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

2014-11-18 17:16 | 作者:沈麒 | 散文吧首发

满眼的金黄,属于记忆的残缺。银杏枯黄的季节,实在埋藏了太多的故事

我也曾站在金黄的银杏下,仰望辽远的苍穹遐思。不曾想你只给了我空虚的诗意和满怀的感伤。伴着蒙蒙的细,又是一季银杏枯黄的时光。想起曾经的漫步,我们最终还是走远了。而那些快乐的画面,始终不离不弃地附着在记忆的一角慢慢也泛黄了。

每个季节都有它独特的美丽,只是看景的人却无法以一样的心情去观赏。有人总以为感伤是诗人的专属,而自己却总是在莫名的忧郁。在这里,我们都在感受着这冷冷的寒意,看着银杏的叶色而感觉着世界的温度。而有时,再冰冷的寒气也无法封冻我们的欢心,只因为我们幸福着,或者幸福过,幸福能够将一切天的低温抵御、暖化。

我有一个朋友,每每在我们通话的时候问起我这边银杏的情况。她总说这里冬天的银杏是如此的美丽,在寒风里迎风伴着落叶散步是多么惬意。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喜欢这里的银杏,仅仅因为这里的银杏是种在大学里?还是因为这里的天空更适合看银杏落叶?还是••••••至于其他的可能,我想还是不去揣测的比较好。只是,我还真不希望她会在这惬意的冬季大老远跑来看这美丽的飘零。我也曾想象和她一同漫步在银杏飘零的幽径,我知道我们都是在过一种诗意的生活。但是,我们始终都将没有共同的归宿。人生本来是那么的美好,我们都没有权利和必要为这美好的人生的未来,添加那些忧伤的色彩。因为灵魂,经不起昙花一现的美好。

记得刚上大学的那一年,这银杏枯黄的时候,我还是一个没有烦恼忧愁的快乐少郎。那时候,怀抱着一种趋于美好的夙愿,在这里淡忘过去、憧憬未来。可是,却不料现实总这样不如人意。没过多久,我便再度陷入情,就这样,一段没有归宿的幸福又拉开帷幕,直到次年那一个银杏又枯黄的季节。我们选择了默默离开,没有深情的离别眼神;也没有难舍的缠绵话语;更没有决定离后的再会。岁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瞬就是多年。多少次花开花落,多少度秋雨,彼此再也无法感知一丝乐与悲。

人生在世,各有所爱。陶渊明独爱菊,刘禹锡他爱莲,我也曾尝试去爱上某一种草木,譬如银杏。而草木就是草木,没有情感,没有悲喜,即便你付出再多,也终无济于事、徒劳而已。于是,我这一生也就注定孤独了。

至于银杏,我的确对她没有多少好感。在春天,她过于娇媚耀眼,美丽的肌肤都嫩得溢出了水;在冬天,她过于张扬靓丽,金黄的浓妆都抢尽了风头。因为平凡,所以我拒绝奢华糜烂,固然,对这种过于华丽的装扮实在不可恭维。然而,我深知自己绝不是真就因为她的亮丽而不喜欢。因为每到银杏金黄的季节,所有的现实和回忆都将我重重包围,那些美好的情节都将使我无法呼吸而致近乎窒息。

我也知道美好易逝是不变的真理,越是悲苦的回忆越是珍贵的财富,而越是快乐美好的以往也就成了越悲苦不已的如今。如果我们能够多拒绝一些眼下的引诱,也就能够给自己的未来腾出一些空间存放持久的甜蜜。银杏两季,春来便是透水的嫩绿,冬天就是挡不住的金色。她可以在一年里风光那么两回,且把自己的美丽献给了世人。那些叶子,生于繁华也终于灿烂。只是在这城市,那些脱离了母体的落叶,都将注定被遣送到无法回归的边境,从此一去不返。

2014年11月8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