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1 14:09 | 作者:王龙生 | 散文吧首发

刚搬进新居不久,我和老伴从花乌市场买了十几条小金鱼,开始养鱼。每天喂一次鱼食,隔三差五换一次水。那五颜六色的小金鱼,在小鱼缸里悠然戏水,游来游去,逗人喜

不知什么原因,一周后,过几天就死去一条,不到一个月,就剩下四、五条了。因为要去北京二女儿家住一段时间家里无人养鱼,便将活下来的几条小金鱼倒进小区鱼池里放生了。至今不知它们是死是活。俗话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我真担心它们会不会被鱼池中的那些大鱼吞噬掉。

一天早晨,我晨炼完后站在小区鱼池边憩息,看到浅浅的池水里,鱼儿三五成群,穿梭游弋,浮沉自得。那些鱼,银晃晃的都有筷子长,尾巴摆来摆去,一忽儿掉头向东,一忽儿掉头向西,嘴儿一张一合的,使水面上冒起了许多小泡泡。

突然,一条大狗从草坪上窜出来,跳进鱼池,击水翻波,追捕鱼群。鱼儿惊恐万状,四处逃窜,狼狈不堪。幸亏狗主人及时赶来,将狗叫唤上岸。鱼儿虚惊一场,纷纷躲进水底,很久才胆战心惊地悄悄浮游水面。它们万万没有想到,被人们喂养、宠爱的自己,也会遭遇居民爱犬的突然袭击。不过,这毕竞是极少发生的偶然事件。比起在江河湖泊中受污水毒害的同类,它们要幸运安全得多。

一天晚上,从电视新闻中看到,上海市郊农村有一条河受到河边小厂排放的废水严重污染,一批又一批活蹦乱跳的鱼被毒死,翻着白肚漂浮在水面上。附近的鱼塘里,也时有死鱼被打捞上来。养鱼的农民痛心疾首地向记者愤怒控诉那些超标排污的工厂黑心老板,呼吁政府有关部门采取有力措施,坚决、彻底关掉这些小厂,杜绝类似污染事件的再次发生,彻底治理受污染的江河,提高江河湖海的水质,给鱼儿创造一个良好的生存环境。

记得少年时代,我的故乡浦东航头,河汊纵横,河水清澈。鱼儿像轻盈的燕子,在柳叶似的水草中穿梭,时而浮游水面,闪烁着点点银光,时而跃出水面,掠起片片水花,一旦发现船只驶来,立即匆匆躲到河底下去了。

学校放假时,我和小伙伴们常常去河边钓鱼。游弋在浅水里的鱼儿见食不见钩,只要开口贪吃,肯定就会上钩。我紧握竹杆,使劲将鱼儿钓上来,兴冲冲地带回家去,成为全家人的盘中美食。古诗曰“鱼能深入无忧钓。”假如鱼儿沉进到深水里,看不见食饵,也就不会上钩了。

有人在诃边水里搭建一个木板架,站在上面将敞开口的园型鱼网沉进河里,然后稳稳地坐在椅子上静静等候,当鱼群游过时迅速将鱼网拉上来。一网下去,不用等多久,准能捕捞到几条或十几条鱼。小鱼放回河里,大鱼留下卖钱或送人。

时候,我家里来了亲戚,母亲就让我去附近河边,找捕鱼人买两条活蹦乱跳的鱼回来,又便宜,又新鲜。母亲煮的红烧鱼,鲜嫩味美,馋得我直咽涎水,至今难以忘怀。如今,恐怕再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鱼了。

俗语说“鱼儿离不开水,花儿离不开阳。”我想,假如各级领导干部是鱼,那么,广大人民群众就是水。干群鱼水一家亲,生死相依不分离。干部只有真正深入群众,心系百姓,和广大群众同甘苦、共命运,自觉接受群众监督,才不会轻易上“鱼饵”的钩,永远保持劳动人民的本色。

2010年9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