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原创散文

2014-09-02 22:31 | 作者:沫诺 | 散文吧首发

文/沫诺QQ764180632

安是个温州的女孩,来公司做暑假工。

面试那天主管问她以前做过什么工作,她说没有做过。主管又问,那为什么来我们公司,她说因为我之前去的那个公司说我PS学的不精,而我们学校又非要我们实习一个月。而这时我恰巧看到了你们公司。主管说那你对你工作的期望是什么呢,她说踏实的完成实习任务!说完了一脸严肃的等候主管发落。

主管笑着摇了摇头,留下了她,也许是因为她的真,也许是因为公司很缺人。

安的衣着打扮言谈举止看,安应该是个富人家的姑娘。不过她笑,工作认真,还会讲笑话扮鬼脸,常常能把部门的人逗的喜笑颜开乐的合不拢嘴。那么关于富二代,富家小姐这些标签对于安也就淡了远了。没过几天,安便和部门的所有人打成了一片。

如果时间是本书,那一个月不过是本薄薄的杂志。而安呢,又是这麽一个女孩子。我经常会看着她的侧脸发呆然后思绪乱转,会突如其来的冒出许多如果:如果天天教你画笑脸的人不见了,那白白的纸张还是一天一张如期而至,如果坐你对面的人走了,那个位置始终没有人填上,如果说好的要好好的在一起,走到天慌,走到地老,走到那个白了头的约期,而后来却只有你和你的影子了,如果……。如果就像一场大过后土地上的植物,在雨水的浇灌下疯狂的成长节节高升,顶的我的大脑出现阵阵疼痛感!慢慢的我的眼眶有了泪水的痕迹,这时,安就会准时的拍下我的肩,然后从另外一边扮一个鬼脸,然后笑着说:看我把你吓哭了。弄的我有点惊慌失措!

是的,我想我是被离开的恐惧给吓哭了。如此善感的我。就算是一个好心的路人给我指条路,我都会满怀感激的说声谢谢,何况一个一直陪我们打闹,开心很真很闹很阳光的安呢。

时间和故事一样的。一个需要宿命,一个需要意外。如果都平平淡淡的,那哪有那么多的人和时间抗衡,哪有这么多的人选择带着故事成长呢。

后来,没到月底。安就走了。那几天她经常请假,来了也不好好工作,笑脸也消失了一半。

离开那天,天空下雨了没有,我忘了。只是那天安上班没有一点点状态,一直坐在边上玩手机或者就给身边的我说她下午想请假了。然后又是一副好疲倦的样子趴在桌子上睡觉或者假装睡觉。

是我们的组长,他就坐在对面。也许他实在看不下去了,也许他也是在其位,谋其职而已。便说了安几句。

说,来了,就好好的工作,玩手机,睡觉,说话,像什么样子。都要走了,都不知道给人留个好的印象。

是这样说的吧,我记不全了,就权当这样吧。

然后安转过头去好久,身体有轻微的颤动。我猜她是哭了。至于为什么哭,我不知道。后来,有同事说因为全公司里她和林玩的最好,林是我们部门的大帅哥而且又温柔体贴。我不知道这和帅有没有关系。

你看我永远这麽的木纳。永远猜不透别人的心思!记得有天,一个女孩说,你应该没有女朋友吧,要是有的话,那女孩子该很幸福的,我见你都不怎么看别的女孩。这样的话,不止一个人说过,我没有反击过任何一个人,只是每次我都在笑不知道她们看到了没有。映像中我是应该单身的吧,可是我却偏偏遇到了一个她,那么的死心眼,我旁敲侧击了那么多次,她还是抓着我的手不放,有这样一个女子在心里了,那么不管我怎么的卑微与不堪,哪怕是被踩到了土里,也应该好好成长吧!不然,她怎么办。

说的有点远了,过了好久,安转过了头,虽然说她已经把泪水隐藏的很深了,可是那道道泪痕和擦的有点红的眼角还是说不了慌的——她真的哭了。

这时,我该干什么呢,应该安静,应该认真工作,应该给她递过几张纸巾,这些都是应该做的。可是我却笨到了给她讲大道理,我说一个女孩子,在一起给我们带来这麽多的快乐,要走了,却哭了,你看多不好。要不,你就好好的呆完这一天,要不,就干脆请假,出去好好的玩一个下午,明天开开心心的来辞职,和我们好好的说个再见!

然后,她的眼眶又溺水了,对于泪水,我只能傻傻的看着,连前一秒想好的哭了就给她找纸巾这麽一个定好的程序,此刻,也失灵了。你看我笨吧!

那天下午,安请假了。她说她不来了,辞职信已经写了。那一刻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她最后的表情是一个笑脸还是一个背影,她有没有给我说再见,这些我都没有印象!

安走了,我脑海里闪现了一个问题。人为什么好好的却说走就走了呢,或者说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工作,本来他打算做满一个月或者一年,然后好好的离开。可是为什么只做了三两天就匆匆的离开了呢,甚至连一个笑脸都没有留下。后来好多同事就这样匆匆的走了,陆陆续续的,像断线的珠子滚落到了天边。她们的离开使得那个问题频频出现在我的脑海,弄的我想得到答案的心越来越迫切。后来在林青玄的一篇叫做《发芽的心情》的散文里我看到了一种说法:

他说:当化尽,暖风抚摸过整个大地的时候,有些树开始抽丝剥茧了,有些树开始发芽开花了,而有一些树却就这样没有征兆的枯死了,死的没有任何原因,甚至于死前的那个秋天它还是这个果园里结果最多的树。而现在它死了。是不是不是它活不下去了而是它不想复活了呢?就像有着人失去了生的意志而自杀了?又或者说在天里树发芽也要看心情的?

他是在问我吗,我觉得好像是这样的。后来每当生命中有一个人离开了,而这都不是我们觉得到了非离开不可的时候了,那么我就会告诉自己,也许这麽早的离开是因为没有了在一起的心情了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