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

2014-08-14 03:42 | 作者:文軒.筱智 | 散文吧首发

立秋后,酷暑渐渐消退,加上一个礼拜的天,让整个天空灰蒙蒙的,随之秋风一阵,不尽寒溧,看着被打落的梧桐树叶,在雨水里无助的随波而流,我突然感受到了宴殊那“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潇潇雨”的忧伤无奈

今天周末,雨从中午下到现在,本不想出门,但经不住朋友盛情,相约一聚,好在晚饭地点离我不远。6点,稍做收拾,我出了门。可能是阴天,街上的灯已经亮起,走在绵绵细雨中的人行道上,昏暗的街灯,印照着稀稀疏疏往家赶的人们,街道上,一辆急驰而过的车辆,溅起水花伴随几声尖叫和怒骂消失在雨中。皱了皱眉,我无奈地看着消失的车辆。

继续向目的地走去,拐过一个街角到了一条正街,车辆和行人明显增多, 雨又开始慢慢大了起来,看看街对面那条美食街已灯火通明,人头攒动,不由感叹“民以食为天”的浩瀚。如此的天气,也许能浇灭人们所有的欲望,却挡不住他们对美食诱惑的情感。加紧几步,我站在了安全岛上等待着红灯。

就在红灯开始读秒,突然身后一声惊叫和焖响,回身一望,在自行车道上,一辆电动车倒在雨中,车旁躺着一个穿着绿色雨衣的 人,透过雨衣帽檐下痛苦的脸部,看出是个中年妇女,她没有大声呻吟,但从她紧闭的双眼和大张的嘴巴,可以感受到她很痛苦,此时,有不少电动车减速,停顿然后绕行而去,不少行人也住足观望,指指点点,任凭那中年妇女在雨中挣扎。

我急向那妇女奔去,就在我离她快到两米远时,一个穿着橘红色衣服的清洁工,突然出现在中年妇女身边,他用手里那把已经塌陷一角的雨伞,挡在妇女头上。

“摔到哪里了?”他蹲在妇女旁急切地问到

“没事 ,刚刚喘不过气来,现在好多了,谢谢大哥!" 妇女挣扎着边回答边想起来,由于她穿着雨衣,没能站起,我连忙与那个清洁工一左一右把她扶了起来。

“ 谢谢!谢谢!”妇女在我们的搀扶下一边走上人行道,一边看了一眼躺在雨中的电动车。清洁工心领神会,马上下到自行车道上把电动车扶起。妇女再次向他投去感激眼神。

“真没事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我试探的询问

“ 没事,没事,不用去,休息下就好,谢谢兄弟” 说完就 坐到了人行道的花坛边。这时,围观的人已散去,只留下了那个清洁工和我。通过了解知道,是一个小年青人骑行太快,电动车尾部挂到了她的前轮,把她带倒。

又一次询问了妇女伤势及安慰后,我才仔细打量 起这个清洁工来,五十多岁,瘦小的身躯下,一件印有“五华环卫”的橘红色衣服显得特别宽大,枯瘦的手紧紧握住那把遮挡在妇女头上,已塌陷了一角的雨伞,皮肤黑黑的脸上满是皱纹,没有修剪干净的胡渣,在雨水淋湿下显得特别沧桑,一双浑浊的眼睛,诉说着生活的艰险和无奈,脚上穿着被完全打湿且有些磨破解放鞋,站在雨中微微颤抖着身体。

“我没事了,谢谢大哥!谢谢兄弟! 我可以走了”大概十分钟后,妇女从花坛边起身道谢离去。这时,清洁工看了我一眼,微微点了下头,面无表情的转身走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脑海里忽然出现了那双,紧紧握住雨伞的手,也许!他永远也握不住生活中的一点点阳光,也抓不紧人生中的那一抹绚丽,但他却能紧紧握住了贫富与道德的距离,抓紧了良善和麻木的心脏。看着一抹消失的橙色,我又看到了这个城市的希望,心里忽然感觉到了,这场秋雨的暖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