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2014-09-06 13:42 | 作者:散文吧网友 | 散文吧首发

英雄气儿女情长

古今往来,江湖上的纷争从未平息过,有人以为脱离了名利的城堡,就可以逍遥四方,

其实更加难逃避的乃是一个“情”字。有不少江湖好汉,都难免冲冠一怒为红颜……。

,我的身边没有美酒没有夜光杯,心情象刀锋一样闪着冷冷的寒光。

在没有英雄的夜晚,我渴望做个英雄。

结义的兄弟不知道哪里去了?他们是否乘着夜色骑着烈马摸进了女营帐?而我在苦苦地支撑着自己男儿的热血,紧紧咬着愤怒的牙齿顶天立地。

现在,我充血的霸气为自己的豪情披一袭坚硬的甲胄,失血过多的情蹂躏着我,使杀戮的快感从亢奋的身体倾泄,泛滥成一条垂死的河流。你早已睡了,你呼吸均匀。而我呻吟着在这个黑夜流窜,跨上战马,手扶刀柄,从一条街道到另一条街道进行较量。

相忘于江湖,相逢于情场,相爱于网络,总是想起用少年的血气跃马乌江,道不尽的金戈铁马,说不完的苦难沧桑。江山如画,我背负着一个男人的名字开始逃亡。

为何要饮最烈的酒?为何要跨最快的马?男人,生来就有做英雄的情结,即使做不了英雄,也会有里不知身是客的假想,也会有不惜一怒拔剑的冲动,也会有仰天长啸的慨叹,甚至有快意恩仇后不经意的呢喃……

今夜,我驱策着爱情的疆土到你的身边来了,我席卷着思念的征尘到你的身边来了,而你依旧呼吸均匀,我的视线在你呼吸的节奏中抽搐,在你甜美的笑容中沦陷。

从一腔热血的少年到繁华褪尽的迟暮,江东子弟的白幡在连绵的山丘上飘扬,召唤末路的英雄以魂魄的形式轻盈而纯净的归去,我的爱情只留给敌人没有瞑目的首级和肮脏的皮囊,而你依然在睡梦中呼吸均匀。

古代的战场上一直有我的遗梦,那里有带血的刀和生锈的剑,我总是躲在那支不可一世的方天画戟后面,藏在美人醉意朦胧的红销帐内,而我的梦想又总是飘忽于万马奔腾的乱阵之中。你是个白衣女子,你的呼吸在千年以后的深夜依旧均匀。

今夜我偶尔经过一片麦田,你在长安的月光下立于水之湄,我在你的睡梦中惊慌失措地披起一件草做的衣裳,我站在粮食的左侧,我不是为了迷惑那些低飞的麻雀,我在今夜是个稻草英雄。真的,我开始恋爱了,我的英雄梦那么的不堪一击,稻草可以恋爱吗?疯狂的梦境到了最后,我其实一直在燃烧着自己的身躯,最后能给你的,仅仅是浓浓的一束烟雾。今夜,你依然呼吸均匀。

现在,我虽然手握刀柄,可是我一直柔肠百结,因此我仿佛打马去了一个城市,然后归来,千里以内苍山青青,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我在一个女子的梦中击瑟和鼓,弹剑长啸,甚至把栏杆也拍遍,你依然呼吸均匀。

爱情这个词,从远古顺风飘来,弄疼了多少朝代几多英雄的嘴唇。霸王别姬乌江岸,倾国一笑烽火叹,一骑红尘妃子笑,冲冠一怒为红颜……

城堡,隧道和剑,玫瑰,马匹和家园,这些都已经被马蹄踏碎的意象,一直在把我的精神点燃,可是我却在你睡意未醒的秋波里跌倒又爬起,跌倒又爬起。

可就是那一回头的温柔,胜却雄兵百万兵器无数。

                                                                                        REX,涂

                                                                                 2001-07-07(晚于台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