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甜了

2014-09-11 22:10 | 作者:天涯碧草 | 散文吧首发

放下电话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

电话是父亲一大早打来的,电话里父亲告诉我:果园里的桃子熟了,今年他特意留了两树,精心管理,所以呢,桃子特别大,特别甜,这两天熟了,希望我能回去一趟。父亲的话在我的脑子里连转也没有转,我就答复“这几天单位还有些事要我处理,一时走不开,回不来!”

最近是桃子成熟的季节,城市的街道上到处都是卖桃的小贩,价格也不高;加上今年水比较多,桃子也不甜。想想高温天气加上一来回的车钱油钱,为了几个桃子实在不合算。其实单位最近也不太忙,自己的小家也没有什么事情,到了周末还能正常休假两天,是有时间可以回一趟家的。而不想回家的真正原因只是不想回去而已。

当你不想做某件事的时候,总能找到很多理由;同样,当你想做的时候,也能找出很多理由。

父亲快七十岁了,是一个地道的农民,勤劳朴实,殷勤谨慎。上世纪90年代,农村提倡种植果树,父亲就积极响应号召,把村头的五亩地全部种上了苹果树。

从此,父亲每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果园里忙碌。春天梳花定果,套袋喷药;天整枝定型,施肥灌溉;秋天采摘分拣,装箱出售;日里剪枝整形,浇灌施肥……年复一年的经营着果园,我们兄妹几个随着岁月的流逝,成家立业,一个个慢慢地离开了父亲,离开了家,离开了和父亲一起劳作的日子。偌大的果园里,常常看到的是父亲的孤身只影,可每每看到我们回来,父亲布满沧桑的脸上总是挂满微笑,乐呵呵地为我们忙前忙后,想到这些,我和哥哥总是隔三岔五地回来,哪怕就是打个转,为的是看到父亲的笑脸。

这几年当地的果子品质下降了,加上市场疲软,每年五亩果园的收入不及过去的五分之一,我们常劝父亲要么换成别的果树,要么就把果树挖了,种点粮食,全是机械化耕作,人也轻松。可是父亲坚决不同意,理由是他和这些果树有了感情,再说果园里除了苹果树外,还有许多别的果树,从每年的5月中旬开始,果园里就有成熟的果子供我们食用,草莓、杏、桃、葡萄、梨、枣、石榴、柿子……凡是北方有的水果在我们五亩果园里都可以看到、吃到,而且有些水果还分早熟和晚熟,这些水果成熟后要么送给我们,要么送给村邻、亲戚。父亲基本上给这些特殊的水果树不施化肥,他说化肥会影响甜度和品质,所以他就用杂草等沤肥……

容不得自己再做多的犹豫,立刻决定回家一趟,只为了看到父亲久违的笑脸。

一大早驱车往回赶,路边的景致迅速被抛到身后,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今天回家的路怎么这么长。

个把小时的时间,车子终于停在家门口,车子刚刚停稳,父亲就出现在车旁, “我都出来看了好几遍了,吃饭了没,窑里桌子上放着洗好的桃子,锅里还有你最的红薯,西瓜都洗好了,就等你进门切着吃……”陡然间心里涌上一股酸楚,这就是父亲,这就是盼望着儿女归来的父亲,这就是天天守在电话机盼等铃响的父亲……

和父亲并肩进了家门,窑里没有了往日的凌乱,我知道,一定是昨晚我电话里说今天回来后他精心收拾的。这两年父亲独自一人生活,对于生活上的细节他不那么重视,每次我回来都是先里里外外给整理,然后就是洗洗涮涮,可是今日的整齐让我难过,强忍着自己感情的流露,拿起一个桃子掩饰。

过了一会,我去厨房,看看冰箱里有什么,还缺什么,父亲跟在我身后,嘴里不住地念叨着,“什么都不要,菜前几天小马送了许多,馍馍还不少呢,再说我一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打开冰箱,时令蔬菜都有,冷藏室里馍馍也塞得满满的,挺好的,这下我就放心了。

也许是离家有些久了,院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想看看,可是无论我走在哪,父亲总是陪在我的身边。

休息地差不多了,我提议去果园看看,父亲一下子来劲了,“好呀,我去收拾筐子和车子。”

果园就在村口,正值正午,阳光炙热地烤着,我和父亲推着独轮车进了果园,一边摘着桃子,父亲一边给我叨念着村里的一些琐碎事情,我耐心地听着,时不时也评论一两句。我告诉父亲等这点桃子、早酥梨处理完了,我就接他在城里住上一段时间。父亲忙不迭地回应着,“我不去,你忙,天气又热,在城里我又不认识左邻右舍,独自出门又怕走丢,尽给你们添麻烦。你看村子里多好,左邻右舍你来我往——亲切,地方宽敞凉爽——舒坦,看咱的窑洞,我连风扇都不用开,晚上睡着多踏实,城里呀,不去不去……” 听着父亲的话,我不知该怎样回应。

回家的时间总是那样快,眼看着太阳落下了,我准备返回城里,父亲给我用箱子装好采摘的鲜红熟透的桃子,看着父亲弯下腰给箱子贴封条,眼里咸咸地液体再也控制不住……

车子缓缓地使出村子,透过反光镜,看到父亲还在家门口,看着汽车远去的方向不停地招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