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妆待嫁天龙关

2014-08-18 16:19 | 作者:乡野的风 | 散文吧首发

(2006年8月)

这是怎样的去处,有那么多动人、动情传说的天龙关。

汽车出了水吼古镇的街口,沿105国道上行数百米,就有一条去往天龙关的水泥岔道。崇山峻岭间,这条精致的水泥路,很是随便地刷在堆蓝叠翠的河岸旁。小河的水潺潺地流淌着,路上的车缓缓亍行,流光溢彩的清漪里,映着车行的倒影,涟漪扭曲着向下漫泻,车影波光粼粼的向上慢游。

拐过山湾,便是一片走势宽平的河滩。河水在地势较低的一侧平静地躺着。在靠水泥路边的河床上,堆满了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怪石。乱石丛中,有两处景观最为养眼。一处是五块巨石相拥而立,天然一盆“五岳”相聚的雕塑。中间的一块兀自挺立着,俨然一幅傲示群雄的姿态;东边的一块则气势磅礴,大气凛然;西边的一块瘦骨嶙峋、棱角分明;北面的一块浑然沉厚,白压顶;南面的一块峰峦叠起,连绵逶迤。如果说这盆“五岳”的微塑让人惊叹折服,那令我感慨的却是另类的别致。这是一块二米见方的巨石,通体乌黑,在灰白色的石丛中显得格外扎眼,仿佛天外飞来,向世人渲染着自己的“与众不同”。不是么?往事越千年,任何时候的标新立异,别具一格,都能得到众人的青睐。

近百米长的河床被一孔“石闸”截断。“石闸桥”,顾名思义,桥孔的上口有拦河闸板。惊奇的是,在桥的外侧,是一个个真蛋般大小的鹅卵石,密挨挨地排放着,就地取材而组成设计的平面,图画效果新颖而窎远。

水泥路在这桥的东头消失,连接着的自然是一段石板铺就的路面。我在天龙关景区接待处小憩时了解到,这个由天龙涧、天龙滩、天龙轩、天龙潭等“八部天龙”自然构成的天龙关景区,是天柱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宠儿,凝聚着古南岳雄奇灵秀的精华。稍事休息之后,我便沿着河边的青石板小路拾阶而上。

天龙涧的水在裸露的岩石上漂流,青背的小河鱼在水面上逆流飞窜。长年累月的浸洗,河底的岩石起了皱襞,象搓衣板一般。涧两边的岩崖,象一本本石书,横放的、竖立的,书本一张一页,线条清晰、层次分明。而这岩崖上扭曲折叠、断裂撕扯的线条,分明记载着造山运动的轨迹,让人惊心地感到熔流冲击,山体崛起的振憾。

过了天龙涧便到天龙滩,溪水漫过滩上几口巨大的石缸后,在石缝间穿梭迂回。在一眼石缸旁,横躺着几具巨大的石碓。大致从宋代开始,这里便盛产用带香的树木碓捣成的“香粉”,兴旺时,三十多部水碓一齐开动,捣香的碓声在山谷里此起彼伏,声震云天。直到“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随着“资本主义尾巴”一条条被割,天龙滩上的水碓也就销声匿迹,只有这些残存的石缸和石碓,在流水中低吟着往日的辛酸。

天龙滩的上边,被几块硕大的石头拥堵着,河谷的地势,也就被这些拥堵的巨石抬高了一层。在这些巨石中,有一块三层楼房般大小的石头,被拦中劈开。相传,女娲为救开天劈地而倒下的盘古,遍取天下石胆。因此,这块长有石胆的灵石遭此一劈,也就在所难免。如今,人站在这巨石旁,凝视着亿万斯年的历史留下的伤口,听呼呼山风颂吟着的千古绝唱,我不禁想到,这哪里是历史遗留的伤痕,分明是人类心灵深处,那种无力改变现实,任由强者宰割而无奈时所发生的幻想。

历史的阵痛总是在大自然的记载中颤抖,这方巨石旁有一汪清澈的流泉,泉旁的另一块石头上,有两个朱砂大字——“听泉”。这“听泉”之意和字,皆出自一位书法家所创,我猜想,艺人也许通过这泉声听到了历史长河的暄嚣,触摸到了岁月流失的抖动。抑或是艺人对尘世间的一切都烦了,清新的流泉声给了他宁静的向往。

踏着蜿蜒的水路,扶着石块涉水而上,不多会的工夫便到了天龙潭。顺着景区工作人员的指点,我看到了栩栩如生的虫吃石头和石头开花;戴着王冠惟妙惟肖的石猴魁;夺人心魂极端挑衅人们占有欲的元宝石;极具象征意义的官财(棺材)石等稀奇古怪的自然景观,感到了它们凸显出来的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魅力。而面对庞大的“天龙阁”和“天龙轩”石,我在超脱的时空中,极力搜寻天外飞龙的现实,然而,幻化的思维终只是心灵的花朵。这飞龙就潜藏在这些巨石中!唯有崇尚自然、慧根深厚,心诚贤明者,方能在洞开的灵犀中,看到天龙的倩影。

天龙潭水色幽蓝,因为崖上方的大关水库闸口紧闭,河水断流,使得崖下的潭水平静如镜。而潭水有多深,景区的一位工作人员曾将一根十多米长的绳子吊上石头,放进潭里也没见底。潭的背面,便是近百米高的悬崖峭壁,这悬崖石质坚硬,不易风化,难怪“安徽省攀岩训练基地”选择在此;北京、湖南等地的户外俱乐部和攀岩协会等单位,也对这里青睐有加。在水潭上方三四十米高的峭壁中央,有一眼被河水浸蚀的大溶洞,远远望去,象一只深隧的慧眼,仰视苍穹,放射出对天地自然无尽的思考。我顺着一侧的石梯往崖壁半腰上爬。走到峭壁半腰的这只“慧眼”旁边,望着脚下,心跳油然加快;感受着呼呼的山风,我终于领教了人在高处的眩晕。然而,在这惊恐中,我却又看到了裸露的硅化糜梭岩地质奇观。据介绍,这条一米来宽的岩带,是由于巨大的地质动力推动,瞬间将一座千丈高的山峰挤压而成。这是怎样的一种压迫啊!难怪相同体积的岩石,糜梭岩的斤两要重许多。我坐在这亿万年前催生的岩体上,感受那一声巨响后轰然的裂动和无法形容的压力的余温。苍海桑田,深藏太多的无奈和神秘。

陡峭的岩壁上,留着一条长长的水痕,在我的要求下,这里的主人打开了崖上水库的闸口。

这是怎样的一幕情景啊!

河水冲出闸口,一声长啸,飞流直下,长长的瀑布霎那间飞挂在悬崖上。这时候,人站在崖下的潭水边,仰望着高天滚滚而下的水帘,你才真正体会到水从天上来的韵味。也只有在这时候,你才真正看到水流冲击的力量,看到那柔软的液体,忘情下砸的无情与狠劲。

瀑布下浪花飞溅,天龙潭在嗡鸣声中抖动起来。潭水晃动着,涌动的波浪拍击着水潭四壁,发出清脆有力的叠叠声。不大一会的工夫,潭水就漫出围岸,在潭下边的河谷里横冲直撞。随着水的冲动与波浪的拍打,半浸在水中的巨石也仿佛摇动起来,又好像是跟随着水浪的节拍狂歌劲舞。我望着这些在水中似乎不停跳动的巨石,猛然想到“动感地带”这个时髦的名称,此时用在这里该是多么的生动贴切。

随着闸口的增大,仿佛天河崩岸般的,水流更急,瀑布更宽,水砸向崖下的水潭里,飞溅的已不再是浪花,而是一片白蒙蒙飘飞升腾的水雾了。这时,当地的一位村民告诉我,往年间,天龙潭崖上的大关水库没有修建时,每逢发大水,山洪从崖口飞泻而下,轰轰隆隆的,飞射向对面的半山腰。在地动山摇中,那升腾起来的水气,如龙汲水,与山雾相连,缠缠绕绕,真个是云山雾海。当后初晴,或是晨阳初露,或是斜阳溶金,天龙潭上的云雾里,总有彩虹喷薄,倚山骑崖,惊得纯朴慒懂的山民,对天龙潭格外敬畏。

天龙关光怪陆离的水和石,有着许许多多风情万种、动人动情的传说,有一些传说还极富哲理饱含教育性,只要是到过天龙关的人,大都能看到、听到。当你躺到这大自然的怀抱里,享受语花香的怡情,享受健康原始的狂野,能否对你生的真谛有所启迪,能否在你燥动的心宇撑一片宁静的时空?当我恋恋不舍地离开天龙关时,这里的人们告诉我,等到九月中旬,中央电视台和安庆电视台联合摄制的三十集电视连续剧《天仙配》,将到这里开机拍摄。我听后为之一振。这多么美妙啊!人说千年等一回,天龙关,你这天之仙子,终于在韩再芬、黄圣依、赵微等众多明星娇子的陪伴下修妆待嫁,掀开神秘的面纱,用美丽的姿容笑迎世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