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烟史

2014-11-19 14:41 | 作者:林江文 | 散文吧首发

爷爷会吸烟。那时,他不知吸烟的危害。常常,爷爷与烟叶亲热地打交道。爷爷,也把吸烟的本事轻松地传给了父亲。父亲从十几岁就由于经济困难,家境贫穷,早早就在小学一毕业就辍学了。那时,父亲就开始走上了他的吸烟路程。

父亲与伯父一起,一边开始了做木匠的体力活,一边开始了每一天的吸烟习惯。木工,肩挑手推的工作辛苦,效率低下。父亲累了,或在擦汗的片刻,或在饮茶喝水的时候,就自然而然地吸上一支烟,嘴里贪婪地吸进一口烟,吞入烟雾,再从鼻孔里吐出来,动作娴熟,过程自然,旁人一看,就知道父亲抽烟的时间久长,烟龄不

结婚后,家里为了节省烟钱,母亲居然自己种烟叶,自给自足。父亲热吸烟,每一次用五里烟纸自己卷一小根喇叭筒。黄红色的烟叶,白色的烟纸,尖尖的一端含在嘴里,较粗的一端用火柴擦几下火柴盒磷纸,点燃烟叶。父亲常常猛地吸上一口,烟上闪动红红的的火星,一直慢慢地逼向嘴唇。

父亲熟练地吞云吐雾,享受着吸烟对他带来的乐趣。父亲,也时常用吸烟打发漫长的时光。农闲时,几位年纪相仿的叔辈们聚在一起,银白色的烟盒里装满了香喷喷的烟草,炉火纯青的动作,他们每一人都随心所欲地卷着烟叶,一边吸着烟叶,一边话家长里短。

父亲他们也许就坐在厅堂里,也许就呆在老屋的大门口,也许就在午后的老樟树下,在老家的这里那里,都曾经留下了他们的欢声笑语。父亲爽朗的笑声,大咧咧的言语,给我几分亲切感,也给我一份份引以为豪的自信。吸烟的父亲,能生动地讲一讲姑婶们的趣事,能谈一谈叔伯们的杰作或糗事,也能说一说一些武侠小说里的故事

慢慢地,改革的风吹遍神州大地,开放的流水滚滚而来。经济水平提高了。老家的吃穿已经不再成为一种难事。父亲开始抽起了友谊牌香烟。圆柱形状的卷烟洒脱,香味扑人。一副熟悉的图画装饰着长方体状的外壳。在感觉上,香烟似乎代表一种身份,一种地位,体现着一个人的水平。

一些穿着时尚的哥哥们,竟然拿出过滤嘴香烟,吸引着我好奇的心。相比之下,父亲显得勤俭淳朴,是一位普普通通的烟民。我开始向往那一种黄色烟头香烟。有时,我学着父亲的模样,依葫芦画瓢,竟然慢悠悠地吸起烟叶,加入浩浩荡荡的烟草队伍里去。虽然有时在烟雾缭绕里传出一声声咳嗽声,但是,吸烟仿佛是风流人物的专利品,强烈地刺激着我。

只是,家里只有父亲能够每一天一包两包地吸着烟叶。我由于不能赚钱,正在读书,只能看着父亲潇洒的样子。父亲,经常一边吸烟,一边咳嗽,那是一种激烈的咳嗽。可是他舍不了嘴上的香烟。咳嗽过后,他又悠哉悠哉地让一缕缕烟雾徐徐攀升。

后来,父亲居然也吸起了名牌一般的过滤嘴香烟。在我眼里,父亲吸烟的手指变黄,那是一种标志性的象征,也是吸烟的符号。我见着自己细嫩较白的手指,恨不得也有父亲的手指。父亲,在那个时候,竟然成为我追捧的对象。父亲,就是一个老练的烟民,就是一个烟史悠长的吸烟者,在我心里,他有时甚至堪比一些明星!

父亲就这样,一天差不多吸两包的香烟。牌子从福建牌变成石狮牌,那一些都是最普通的香烟。因为廉价,因为大众化,父亲是烟叶大流里的一员。他对香烟,还是一样的动作,还是一样的感觉,也是几乎一样的味道。只是,父亲的咳嗽越来越严重。父亲,他还是抽着对身体有害的香烟。父亲,毫无意识到烟叶对他的健康造成了危害。

时光流逝,我已经成为一名算是不错的教师。但是,我由于上课的缘故,我没有染上吸烟的恶习。一方面,我可以节省一点开支,一方面,我也能保护好自己职业中最重要的咽喉。父亲,由于吸烟历史漫长,患上了慢性肺气肿。刚开始,父亲还无所谓,还是抽着自己不能离身的香烟。

一次,父亲生病了。医生严肃要求父亲一定不能抽烟,否则,他的身体将会很难受,后果会很严重!那时,民众也有不少人认识到了吸烟不利于健康。烟草中含有焦油、尼古丁和一氧化碳等几百种有毒物质,这并不是乱盖的。烟盒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吸烟有害健康。这也是事实。吸烟对人体有百害而无一利,这也不是危言耸听。吸烟对气管、支气管和肺部等器官会产生极大的损害。

父亲,终于咬咬牙,下定决心改掉抽烟的不良习惯。说起来也算神奇,父亲竟然不费劲地说改就改。刚开始,烟瘾一来,他就吃一些糖果,吃一些花生等。渐渐地,父亲脱离了与香烟的联系。从此,父亲就与香烟断绝来往。父亲,为自己的人生添上了精彩的一笔。父亲的烟史至此划上了一个句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