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之后

2014-09-28 19:25 | 作者:第328格 | 散文吧首发

有一种朋友,平时虽然没有密切的交流,但是你总是觉得他们离你不远,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意想不到的帮助往往出自他们,而你富贵的时候,他们一般不会搀和。这种交情叫做:君子之交淡如水。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两年前,我就想写出来,可是一直在他的故事中感慨,又没得个好心境,组织不出文字,再者又忙于学业的事,就一直拖一直拖。慢慢地,这个故事就逐渐地隐退于我的生活深处,时隐时现。偶尔看到他的名字,那丁点的记忆又会浮现心头,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新的故事进驻,我怕我会忘了他的故事。但,我不能忘。因为他个人,曾经教会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因为他的故事,一直告诉我一个道理,而我又不能很清楚地说明是什么道理,却可以意会。

他会跟我讲,除了基于朋友间的那种信任外,还有就是因为我是局外人,他很清楚我当初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理不断,剪还乱的感情,而且,不懂的话,会更好,这样就不会发表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意见。他说,这个故事一直压在他的心头,喘不过气来,他不知道该跟谁讲,也不敢讲出来,他怕被唾弃……而他从我高考后就一直关注着我的录取情况以及心态,知道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同时又怕我因为高考变得很随便,随便应付生活。所以一直在精神上支持我,有空就跟我说待人接物,人生价值,当今时事等等。其实在安静地听完整个故事和他自己的感受以及处理方法之后,我知道他是理智的,他没错,一直都没错,只是很可惜,岁月无情,总捉弄人,这么好的两个人错过了……一次擦肩,一个无奈的选择,一个初衷只为让对方未来过得更好的选择 ,一个自私又无私的放弃……11年的寻找,11年的逃避,连我也觉得痛惜。同情的是他过去的故事,但更让我钦佩的是,故事的两个主角于11年之后碰面依然保持着理智,因为他们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位置,现实当中的角色。

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这个故事的真实性。

那一年,我19岁。高考毕业不久,处于整副闲人一个不知该向前还是回头的病态当中。

那一年,秋天。他32岁。已经在G县级市电视台的电站工作很多年了。我说,大学军训要弄死我了,天天大汗淋漓、汗流浃背、汗如下,挥汗成雨……他笑了,是哈哈大笑那种,而且略带一点嘲笑。吃不了苦,成不了大器。

他说,他忘了跟我说,其实他以前是个兵,也当过教官,带过一届大学生,不过是工科生,全男生。他当兵那会,每天站7,8个小时,就那样在太阳底下暴晒,也没觉得什么。看到我说这句话时,就觉得很可笑,站军姿没我说的那么严重。我自觉得脸红。我承认我不能在阳光下暴晒一个钟。我一直都承认军人特别厉害。但是,他站在军人的角度来批评我的态度,拿军人的体能来比我的耐力,未免有点过分。所以,我不是很服气,只能很没底气地说,我们的角色不一样,标准也该不一样。他只得笑笑说,也对。

我们都是来自M市不同的县,算是老乡吧。

那是1997年,我4岁,不知道在世界哪个角落里玩着泥沙,而他已经在H市武警部队服役一年了。

天天怎么训练,怎么推优入党是他的事。跟我的大学军训相比,是人也该知道他很苦,所以也不用多说,他当时也没跟我提过那段训练史,因为他还没碰到找了他11年的女主角,所以他有权利保留他的伤心史。那个时候,更多的是,他跟我讲摆在眼前的事实以及大道理。而我只知道他的工作,他的家庭。很表面很普通的一些事情。

军训结束后,放国庆,回家休养。

那个时候,故事开始了。

如歌曲所唱,人的心事像一颗尘埃,落在过去飘向未来,掉进眼里就流出泪来,曾经沧海无限感慨,有时孤独比拥抱实在……

1997年,服役期间,他负责在H市政府门口站岗,是武警部队的哨位。那个时候,她经常到政府来办事。进进出出,碰面机会多了,自然就熟了。后来,他们相恋了。

服役结束后,他面临一个选择,当士官或转业回老家。那个时候,继续当士官的话,还有很长的路要奋斗,前景很渺茫;转业回家的话,组织上会给你安排好一份不错的工作。他考虑到自己的家境,实在太窘迫了,等不了那么多年。所以选择了转业。接着他还得做个决定,关于那个女孩子。他说,他当时很久都没勇气跟她说,最后的最后,快离开了的时候,他才说分手。不得已说再见。我不清楚他当时有没有很明白地跟她说清楚,为什么而分手。反正他有跟我提到,他很不想分手,但是他要回老家,家里太穷了,他给不了她幸福的生活,女孩是当地富裕人家的姑娘,他完全不能保证让她过着一如既往的安定生活,他爱她,所以不想她跟着他回到山里吃苦,他希望她能有更好的归宿。那时,女孩哭得忒伤心,但也只能尊重他的分手决定,不纠缠。一个因为爱,所以放弃,一个因为爱,所以尊重。就是这样子,很决绝地分了,以后没什么事就不要见面了。他们还有联系方式,但不是详细的。其实我很想知道,如果当初他跟她说清楚原因,不知道她会不会与父母闹得断绝关系,跟着他走。

转业回家后,当地政府帮他安排了在电站的工作,工资不错,不累。在当时来说,这是份很不错的工作。两年后,他得知她已为人母的消息。后来,他在家人的安排下,也与当地的一个姑娘结婚了。姑娘人不错,是M市的一个小学教师。

既然各自都有了自己的家室,所以都在内心强加给自己后会无期的概念。其实,离开了部队后,他们就一直没见过面。他不想打乱她的生活,而她,不知道他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他说,他曾经也想回去找她的,因为忘不了。而她,也一直在等,只是岁月欺人。她不是普通人家的丫头。她有父母的期望和安排。所以,女孩只得了最初的有不详细的联系方式到最后无从联系的无奈结局。而他,是不敢联系。

从2001年到2012年,11年,他们一直在思念与伦理道德中煎熬。因为他们拥有的只是过去的回忆,仅仅是他们俩人2,3年的回忆,而现在,他们都是别人的伴侣,都是孩子的父母。11年来,他一直在找与不找中徘徊;11年来,她一直在寻找着他,哪怕只是见一面,了却10多年前的那个心结,既然曾经相爱过,为何不在一起了却不能做朋友?他也有跟我说过,她在2012年的时候才找到他工作的地方,他没有逃避,见过面了,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不能说,只是吃顿饭,聊聊彼此近况和家庭,以前的事不敢提,就让它烂在心底吧。因为,现在他们已经没资格说爱了,只能说责任。对自己爱人和孩子的责任。我想,女孩找了11年,多么漫长的11年,只为见他一面而已,除了苦还是苦。而这一切的苦在见到他后都稀释了,至少她知道了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生活,他摆脱了困窘的生活。他也知道他对不起她。

我觉得他们对不起的不只是对方,还包括对不起自己,对不起爱人,对不起孩子。但是人生本来就不完美,谁能保证自己没有遗憾事。我不知道他们后来有没有再见过面。反正他说,他们都没有将他们的故事告诉彼此的爱人,因为不想让过去的事情影响到现在的家庭。但是他又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因为他妻子很好,既要看着孩子又要上班,但从来都不影响他工作。所以选择说出来,让我知道他的“污点”。我觉得他们最后的处理方法是正确的。也应该是这样子处理的。我说,幸亏你们11年后重逢,都保持了冷静,都带着理智去思考问题。

果然是亦师亦友的朋友。如果他们抛弃了现有家庭而重新在一起了,将是两个家庭的不幸。他们的事不管值不值得都已是过去式了,能够重逢坐下来喝杯茶就是对这11年来的最大慰藉。放下过去,带着责任和感恩之心好好照看自己的家人才是重中之重。

后来,他跟我说,升职了,调到电视台的发射中心当副主任。偶尔看到与日本相关的电视新闻,碰巧我有空的话,就会跟我分析一下现有的形势。其实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些消息,因为我不关注我的专业,不关注日本,但是我喜欢听别人跟我讲道理讲经历,喜欢收集别人的故事,喜欢听别人分析我的利与弊。从别人跟我讲的东西中,我喜欢暗暗地去分析讲话人的性格,价值追求等等。

再后来,慢慢地没怎么联系了……他应该猜到我快毕业了,挺忙的,也该知道我有自己的思想观念,不好强加其他大道理,一切都得让我自己慢慢摸索。而我,不知道他工作忙不忙,所以不敢打扰。就是挺想知道,他有没有升职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