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2014-09-13 17:46 | 作者:云海尘清 | 散文吧首发

又是霜寒冷风,暗香水清浅。杯酒落梅,西风邀寄,寄我身前贴。

瘦笔墨骨难描月,一曲正清绝。欲尽平生字,谨贺姐姐,姐姐烟依雪。

----题记。

『 飞花如,几度寒 °』

如果,这红尘相遇就是离别。那么,暂且不追。默默地走,趁着,墨迹还未干透。趁着,花香都在眉间飞扬。

姐姐留玉,每每拾起,便都会清香满身。若晴纱挽妆,柔进烟霞。曾说,前世也定是姐弟,不然,紫陌红尘,却偏偏不是初见,而是重逢。不然,日月经年,却始终相守。曾想,在春寒料峭时节与姐姐重逢或是遇见,那时飞花如梦,几度春秋。道一句安好,整一下衣衫。也便是铭心刻骨。

春日当属明媚,因着那时的花草景致。又着素月夕烟,一苇兰舟重逢。我想该是尘世最美的遇见吧。

『 菊花扶清,孤香不落 °』

谁在画,轻叩青石。天籁绣成宋时明月。小径,你来,雕刻皈依。枝梢遮掩了错落的念,只听见悄然淌过碎石的一束时光,而夜,只取清涟。

一直钟意清欢,所以凉薄。最喜姐姐的那篇《捉字呈秋》,一个“捉”字道不尽的可爱。捉字呈秋,捉的是字,却染了秋。仿若城南陌上送别,饮酒含笑,不为离愁,只为情深。

浅浅遇见,若秋落尽了湖心,染满了枫叶。我知姐姐与我一般,喜欢在拣尽寒枝里寻觅莺飞草长的温暖。与月为伴,写文字不寒,书时光不老。只为纪念,不关秋深秋浅。与姐姐的重逢已不知是哪一段的时光,我想,那段时光,早已逾越了千年,千年之前。

菊花扶清,孤香不落,却是染尽了心事,落下了情深。

『 梅花堆雪,风骨寂然 °』

文字里,折一缕江南,曲径丢下了摇曳风尘纸伞。你淋湿了季节的花落,谁的影子,沁入碎石,冷静更夜呼唤的梅雪飞。

雪意清寒,冬梅初绽。自从知晓与姐姐同为冬日生辰。便叹世事因果,冥冥中自有注定。如今冬临,早想玉成丘,不想只有满目的残枝疏影。暗香已近,却难以清浅。弟自怜青衫落魄,也就有着薄凉之心。幸有姐姐能一眼看穿心事,自此为相诉之人。如今姐姐生辰,纵使江南凌寒,也便赏尽白衣明媚,寂然风骨。只愿,姐姐在这个冬季欢颜,在以后的时间刻刻安暖。

——年年梅花堆雪日,常叹暗香落红残。

东风不老伴春近,撷取芦花温酒寒。——

——文/云海/QQ/47882048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