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回不去

2014-11-10 18:51 | 作者:女人不是烟 | 散文吧首发

--原创随笔:钟明磊

围墙城门外,执子默守的情怀依,树下闻落片片余香。两小无猜的脚印中,遗落多少昨日再也无法回去的日子。她的选择也许注定一生命运的蹉跎,他的追逐注定无法靠近的彼岸。两个站在黄土坡手摇着马尾草倾诉着童年时光的伙伴,彼此烙在心头多少数不尽的情怀。嬉笑声和肆无忌惮的话语,熏陶了多少个中的倩影。女孩16岁的被叔伯辗转卖到人贩手中,她几经挣扎跑出了那个阴无天日的地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她被人领到一户人家当了月嫂。她买菜,洗衣。日子一天两天。。。。男主人长像优秀,工作优异,一天,两个夫妻因为琐碎的小事发生了口角。女人抱起孩子回到了娘家。她看着空空的屋里,突然少了很多,她趴在女主人的床沿上睡着了。感觉后背被人拍了一下。她醒了过来,“哦,对不起”她站起来向退出门外,却被男子一把拉住,她拼命的挣脱着,男子喝了酒喊叫着。“你们这女人不就那么回事吗?对男人害怕啥”女孩被他强压在了床上,第二天她哭红了眼睛。男子起床后看到床单殷红的鲜血竟然吓的倒退了几步。用手指着“女人还有这个,”他又回转了身指着窗边“臭女人骗了我,还拿孩子要挟我”。女孩躲在墙角哆嗦着,不敢喘气。男子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相信我,我能给你幸福。女孩跑出了门,在晚的街头上,独自游走着。这时走来几个男子。“嗨,那去,陪哥们玩玩去”后面紧跟的男子跑了过来。

“给老子滚,敢碰老子的女人,”几个男人厮打了起来。看着满身伤痕的男子。她把扶起了身。没几日女人抱着孩子回到了家。男子一听到孩子哭闹两人开始争吵着。女人哭着仍下孩子再次回到了娘家。

她看着窗外,被男子一把揽住了腰身,她回转了头,挣脱的离开,男子大喊着“听着,你现在是我的女人。”回到家的女人发觉一切的变化,狠狠的摔了女孩一个巴掌。“滚,臭不要脸的”男子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你听着,不要脸的是你而不是她”女人的神经有点不自然。女孩接到了男孩的电话“我回不去了”男孩在电话那头没有察觉女孩的心思“你快点回家,我等你”女孩哽噎的说不出话来“我再也回不去了”她放下了电话。眼泪顺着脸颊流了出来。女人几乎天天和男子争吵着,屋里的东西几乎动摔了个精光。几个月的小孩被放在床上,因为两个之间的吵闹,惊动了小孩,从床上摔了下来,颅骨粉粹性骨折。也许小孩的成长和发育都会受到影响。女人大声的嘶喊着“畜生,”女人抱着孩子趴在窗外,用手指着女孩“让她离开,要不然我们两跳下去”男子看着大叫着“你疯了”。女孩收拾了简单的行李离开走出了家门。从此风华月中她做起了发廊妹。看着一个个男人她的彻了骨的恨。就在没几年,女孩查处性病晚期。无法治愈。她点燃一支烟,“哈哈的大笑着,太好了”以后的日子里几乎见到男人就肆无忌惮的折磨着她自己的身体每一个男人,让她欣慰的笑着,“死了,也不孤独”。女孩拨打着电话,那头男孩用低压的声音喊叫着。“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女孩微微的笑着“我在天堂等你”她拿起了打火机,点燃了窗帘的一角。青消逝了。。。。。

2014年11月10日 星期一

18:49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