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林荫路

2014-10-03 09:22 | 作者:神龙 | 散文吧首发

我踩着夕阳的余辉,带着人生的许多困惑和众多难以破解的疑难,又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校园。步履沉重地走在这幽静的林荫路上。

晚归的儿,留恋着黄昏的美景。盘旋徘徊而迟迟难以入眠。一阵阵清新的微风,吹走了我整日寒窗苦读的疲倦;一丝丝浓郁的芳香,沁入了我多年愁云覆盖的心田;一声声悠扬的歌音,又勾起了我对往昔的思恋……

那逝去的岁月啊!是多么峥嵘,多么漫长,然而又是那么的暂。一切就像发生在昨天。

当年,我带着孩子般的纯真烂漫,好奇中,对校园充满了神秘的幻想。我背起书包,穿上妈妈亲手缝制的衣裳。匆匆忙碌中,竟未顾得上对亲人们说句:放心,道声:再见。风中,妈妈默默地一直把我送到村边。悲喜交加的我,第一次流下了感激眼泪。从此便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恋。我咬住嘴唇,握紧了小拳,丢开了妈妈紧拉的双手和温暖的怀抱,勇敢地走向前方……朦胧中,我回首观望,只见妈妈仍然伫立于风雨中,那送别的地方。模糊的视线里,我似乎看到了妈妈那慈爱的泪光,似乎知道了妈妈那深深的企盼

我走了,浓浓的烟雾,在我和妈妈之间越积越厚。正像妈妈对我的牵挂之心,那样越拉越长。我走过了村边的小河,走过了古老的桩,也走过了聆听奶奶给我讲故事晚,更走过了数不清星星的遗憾。

从此,我便坐在课桌边,跟着慈祥、善良的老师,喃喃学起了,怎样去认识自己,怎样去观察那白云漂渺的蓝天……

课余时间,我便独自一人徘徊在这小路之上,来构思《我的理想》。一天又一天,生命随着老师的爱恋,在坚强成长。一年又一年,岁月伴着歌声的悲欢,在静静地流淌。去秋来,雁来雁往。意志和想这坚实的双浆,艰难地划着知识的小舟,渐渐地驶向远方。

不知不觉中,早已靠近了青春的边岸,那需要思考,需要重新休整身心的港湾。我开始了思索,开始了对科学知识的挑战。我心存远大的志向,坚定着不屈的信念。沉默中,激荡着意志凝聚的誓言:不到长城非好汉,金榜无名誓不还。

我透过历史的浓烟,去追寻那文明的光芒。从帝王将相的为政之道中,我看到了人民的力量:“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这千古名言,时时震撼着统治者,沉醉的梦想。从平民百姓的需求中,不断探索着历史的兴盛衰亡。以诗词歌赋,书信记传为基点,逐步了解他们内心的离愁别绪,爱恨悲欢,从达尔文的《进化论》中,我深深意会到了“适者生存,劣者败亡”的真知观点。从牛顿那精彩的宇宙力学体系里,我懂得了调和与平衡,永远是宇宙万物得以存在的两条基点。互相吸引,又互相排斥,互相依存,又互相斗争,是一条永恒的法则。以存在、发展和消亡的基本形式,永存于万物之间。

我卧薪尝胆,拼搏奋战,攻破了一座座知识的坚壁堡垒,一道道问题的疑难屏障。我明白:只有站在历史的峰峦,才能观赏到色彩缤纷,无限奇妙的风光;只有集百家之说,天下之言,才能创造出惊人的思想;只有容千江之流,纳百川之水,才能成为浩瀚的海洋;只有取千山之玉,得万岭之观,才能聚天下之美于身间。我忘掉了自身,努力超越着时间,在没有空间的空间里,搏击思索。我抛洒着血汗,猎获着奇险。冷静中燃烧着火焰,失败里经受着考验,欣喜里饱尝着辛酸。

多少次,陷入哲理的迷宫,往复循环。多少回落进历史的深谷,而左右观望。经历了多少泥障啊!才掌握了认识世界的方法观点。

多少次啊,我和伙伴们手拉手,在这小路上,弹弦吹笛,放声歌唱;多少回啊,我和同学们肩并肩,在这小路上,谈论人生,书写文章。多少次啊,多少回,我仰望高天,那渐渐逝去的春雁,在伤春的悲怨中,扣紧了生命的心弦。

就这样,我走过了纯真的童年,走过了青春岁月里,许多许多的梦想。背起行囊,依依惜别了这启蒙人生的校园。面对着生活的大海,勇敢地扯起了远征的风帆。我艰难奔波,迎着风浪。时而穿行在激流之间;时而挣扎于失败之渊;时而彩云和我作伴;时而海鸥伴我歌唱。孤独中,我常常面对着苍茫的大地,高声吟诵:“谁主沉浮”的诗篇。空寂中,我常常把爱的信笺揭拆,用柔柔的温情,来滋润自己,早已干渴受伤的心田;悲泣中,我常常把内心深深的思念,寄予远方,那亲人的身旁……

我知道自己出身贫寒,家无隔蓄之粮,生来就无依无援。只有靠自己去闯,才能开辟出一条通往辉煌成功的航线。只有战胜了自己,不幸的命运和内心的怯懦,才能征服一切苦难。心中只有永远装着春天,生命才会充满生机,充满希望。

我曾为追求真理,而走进了无边的黑暗,自吟过,光明不见踪影的诗篇。我曾追赶岁月,快马加鞭,总怕一事无成,而两鬃成霜。我曾玩世不恭,善恶不辨,撕烂了岁月,也撕碎了美的情感。我曾面对权势,阳奉阴违,卑躬屈膝,象变色龙一样可悲可怜。我曾想用油粉装扮一下虚伪的脸面,可在善良的人们面前,常使自己陷入了可笑而尴尬的局面。悔恨中,我撕掉了面纱,干脆把伪装一甩而光。我曾把“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言,永远铭刻在心间。敬仰一切,把人民的苦难,永挂心间的英贤。我也曾向往那无争无斗的田园,逍遥自在的神仙。于是我登上高山之巅,吟诵着:“江山如此多娇”的诗篇,总想在永恒与短暂之间,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体验,但终究空手而还。

无奈中,我满怀惆怅,眼前一片迷惘。我不知何去何从,只好又走上了这林荫小路,回到了离别多年的校园。重新来寻回失落的欢乐,消失已久的梦想。小路啊——校园的林荫小路,如今你又会带着我伸向何方。。。

文/山西冯恩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