运费会让你陪很多钱的,所以要抓紧生产啊。”

然后就是一次不愉快的沟通结束了;当然小强和小明都不愉快。

小强心中在想:“妈的,逼着老子出货,不就是没有按照你的要求给你搬来给你做单吗?有必要这样逼老子吗?”

小明心中想:“怎么感觉不认识小强了一般,印象中的小强不是这样的人啊。难道说上辈子欠他的,如果是这辈子的话,既没有无端的吃过他的饭,也没有借过他的钱,更谈不是有亲戚和故旧关系了。奇怪,奇怪。”

时间依然在流逝,故事还在上演,小强和小明自己所不知道的他们原来就是那久远故事中的农夫与蛇,无所谓对错,只是因为彼此的不知晓。

读者QQ群:307671902 ,读完点赞,举手之劳;稍加评论,是种美德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