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意象

2011-09-12 23:46 | 作者:萧飞 | 散文吧首发

一场夹着来临之前,高原的杏花就已露裸肌肤,玉洁粉嫩。

站在三月的风里,踏雪寻花,却只有瓣瓣春杏,泪珠晶莹滚动。始终也未找到一片陪衬的绿叶。

雪花不解风情,开成蝶的姿态,又一次在春天落下。

满地白花憔悴,如我的容颜,在三月的春风里褪色,点点落红,如草原夭折的情,滴入红尘,我已分不清哪一朵是杏,哪一朵是雪。

六月,草长莺飞。

濛濛细雨中走出的红脸宠姑娘,如一首宋词婉约,脸颊一行清泪。

山欲醉,柳清雅,马蹄深埋。

东岔圈滩的桑烟,如清水洗过的月光,笼着兰色的香柴花。那满地的落红,可是六月流淌的情思。

喝一杯烈酒,想哭就哭吧!六月的情感本就很脆弱。

一场细雨过后,醉已清醒,我就站在那朵香柴花的背后,看一泓清泉倒映夕阳

秋风猎猎,九月的高原,早早开始怀念雪花。

迁居,南飞的大雁,如片片落木归根,都在匆匆寻找生命的坐标。而我却仍如脱轨的列车,在喧嚣的尘世踟蹰前行,不知道下一站将是何处。

这样的夜晚,我不想写诗,只想把欢喜辛酸一起装进已经生锈的茶壶,熬成一杯酽茶,仔细品味

虽很苦,但也有一丝清香。

碎雪如珠,顺着山的脊梁滚落。

我在想:一场雪的来临,会不会让那些远游的牧人撕心裂肺。

山无语,风料峭,一首古人的诗词,被雪花排挤在世俗的街头,彳亍前行。不知归根何处。

我突然萌生出一种念想:那些纷飞的雪片,在离开天空的时候,有没有过撕心的疼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