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2014-08-15 17:56 | 作者:花沐兮° | 散文吧首发

落花人独立,微燕双飞

素来是极喜欢雨的,有着一种近乎偏执的热。而我对雨的痴恋,仿佛是前世的缘,留待今生续。

露太暂,被日光轻轻一抚,便消隐了;虽圣洁,却终太过冰冷生硬,少了雨的灵动活泼。所以才会对雨如此痴迷吧。

细雨沾衣,闲花落地是,是极素雅的,空灵、澄澈。蒋捷曾写到:少年听雨阁楼上,红烛昏罗帐。我却认为这是失了意趣的。少年情怀,青衫俊彦,怎可躲在阁楼上听雨呢?日的雨是多情的,从遥遥的天穹而来,只为倾心一吻。此时,必定应当静静地欣赏着在水一方“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朦胧倩影,怎可负了柔情?

虽然喜欢漫步雨巷,渴望遇见一个结着丁香愁怨的姑娘,却不喜欢撑伞,即使一把油纸伞更添了些许诗意。或许,只是因为伞的谐音为“散”,不祥。

钱塘,西湖畔。素贞借出了伞,也交托了一世情缘,只为前世的一场遇见。痴痴的翩翩少年,不经意便闯入了她的心间。可是,她却不曾想到,伞便是“散”,注定了结局的不圆满。于是有了雷锋塔下的背叛。她付出了千年的缘,却只换得他一句“人妖疏途”的冰寒。水如若有情,水冇那金山,无论地覆还是天翻,全不管。执著如她,是否会在来世的十八岁的天空下,祈一场微雨。

一场雨,结了千年的缘,一场雨,留下了千年的凄怨。

有人说:如果天在下雨,就是有人在思念

你从雨中来,诗化了悲哀。在青春年少里,总会遇到一些人,从时光彼岸走来,留下满满的感动。花样年华里,也会遇到一些淡淡的思念,极浅极温馨。若江南烟雨朦胧,亦如从唐诗宋韵中走来的绝世女子,一颦一笑间,罗衣轻摇,裙裾悠然。

也有人说,雨是忘川的水,载着隔世的记忆袭来。只有那些真正聆听雨的人,才能唤醒前世的柔情,从此,红尘醉,浮生逍遥。

少年不再年少,也曾装模作样地漫步雨中,任清净的雨洗去心中的浮华。吟哦着“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的潇洒,却终究少了份“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旷达。心底萦绕着的,是浅浅的伤感,挥之不去,如影随形。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原创QQ:1145416695 花沐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