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记

2014-08-22 18:26 | 作者:凌寒留香 | 散文吧首发

一路的风景,21天的思念,随风飘香…………

1 抬头,望着时钟,离下班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转身,停了,天放晴了,是时候该启程了。“主任,今天我想早点下班回家”,我轻轻的问道。 “嗯,小蔡,你现在可以走了,早点回去我也放心,路上小心点”。 我熟练的解开扣子,脱下白大褂,顺手挂在衣架上,背上书包,往公交站走去。

2 走出医院大门,迎面扑来一阵清风,风中夹带着泥土青草的芬香,我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仰着头,带着那一丝丝的笑意,深呼吸了几口空气,睁眼,天是湛蓝湛蓝的,云是洁白洁白的,雨后的空气是那么的新鲜,沁人心脾;天空又是如此的赏心悦目。真想,一身轻装,捧一本书,漫步雨后的世界。只是,今天,时间很赶,若在某一个地方逗留一时半会的话,客车就会与我擦肩而过,轻盈的步伐加快了速度。到达公交站时,【2】路线的公交珊珊来迟,与其怀着焦虑的心情等着公交,还不如抱着欣赏的心情与雨后来一场浪漫的心灵之约。路上的车没了往日的车水马龙,行人也很少,只因,还没到下班的时间,5点30分过后,马路亦是一座繁华之城。不久,我也顺利的坐上了公交。

3 下了公交,就匆匆忙忙的跑去售票窗口买票,又往候车站的方向赶去。“等一下,姑娘,你的包包要放在安检机上通过”,我忘了这一步,虽然我的包包没有危险物品,只有一些吃的。配合安检人员,就脱下包包放在安检机上通过。不久,也顺利的坐上了车,从麻章回到雷州车站需要一个半小时。坐车,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书包总少不了一位终身伴侣——耳机。戴着耳机,听着歌曲,拉开窗帘,纤纤玉手慵懒着揉着太阳穴,沿途的风景,一闪而过,嘴角勾起了那么一丝丝笑,又离家近一点了。

4 六点多了,不知道最后一班车还有没有。为了节省时间,我在6分之5的路途下车,要赶去另外一个站,再叫爸来接。下了车,随手摇了一辆二摩托车,车主是个阿姨,头戴着安全,捆绑着头发,穿着一条自色的防晒衣。脸上带着笑容,“阿姨,我要去上坡站,多少钱”我说。 “你是学生,就收你六块吧”。坐上二摩,此时的天色逐渐的暗了,晚风吹,带着秋意,惬意极了,如果,饭后散步,此风,此意,乃人生一大乐事。 “姑娘,你要坐什么车啊!这个时候恐怕没车了啊,姑娘,一个人回家,你是一个女孩子,这种时候,路上不是很安全,再过些日子,天黑的快,以后回家就隔明天再回啊”,听到这些话,心暖暖的,与阿姨素不相识,却如此关心我自身安全。“没事的,阿姨,其实我也不确定还有没有车,先去看看吧,阿姨,谢谢你”。与阿姨谈了女子理应洁身自,以为先,女子的为人处事……许多,阿姨告诉我,她家穷,没钱读书,她特喜欢书,这点,我不可否认,在妈妈的那一时代的农村女子,书,几乎是一个触不及的。我在想,阿姨的深明大义,修为如此的洁净,让我很佩服,从小,见过人也不少,妈妈的修为,一直是我要学习的,如今阿姨,让我很敬佩。我想,如果阿姨和妈妈有书读的话,肯定是大才女。没有说不完的话,到站了,我急忙的付钱,和阿姨说了句“阿姨,你回去小心点,注意安全。”,转身离去,有一句话隐隐约约的在空中盘旋,“这姑娘,真懂事,长大了会有出息的”

5 “等一下,我要坐车,”,“快点,这是最后一班车,你再慢点的话,我就开走了”,听出司机师傅的不悦。我没有说什么,幸好,还赶着上最后一班车。车行驶了二分之一的路程,我便打电话给父亲,叫父亲来接我。见到了父亲,又沧老了许多,心疼了。我满心的思念喊了一声“爸”,“快上车,都做好饭了,就剩你了”。 一老一小的背影在色中渐行渐远,满路的幸福…………

凌寒留香/文 QQ 156053184

落笔于2014.8.1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