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乱的文字,乱乱的心

2014-08-15 06:51 | 作者:暖色调 | 散文吧首发

【吊针】

最近身体不好,于是只好老实多做点教主的事情,当然我是隶属于回笼教的觉主,很久之前的失眠在发烧和疲惫至极中不治而愈。今天坐在医院透明的点滴室,手上打着吊针,没人陪伴,不免凄凉孤单了…….

漫长的吊针时间,让我有足够的时间认识现在我这种生存状态,着实是个必要,那些要强的执拗在现实中舒缓下来,可笑了一直以来的自以为是。

文/易水寒

QQ:1543106508

【期望】

向来做事没有太大安排,常说期望太多,失望太大,那么我投机取巧,降低期望,让一个个小小的惊喜喂饱肚腩。

【三月片段】

细数下来,记得三月初某同学曾经过来看我,竟然带来一个大大的毛绒玩具给我,玩具香香。这太出乎我的意料。想想好笑,我的整个少女时光,好象都没人送过我毛绒玩具。我有太多事没有进行过,好比…好比…好比…点点空白还是一片空白,想来也是场怀念

不期而遇,嗯,这是我历来享受的状态。

后, 我以主人之态带同学去西湖边玩,做次专业野导,打开话匣畅所欲言。这个痛快有多久没有释放,三年麽?也许。

【一辆红车】

这个月杭州有一半时间是泡在水里的,包括这个感恩节的早上,我在新丰买了两个大肉包,包子太热,于是打开塑料袋站在路边想颠凉,这时候,一辆红色的讴歌贴着我,咻!……..一阵泥水飞起………

包子凉了,当然,包子颜色从白色变成了黄色……

热泪盈眶的感恩节,难道我该感谢这辆叫“讴歌”的车吗?

【一个凌晨】

某月,忘了,在一个晚,回到杭州。然后不断得在飞机,火车和的车上穿梭。凌晨时分,拖着行李箱走在街上。一个人站在路边等的士。深刻的是,路灯昏黄,明亮得冷寂。很久从上跑下一条狗,很瘦有点脏。没有被照顾的下场一眼望穿。现在才知道,我多年的经营是想让自己确定自己能过得很好,而不是为了让谁多看我一眼。我给了我自己自尊,人一旦有自尊就会反抗。周遭的空气稀薄了几十倍,我的反抗却在延长。窒息死亡或许才是场壮烈的伟大。温热的液体没有流出,告诉自己在软弱的时刻不可想起关于的话语。

马路上几乎所有的店都关着,凌晨的杭州也没什么行人路过,偶然擦肩而过的,只要是男人,我都会不自觉的紧张一下,担心对面走过的是个悍匪。

只有马路对面化妆品店旁一家水果摊老板坐在门前,两手搭在双膝。他看见我了麽?我不知道,那个时间本能的多了层安全感。

【一辆白车】

一辆白色的车在我眼前驶过,短三分钟后转了个圈回来,慢慢靠近我身旁,我下意识扭过头去。我穿着黑色碎花纺,黑色丝袜,灰色西装灰色小靴,因为忙碌,头发扎了个小结。白色车子发动引擎离开。可是你知道麽?如果你第三次回来,不管你是不是黑车,我会上车,不论去哪里。

不要让我一个人站在深夜的路边。

【宾馆】

我没有回家,而是选择了路边一家宾馆住下,我不想再站在凌晨的路边了,楼层是13楼,进门打开所有的灯,把音乐调大声,脱下衣服,洗澡,上床。壁灯在床单上方一米处,两盏径口很小的橘黄的灯光照射在纯白的床单上,这个颜色毫无疑问的暧昧柔软。光着身子裹进被子,如果有人在身旁会是多么美好,我会很热,你会很暖。离开的时间在清晨6点,我还是睡不惯宾馆的床,看了看,我的休息时间没有三个小时。

【两只小猪】

我回到家,老应和小P都还在熟睡,两只可爱的猪。

【渴望温暖

依旧喝了很多的咖啡,只是没有一杯玛奇朵。

12月,天很冷,我渴望温暖。

还在生病,还是会哭,看一场电影,听一首歌,闻到一股香水味;一心想离开孤单。

写在低烧迷糊中,乱乱的文字,乱乱的心。

QQ:154310650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