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斜照的地方

2014-10-02 17:21 | 作者:芯芯 | 散文吧首发

文/奇怪型芯(芯芯)

最近的几天,我们家旁搬来了一户新邻居。我想,这应该是个有钱人的可能性较大。只见这户人家的后方有一个很大的花园。

一天早上,我从书店买书回来正好路过这个院子。我站在门前脚步却停住了。我望着那里面的景色,蝴蝶在花丛中飞舞着,儿在树边飞来飞去,在做巢,叽叽喳喳地叫。我马上被这吸引住了。突然,我看见一个孩子蹲在旁边的草地边正用铲子挖土种树。

“那个,你好。你是刚搬来的那户新人家对吧?我的家就住在你家的旁边附近,以后我们可以说就是邻居了。”我笑着冲这个孩子喊道。

那个孩子回过头来望了我一眼后,就放下手中的一切站起身向我走过来。不久,她走到院子的门前,笑着对我说:“你要不要进来,新朋友,你好。”我又笑着说:“好啊,方正我也有一些话想要和你说呢,而且我也很想游逛一下你的院子。”

于是,这孩子打开了门请我进来,我接着就慢慢地走了进去。我说:“我们到旁边的亭子里聊聊吧”我们坐在亭子里的椅子上。我说:“我们来认识一下,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阿芯。”她说:“我叫熔华。”我说:“我们来做个朋友吧。”她说:“嗯”。我接着又说:“还有几天就快开学了,我们又要升高一年级了。”熔华说:“是啊。”对了,你喜欢看书吗?“我说。

“喜欢啊,特别对作文、推理侦探类的感兴趣呢,我家还收藏了不少这样的书呢。”熔华说。

“哦,是吗。不久的将来二十多天左右,在本市举办盛大的书香节读书会呢,到时候我们也一起去吧”我说。

“不,我还有点事情,到那时。所以就不去了,谢谢你的好意。”熔华说。

开学的第一天,我来到了一个新的班级,去认识并熟悉新的同学和老师。在众多陌生的面孔中,坐在陌生的教室里,我看到了熔华不仅跟我在同一学校,而且还跟我在同一班级。我笑着冲她喊:“熔华、熔华。”只见熔华向我望了望并对我微笑了一下,没有说一句话。

当天晚上上晚自修时,老师安排座位正好把我们安排为同桌。

整个晚上,我们都没说什么话。熔华也有主动跟我说一句话,她只是在看自己的新课本、预习明天要上课的内容。我偶尔也会问上熔华一两句。

我在预习的过程中,碰到了一个怎么也看不懂的知识。我便决定去问问熔华她会不会。熔华说:“我也不知道啊,而且,我也还有很多不懂的。这很正常,因为还没教呢。”

在和熔华同桌的这两个月里,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没有主动跟我说过什么话,而我也没再和她说话了,刚开始,我还会主动跟她说上一些。

有一天上晚自修时,班主任把我们两个都叫到了走廊里来问话。她说:“怎么我看见你们两个很少说话的样子,同桌之间应该要多多交流才是。”我说:“我已经主动了,可是熔华她不怎么说话的样子,是她不主动跟我说。”班主任说:“熔华你要主动一下,知道吗?”熔华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好的。”好吧,就这样了,你们两个先回去做作业吧”班主任说。

我有些疑惑,在心中一直都是。

就在接近学期末的一个晚上,我终于忍不住要问熔华。于是,我把一句这样的话写在一个本子上递给她。上面写着:跟你同桌了这么久,怎么你一般都没有主动跟我说过一句话。熔华认真地想了一下,就在本子上写了几行字再递给我说:“哦。那是因为我不敢说,怕被拒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认识你的那天,我能主动跟你说一句对于自己来说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平常我都是要别人主动跟我说,我才会说上几句”(就是你站在我家院子门前,我走近你那时)我回复道:“没关系,说话都是很简单的,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她看了之后,又说:“嗯嗯,我尽力吧。”

就在这时,下第一节课晚自修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随手拿起放在桌子底下的水杯想要喝水时,发现里面几乎没水了。我对熔华说:“我们去装水吧。”熔华笑着说:“可是我的水杯里的水装得满满的,我一口也还没喝。”我说:“这不要紧,你就算时陪我去吧。|”“那好吧。”熔华说。我们现在就走吧。于是,我们俩个一起走出了教室,接着,我的好友——琪琪也跟了上来,拿着水杯,她说:“等等我,我也要和你一起去,阿芯。”一路上,都是我和琪琪在讲话,而熔华只是心不在焉的听着。

上第二节晚自修时,熔华没有在做作业,而是在低着头认真地在写自己的东西。我忘了一下她并说:“你在写诗吗?”熔华点头说:“是的,因为作业做完了。”我说:“可以借给我看一下吗?”于是,她把本子递给了我,我拿着本子说:“你有写诗的兴趣吗?”她说:“是的,只是一时兴起的。”我看了一下,只见上面写着第一句是:树如往孤窗前立。我说:“这个诗中的树写的是不是你自己啊?”熔华坚决地说:“绝对不是的,是......我把你这句诗修改成:窗前树如往立。你看这样会不会更好一点。我说。熔华说:“你这样也好。”

又是一天上午,下课铃声想起来了,熔华马上放下手中的一切,走出了教室,独自的站在走廊上看外面的风景,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热闹,而她却是那么的安静。我和琪琪站在教室门口看见熔华,我对她喊道:”熔华、熔华。我们一起到教学楼下走走吧。熔华回头望着我摇摇头说:“不,我不想去。”琪琪接着又对熔华说:“去吧。”熔华又是摇了摇头。“那我们俩个下去吧”琪琪说。我回过头望了望熔华,就慢慢地走下了楼梯。

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和琪琪站在走廊边,看见熔华又是一个人站在莲花池边,看着池里的莲花和莲叶,还有一条条鱼在里面游来游去。我心在喊:“熔华......接着,我走到下面来,走到熔华跟前说:”这个周末我准备到你家去,你有在家吗?我有东西要给你。“熔华说:”我有在家,不过,你可以现在给我吗?”我说:“现在我还没准备好呢。”这时,上课铃声响了起来。我说:“熔华,我们该回去上课吧。”熔华说:“哦”。

星期六早上,我拿了一封写了五天的信来到了熔华家的院子门前。我没有看见熔华在这里,之前不是跟她说好了,我们在这里见面的吗?难道她有什么事吗?“熔华,熔华,你在家吗?我是阿芯。我大声叫喊着。”来了“只见熔华从屋里边走了出来回答。

阿芯来到院子的门前说:”很抱歉,芯芯,我差点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对了,你有什么东西要给我呢?“哦,是这个呢,你拿着,熔华。”我边把信递给熔华边说。”还有那里面是一封信来的,那么你还有什么事吗?我接着又说。熔华摇了摇头表示没有。那么,我就先走了。

下面是我给熔华写的那封信的部分内容:

你好,熔华。这几天我利用了课余时间带着沉重的心情给你写了这封信。我希望你能认真地看一下。

你说,你从小到大都是一个极度内向的孩子,一般都不敢主动和别人说话。但是你知道在生活成长中处处都需要交流,交流很重要。我想你可以从身边的小事做起,一步步慢慢来。要鼓起些勇气,自信些。待人很多时候需要真诚、宽容些。在这里,我只能为你指条路,但那条路需要你自己日积月累的走下去。

要打开自己的心扉接受外面的阳光露,我们的成长才会变得更加美好

就这样过了几天的中午放学回家时,我本想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书来的,却发现有一张夹在上面。咦!这是什么东西?我可记不得有夹张纸在书里面。我把这张纸拿了出来,上面写着:“今晚下晚自修放学时,学校里的莲花池旁边见。你的同桌”原来这张纸是熔华在我不注意的情况下塞给我的。

此时,我心想:熔华约我去那,到底有什么事情呢?

下晚自修后,熔华悄悄地对我说:“我给你的纸条,你都看到了吗?”我点点头。那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们就走吧。”我说:“好。”

于是,我们俩来到了莲花池旁,我说:“熔华,你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呢?”

熔华说:“其实第一天认识你时,你说要邀请我去书香节书城看书,那天,我没有任何的事情,而且我也很想和朋友一起去那,而我又没有什么朋友。听到你这句时,我很高兴,但是不知为何又害怕和别人走在一起,所以才......现在,你还想去吗?刚好寒假时,又举办书香节读书大会呢。我们一起去吧。”我笑着说:“好啊。这些事情在教室里跟我说不就好了。”熔华说在这好说一些。

第二学期的开学,熔华一直没有回这上课,过了一个星期也是如此。然后,第二个星期的班会课上,班主任突然对我们全班同学说。最近本班转走了一位同学,而她就是熔华。此时,我的心情不知为何有点......心默默地喊道:熔华、熔华......

中午放学后,我来到了熔华家。没想到出门迎接我的却是别人——一个我不认识的阿婆。我对阿婆说:“熔华呢?她有在家吗?”阿婆说:“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吗?我不认识。而且我们家也没有这个人。对了,你又是谁啊?”我说:“我是住在这附近的,我是熔华的朋友,又是同学。她明明是住在这里的。”阿婆说:“不知道啊。哦,你找的是不是这里的原先住户。我们家是昨天才搬过来住的。”

听了阿婆这段话后,我心想:“熔华她们家搬走了吗?”先不管了,还是先回家吃午饭再说吧。

在家吃午饭时,我跟妈说:“你知道我们家附近有人买房子了,而且很快又有人买了下来并于昨天住进这件事情吗?”妈喝了口粥,然后说:“你所说的应该是熔华她们家吧?”我说:“那你知道她们家是什么时候搬走的吗》”妈说:“你最后一次去熔华家的第三天早上。对了,我差点忘了。熔华说有一封信要我给你。

上面写着:

阿芯,再见。我和家人要走了。谢谢这些天来我们在一起的时光,也谢谢你给我写的那封信,它仿佛带给了我知道、支持和鼓励。我想自己或许会明白些什么......

你的同学(朋友):熔华

二月二十日

我再一次来到了那个院子前,看见了夕阳斜斜的照耀着那两棵小树,对,那是我们两个分别一起种下去的,它们仿佛是我们一起成长的象征。日日月月,我们都在慢慢地逐渐长大。

写于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一日、二十二日、二十三日(星期日、星期一、星期二)

于九月二十三日(14:38分写完)

在九月二十六日(星期五做出了修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