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曲

2014-08-07 06:56 | 作者:阿军 | 散文吧首发

黑暗之门后8年——暴风前

时间洪流在每个人类身边匆匆划过,在每个人习惯每天平淡琐碎的日常生活背后,一股黑暗的力量悄然酝酿,等到黑暗走到历史台前时,人们才发现所谓的平淡原来是为死亡所唱的颂歌。

莱恩科.普罗米修斯、凯特.莱尔、贝尔蒂娜.绿茵是土生土长的丧钟镇人,这里距离洛伦丹主城骑马只有半天的路程,距离北边耳语海岸徒步三个小时路程,西靠索利丹群山,四周农场环绕。莱恩科是镇长莱克佐的长子,他有一个妹妹,莱恩科是镇里民兵武装总指挥,曾跟随父亲远征狼人泛滥后的吉尔尼斯,救回了凯特.莱尔一家,从那时起凯特就发誓一生追随莱恩科左右。

镇里的酒馆和修道院是莱恩科最去的地方,还有驻扎在镇郊的民兵训练营地,莱恩科的民兵闲时是种植庄稼的农民,他们是镇里主要的壮年劳动力。莱恩科为组建和训练民兵营花费了不少精力,一手资助起凯特家的铁匠铺作为后勤补给,另一手拉拢修道院研习神圣魔法的牧师做为民兵后援。莱恩科的妹妹法兰妮是镇里唯一一位魔法师,曾在达拉然魔法学院研习高深的魔法,进阶魔法师头衔,魔法师作为洛伦丹王国稀缺的人才资源,极为宝贵,只有贵族才有资格学习和聘请魔法师为自己服务。魔法分为冰、火、奥术三系法术系统,除了高等魔法师三系全部能掌握外,大部分魔法师专研一种适合自己的法术,这和初级牧师或高等牧师学习神圣魔法一生无法选择大不相同。

傍晚的余晖斜洒在广阔的田野上,麦子在地里泛着金黄色泽,预示着今年又是一个好收成。莱恩科斜头看了一眼快落下的太阳,伸手搭了把凯特肩膀,说:“晚饭有着落没,没有我请客。”莱恩科一向以不注重繁杂的主仆礼仪而自豪。

“少主请客,恐怕是有任务吩咐在下吧。”凯特偷瞄了莱恩科一眼,他忘不了上次少主请客后,整整让他带头训练民兵一月之久,自己却不见踪影。

“这次不是让你带头训练,放心吧。”

“真的!那您也不会让我去贝尔蒂娜那给你捎情书吧。”莱恩科爱慕贝尔蒂娜是镇里人人皆知的事情,贝尔蒂娜几次拒绝更是人尽皆知。

“我不会把这事放心上的,我们一起长大,还能有谁比我更了解贝尔蒂娜吗!”莱恩科说道,“眼下还有比谈情说爱更重要的事。”

他们一边走一边说笑,眨眼来到镇中心的酒馆,推开门进去,店里角落已经点然一根根蜡烛,因为比晚饭提前,餐桌上零零星星只坐了几个人,莱恩科向老板和几个脸熟的人打声招呼,挑了个安静的位置等待饭菜上桌。

“你有没有听说过诅咒教派这个邪教名字。”刚坐下莱恩科便说。

“没有。”凯特遥了遥头。

“你听说过天灾亡灵吗?”莱恩科又问。

“没有。”凯特心底寒意渐生,他明白少主平时桀骜不驯,极少数事情能让他如此认真。

“这里的大多少人都没听说过这两个东西,事实上这两个东西是紧密联系的,经过王国的调查。”莱恩科忧心重重的说,“王国最近要有行动了,由王子阿尔萨斯和大圣骑士乌瑟尔率军向东西瘟疫之地征讨邪教。”

“那天灾亡灵呢!那是个什么东西?”凯特问道。

“没人知道天灾亡灵指什么,只知道是诅咒教派背后的指挥者和策划者。”

“难道我们也要去吗!”凯特生怕重燃战火,打破原来平静的生活,凯特继续说着:”王国那边…………”

凯特还想往下问,莱恩科摆摆手制止住了他,指了指凯特身后端上来的新鲜晚餐,说:“先吃饭,等下去城镇大厅会有人安排接下来的事情。”服务员将晚餐端上桌子的同时响起悠扬的风琴音乐,那是托尔大叔的风琴,他是镇上有名的音乐师。只见托尔大叔一边划着琴弦一边缓慢穿越桌子间,走到莱恩科边时朝他缓缓鞠了一躬表示敬意,音乐在酒吧大厅飘着,不时传来客人嬉闹的笑声,晚餐在悠闲的气氛下吃完了。

出酒馆后他们朝镇中心的走去,那里是镇长居住办公的城镇大厅,城镇大厅是座两层楼的建筑,一楼是间议事大厅,二楼是镇长办公和休息房间。他们径直走上二楼的镇长办公室,宽阔的屋子里已有三个人在等待着他们,莱恩科的父亲——镇长大人坐在办公桌后满腹心事的抽着烟,桌子上一位妙龄少女手里来回摆弄着火球,似乎是想引起镇长和另一位女士的注意,另一位女士显然习惯了她的行为,一边偷瞄着一边假装翻看手里的书信。三人见莱恩科他们走进来,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贝尔蒂娜将书信递给莱恩科,镇长转过身发现法兰妮正在他背后施展魔法,怒道:“看在上帝的份上,法兰妮,你非要烧掉这座楼才满意吗。”莱恩科走进摸了摸他调皮妹妹的头发,妹妹玲珑可爱,让人想要拼尽全力保护她。他将书信从头到尾仔细阅读了一遍后递在镇长桌上,拉着妹妹的手落坐旁边的椅子,等待他们的父亲安排下面事宜。

莱恩科坐在椅子上看着屋里的人,他们是莱恩科最亲近的人,然而他们中有几个知道往后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贝尔蒂娜看过书信,从她成熟脸庞上略带忧愁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多多少知道些什么,凯特和法兰妮则是面面相觑,莱恩科作为军队的决策和指挥者很少表达感情,大家都不说话,气氛略显压抑。

莱恩科知道该来的总会来,镇长大人用略带沙哑的话语说:“上帝保佑我们伦丹伦王国,东部两省发生叛乱,王国要我们前去调查和镇压诅咒教派的阴谋计划。”话语落地,屋里的气氛发生微妙变化,镇长扫视一圈后继续说道:“这次要我们镇全部民兵参加,由我的儿子莱恩科侯爵指挥,直接听命于王子阿尔萨斯。”

莱恩科继续沉默着,他知道父亲往下会说什么,民兵营是普罗米修斯家族全部心血,父亲更害怕自己的安危,所以他会派贝尔蒂娜和法兰妮保护自己,这样一来家底都赌上了,这也是父亲最近愁眉不展的原因,父亲不知道前面会有什么危险,他唯一能做的是以备万一。莱恩科思绪拉回大厅里,父亲仍在讲话,内容大概是让莱恩科他们保护自己、保存实力等等,他看了一眼父亲焦虑的眼神,叹了口气,思绪又开始飘飞。

黑暗之门后9年——斯坦索姆战役

光明和黑暗这对孪生兄弟从泰坦创世之初便进行着殊死斗争,光明之神萨格拉斯穿行于无数个宇宙间猎杀黑暗之物,然而他最终被腐蚀了,亲手将创建的死亡天灾军团放置于无数宇宙中的一个,这个宇宙名叫艾泽拉斯。,

远征第二年,莱恩科从家乡带走的一千五百步兵和三百骑士外加后勤和神圣牧师总共两千人马的部队跟随着王子殿下,王子阿尔萨斯统领包括莱恩科在内的两万远征军奔波与东西瘟疫之地,他们清剿了位于提尔之手的诅咒教派大本营,据俘虏口供供示位于西北部人类和高等精灵的贸易城市——斯坦索姆是他们下一个目标,于是大军开往西北部。

一路上莱恩科总是有种说不清的感觉,他从没见过一种邪教能邪恶到如此地步,进攻提尔之手的先锋部队正是莱恩科的兵团,他们参与了整场战役。提尔之手是位于东部瘟疫之地的类似沿海要塞,诅咒教派使用一种未知魔法攻占了要塞后将所有驻扎官兵变成了行尸走肉般的怪物,他们进攻过程遭遇到的大部分抵抗是这种怪物,莱恩科十分肯定这些生前为了荣耀驻守遥远边疆的官兵已经死了,他们满身尸臭、高度腐烂的肢体在战斗中靠着撕咬和呕吐传播疾病作为攻击手段,被击中或者被传染的士兵逐渐丧失意识,慢慢变成跟他们一样的行尸走肉。整座要塞给人种地狱般感觉,污血遍地、恶臭冲天,诅咒教派成员用魔法把自己也改装成行尸,穿着生前教派的红色衣服,将绞碎的尸块填充进弩车向莱恩科的军队发射,他们射出的箭头同样沾染了瘟疫,总之这是一座生人禁地,连草木花朵都枯萎了。军团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代价才换来胜利,他们抓住了一批活着的诅咒教派成员,他们拒绝透露任何关于天灾亡灵的信息,几乎所有人反复重复着一句话“天佑皇冠,长生不死,罪恶之地,斯坦索姆。”

这场战斗是莱恩科生平第一次接触天灾军团,恐怖的寒意泌入心扉,这种寒意是人们对于死亡的恐惧,看着敌人毫无生机的腐烂躯体和感染瘟疫的同伴逐渐转化成行尸,包括莱恩科在内的高级指挥官束手无策。攻占提尔之手后王子下令焚烧掉这座要塞,连同“阵亡”的将士,他们损失近三分一兵力,这次战役初步奠定天灾亡灵作为人类天敌的存在登上历史舞台。

一个月长途跋涉,军团在沿途建立起一座座哨塔,为从洛丹伦补给运送补给的后勤兵休息,月底到达斯坦索姆城镇外围,展现在眼前的情景令所有人黯然失色。城镇外围农场环绕, 原本翠绿色田野枯萎褪色成黑色荒原,人们病怏怏的窝在家里,一边祈祷奇迹降临一边毫无希望着等待死亡降临。

瘟疫来自地下已经微微发绿的水脉和冒着黑色烟雾的谷仓,人们靠近这两个地方便能闻见腥鼻的恶臭,那些瘟疫感染的人们皆是吃了这两样东西,情况明了,想必城里也是这种情况,不管是谁种下的这一切或者他想要的什么,余下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受感染即将退化行尸的人们,是将他们留给那位阴谋者还是由自己亲手阻止毁灭。

斯坦索姆是洛丹伦王国通往高等精灵——银月城前线贸易城市,城里人类和精灵混居,一条大道将精灵居住的花园区和人类居住的贸易区分割为包括行政区在内的三大块,三大区中心围绕着一座华丽精致的喷池,俯览整座城镇侵透着高等精灵高贵品质和人类灵魂里细致入微的设计,这座古老美丽的城镇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在它身上发生什么恶行呢!

莱恩科手里拿着书信站在远处眺望着斯坦索姆城,他的身边跟着副官凯特.莱尔和牧师贝尔蒂娜,他看着这座城镇似乎在发出阵阵痛苦的呻吟,是啊,斯坦索姆病入膏盲,王子已决定“清理”这座城市,命令是才发下来的,莱恩科把书信递给他们俩人说道:“王子解散了白银骑士团,解除了大圣骑士乌瑟尔的军衔,书信里说的很清楚,凡是不愿参加者以叛国罪论处。”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凯特颤抖着咆哮道。

“圣光在上,我会陪着你的。”贝尔蒂娜幽婉着说,她是位经历过数次战火的女性,上次远征吉尔尼斯她一直跟随莱恩科左右。

“我们回家吧,少主。”凯特恳求道。

“我们会回去的,我向你们保证。”莱恩科说。他看着身边的两位,似是有话要说,犹豫再三还是把话噎了回去,傍晚的余辉照在三人惨白的脸庞上,修长影子延伸在冒着黑色烟雾的麦田上。

清晨第一缕曙光驱散黑夜穿透薄雾照射在大地,雾气慢慢散去,斯坦索姆城门前整齐排列着一万大军,他们的任务是清理里面十万居民,除去乌瑟尔白银骑士团和魔法师们待在后勤军营。打开城镇大门,一缕缕黑雾萦绕在建筑物之间,混合白色雾气,使人看不清城里动静。城市里一片死寂,开着的城门静悄悄的看不见一个活物,远征军抵达斯坦索姆已有两日有余,如果城内如城外一样感染了瘟疫,按照感染瘟疫的人类转换行尸的速度,此时的斯坦索姆早已是座活死人之城。

莱恩科抽出长剑,示意向城镇进发,部队举起盾牌护住全身,露出带着头盔的脑袋,一副大战临头的样子。走进城镇,宽阔的大道映入眼帘,大道上横七竖八躺着一些人,还有一些来回踱着步子的行尸,感觉到活人靠近,躺在地上的人缓慢的站了起来。莱恩科示意前排步兵抽出长矛,将靠近的行尸戳倒在地,由后排牧师吟唱神圣魔法里的安魂术释放行尸的灵魂,行尸倒地后便不会再爬起来,这是提尔之手战役学来的对付死灵魔法的技巧。

莱恩科指挥着部队朝城中心挺进,身后留下一具具尸体,莱恩科知道城镇里大部分居民聚集在三个大区里,三个大区是王子殿下指挥的圣骑士团在战斗,那里才会是最为惨烈的地方。居民区那边偶尔能听见绝望的惨叫声,偶尔会有尚未转化的感染者呼喊着跑到中央大道,莱恩科留守的部队会迅速杀死感染者,他偶尔还会看到零星的房屋冒着火焰,火焰从一座房屋窜到旁边的房屋。清理中央大道的任务半天就完成了,莱恩科看了看跪在墙角一会儿呕吐一会儿哭泣的凯特,又看了看旁边正在吟唱神圣魔法的贝尔蒂娜,贝尔蒂娜脸上的血色比昨天更加惨白,像躺在地上的行尸。这时莱恩科身旁突然响起熟悉的音乐声,是托尔大叔弹奏的竖琴,只见托尔大叔站在喷泉边,喷泉内已经填满尸体,原本精致华丽的喷泉散发着尸体恶臭和遍地红色血液。托尔大叔弹奏起莱恩科耳熟能详的镇魂曲,一时竟使莱恩科忘记了身在何处,他好像回到了家乡,在丧钟镇酒馆里品着甘甜的美酒一边阅读一边思考,等待酒馆打烊后在朋友或亲人陪伴下回到家里。

屠杀进行了一天一夜,尸体堆积起来淹没了整个中央喷泉,随处可见腐烂的尸体——城墙边、大树上,有人类的、有高等精灵的、有狼人的。屠杀至后半夜从三个区同时燃起了大火,火光直冲云霄,军团迅速撤离斯坦索姆城,到第二天清晨,斯坦索姆已是一片废墟。

黑暗之门后11——洛丹伦之殇

十万个永远无法安息的灵魂游荡于斯坦索姆废墟之上,斯坦索姆战役是人类和高等精灵永远的噩,两年过去了,策划和实施瘟疫屠城的黑手仍蜗居幕后,人们只听说他是遥远冰岛屿的统治者,他的名字叫巫妖王。

王子阿尔萨斯带领乌瑟尔和大部分神圣骑士团将领在斯坦索姆之战后远征遥远的冰雪岛屿,为调查和惩罚将瘟疫带给洛丹伦的罪魁祸首。王子走后的第一年从天边飘来一座奇异要塞,有证据显示要塞正是来自遥远冰雪岛屿——诺森德,要塞停在斯坦索姆上空,人们从没见过的各色各样死灵怪物从斯坦索姆上空如潮水般涌来,要塞被后来的历史学者命名名为纳克萨玛斯要塞。

第一年里东瘟疫之地迅速沦陷,人类军团在强大的天灾亡灵面前不堪一击,战线推至西瘟疫之地,人类联合所有能联合的力量在西瘟疫之地建立起一座巨大的地面堡垒——安多哈尔,来自南方艾尔文王国的人类、丹莫罗的矮人、北方银月城的高等精灵组建起联盟共同在此抵抗天灾军团的入侵。

莱恩科被任命为驻扎在安多哈尔人类军团总指挥,从斯坦索姆一路走来莱恩科历经血腥风,从保卫北地哨塔、皇冠哨塔、东墙哨塔战役到阻击考林路口、索多尔河之战,凯特.莱尔就死在考林十字路口,两年前从家乡带出来的两千多亲人如今已所剩无几。

莱恩科和贝尔蒂娜一同站在矮人使用钢铁技术加固的城墙上,莱恩科手里握着一封从洛丹伦发来的书信,他背对着贝尔蒂娜说:“凯特的死我无能为力,事实上我们每个人能活到现在皆是不宜,贝尔蒂娜。”

“我明白,我只是无法释怀。”贝尔蒂娜低语。

莱恩科同样无法释怀,更让他们难过的是莱恩科亲手杀死的凯特,他不愿意回想亲手终结躺在自己怀里身中死灵转换魔法的凯特。那是一年前的一个黑夜,考林路口被火焰魔法照的通明,天上石像鬼和飞行蜘蛛像一个个鬼影盘旋着伺机袭击地面上的目标,地面食尸鬼和行尸发起一波波冲击。莱恩科指挥骑士团阻击地面进攻,他的妹妹法兰妮率领魔法师使用火焰魔法抵抗着天空威胁,战斗间歇着持续了一夜,撤退时莱恩科在一处掩体坑道内发现了凯特。凯特所率领的步兵团全部阵亡,他与一位邪恶的骷髅法师战斗时被死亡缠绕击中,如果不杀死凯特,他将复活为能使用召唤术的死亡骑士。

莱恩科爱慕贝尔蒂娜,贝尔蒂娜暗恋凯特,愚钝的铁匠之子到死无法理解,或者说他对爱情一窍不通,凯特的死打破了三人原本复杂的关系,却将死亡横加在爱情之上使他变成莱恩科和贝尔蒂娜无法逾越的鸿沟。贝尔蒂娜的笑容令莱恩科着迷,远征之初他们三人间偶尔流露出笑容,斯坦索姆战役后他们三人间更多的是沉默代替言语,考林路口之战后贝尔蒂娜脸庞似乎一直阴云密布,莱恩科再未见到令他迷恋的笑容。

“王子从遥远的诺森德回来了,王国要远征军派一名军官前去迎接。”莱恩科扭头看了一眼,“贝尔蒂娜,你能去一趟吗,顺便回家乡看看父母或者替我给凯特扫扫墓。”

“那你呢!”贝尔蒂娜问道。

“这里离不开我,你知道,东部瘟疫之地战事频繁,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安静不少,所以我希望你回去休息一段时间。”莱恩科将好意说了出来。

“我是说谁来照顾你呢!”

“法兰妮,你走了不是还有她陪伴我吗!”莱恩科笑着说。“这封书信是正式命令,晚会儿我会将这里的情况以报告形式一同让副将交给你,今晚就回去吧。”

莱恩科想拥抱他心爱的恋人,可他只是转过身,礼貌的亲吻了贝尔蒂娜的手,莱恩科永远无法想到和接受的是这一吻即是永别。从冰冷诺森德回来后的阿尔萨斯王子在伦丹伦国王大厅刺杀了他的父亲——现任国王米奈希尔三世,他打开了传送门把诺森德与洛丹伦暂联结起来,他召唤了位于东瘟疫之地的纳克萨玛斯要塞,天灾亡灵通过传送门和要塞顷刻间降临这座守卫森严的首都城市,摧枯拉朽般毁灭了这座拥有几千历史和几十万居民的古城,似乎一夜间,洛丹伦王国崩溃了。

位于安多哈尔的联盟军团只能放弃堡垒搬师救援,高等精灵眼看洛丹伦王国万劫不复,脱离了联盟回师银月城,忠诚的人类联军和矮人军团建议莱恩科从北部沿海撤离洛丹伦王国。他惦记贝尔蒂娜的安危,家乡的亲人危在旦夕,莱恩科想要尽可能拯救更多人,他清楚王国已经完了,天灾军团完全腐蚀和占领提瑞斯法林和东西瘟疫之地只是时间问题,莱恩科恳求暴风城军团和丹莫罗矮人军团协助他拯救王国剩余的民众,联盟军最终决定背水一战。

黑暗之门后11年——耳语海岸大撤退

生活在艾泽拉斯的人们想象不到这个遍地危险生物的大陆到到底还有多少苦难等待他们,兽人、巨魔、狼人、食人魔、海盗一个个张牙舞爪想要撕烂人类脆弱的精神,人类勇敢的战胜他们,为自己赢得一丝生存之地。天灾亡灵这个新生的恐怖力量不费吹灰之力之力毁灭了北方大陆上的古老王国,令银月城的高等精灵和艾尔文王国的人类心底生寒,也令所有生活在艾泽拉斯上的活物胆寒,死灵魔法可以将一切生命转化成不死形态的力量第一次展现在人们面前。

洛丹伦沦陷一星期后,王国活着的人类大部分聚集于背靠耳语海岸的阿加曼德高原,这里群山环绕,仅有南面两条曲折的小路可以下山,易守难攻。联盟驻扎在阿加曼德高原等待来自暴风城的海上救援,首先等来的不是飞艇或者帆船,而是天灾亡灵大军。

五天前莱恩科率军抵达洛丹伦,那里已是一片废墟,看不见一个活物的影子;三天前莱恩科抵达家乡丧钟镇,全镇居民感染了死灵瘟疫,转化成行尸的镇民在街道或房屋间漫无目的的游荡,莱恩科下令清理了所有镇民。他在尸山腐肉里寻找贝尔蒂娜的身影,莱恩科的心里充满了绝望,几天前去迎接阿尔萨斯王子的小队有去无回,小队里有贝尔蒂娜和他的副官,他的副官的任务就是保护贝尔蒂娜和将其安全的送回自己身边。

半轮圆月斜挂在夜空,黑色的死灵魔法使原本黑暗的夜空更加深邃,莱恩科坐在床沿看着睡在上面的美丽少女,她是莱恩科的妹妹法兰妮郡主,她已经跟死灵怪物战斗了一天一夜,今晚莱恩科守护着她的安全。一阵强烈的地震传来,那是天灾军团远程绞肉车投放的肉块击打矮人搭建起来的堡垒,地震呈规律的三个小时一次,三个小时是重型远程绞肉车装填一次需要的时间,同时也是天灾亡灵进攻一次的间隔。

莱恩科按住妹妹起身想要继续战斗的肩膀,吩咐她躺在床上休息,莱恩科出去查看战情。这次进攻的主要方向来自天空,其次是从两条上山小径冲击前沿阵地的缝补僧恶和沿着山脊爬上高原妄图偷袭平民的食尸鬼,联盟军阵地紧致细密,阵地外围兵团重重将几十万平民围在中心,军团的首要任务是保护仅剩的洛丹伦子民。

莱恩科站在堡垒前沿指挥战斗,矮人修建的钢铁堡垒堵住了两条上山小径,钢铁堡垒延绵数公里,依托天险横隔在南方山脉,像一座天神的钢铁之盾阻挡着天灾亡灵大军的攻势。

莱恩科望向头顶,狮鹫骑士团正跟天灾亡灵的石像鬼和飞行蜘蛛殊死搏斗,半空不时闪现狮鹫骑士召唤出的雷电魔法;莱恩科着眼后方,魔法师召唤的火球或冰箭直冲云霄,弓箭手也瞄准低空飞行的天灾亡灵;莱恩科俯视下面,墙角已经堆满了尸体,大部分是缝补僧恶被被斩碎的尸块,恶臭冲天的绿色血液沿着小径一直往下流。人类和矮人联盟军坚毅勇猛,这波攻势跟前几波一样抵挡了下来,莱恩科命令人类军团清点伤兵、清理战场,就在这时巨大的震动从远方突然响起。

莱恩科极目眺望,只见远处一个巨型缝补僧恶正朝这边走来,巨型僧恶远比普通僧恶高大几百倍,胸口正好与堡垒平行。莱恩科待巨型僧恶走近,他看到无数只人类手臂在巨型僧恶全身上晃动,巨大的嘴里站着一个身披盔甲的死亡骑士,莱恩科看不清那个人面貌,很显然,是那个死亡骑士操纵着巨型僧恶。

巨型僧恶越走越近,靠近山脊边一拳击中钢铁堡垒,立刻在落拳处呈现一个大豁口,又振臂下砸,钢铁堡垒断为两块。莱恩科意识到最危险的时刻到了,堡垒一破,天灾亡灵重型绞肉机发射的感染瘟疫的肉块将直接落在中心区域,他们所有人将在僧恶潮水般的进攻下灰飞烟灭。莱恩科和几十名圣骑士纵身跳上巨型僧恶的手臂,莱恩科施展月影之虚瞬间移形至肩膀上,落脚之时切除肩膀上伸出的手臂,回过头来看到跟着他跳下的圣骑士们大部分被手臂拖入僧恶体内,有的正在肉缝间挣扎。莱恩科顾不上施救,他必须速战速决,再让巨型僧恶对钢铁堡垒破坏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莱恩科位于巨型僧恶头部左边,从他的方向看不见嘴里的死亡骑士,莱恩科劈开左脸的碎肉闪身进入里边,他要尽全力杀死指挥者,哪怕玉石俱焚,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指挥巨型僧恶的死亡骑士是贝尔蒂娜。

一时间悲伤、凄凉、绝望等等感情同时冲击莱恩科的大脑,他身影来回晃动了下,莱恩科极力控制着自己,手握长剑发动起月影之虚刺向贝尔蒂娜,贝尔蒂娜闭着眼并不躲闪,长剑在贝尔蒂娜身前反弹回来。他围绕着贝尔蒂娜周身连刺数剑,贝尔蒂娜笼罩在一片黑色魔法结界里,莱恩科的长剑无法穿透。莱恩科苦思冥想如何破除黑色魔法结界,一个大火球击中魔法结界,结界消失无形,莱恩科立即挥舞长剑刺入贝尔蒂娜的心脏,贝尔蒂娜倒下同时巨型僧恶趴在钢铁堡垒上一动不动。

击中黑色魔法结界的是法兰妮郡主飘在空中发射的神圣火球术,法兰妮郡主从进阶魔法师至高级魔法师途中研修了神圣魔法,本已透支的身体再也支持不住飘在空中同时施放神圣魔法和火焰魔法,像儿般落了下去。莱恩科抱起倒在地上的贝尔蒂娜,迅速离开巨型僧恶之口,接住落下的妹妹,稳妥的降落在钢铁堡垒上。莱恩科看着怀里的两位漂亮的女孩,分别是自己最爱的人和最爱自己的人,在这炼狱般的战场上,他的眼泪静静的滑下脸颊。

莱恩科废除了他的副官,将其贬为一名普通士兵,原因是没能看顾好自己的妹妹。莱恩科使用神圣魔法净化了贝尔蒂娜的尸体,使她不会再起来操纵巨型僧恶。

战斗暂时停止了,三个小时候后重型绞肉车再次发射肉块时,东边初升的曙光穿透黑色死灵魔法照在一片血海的战场上,同时为莱恩科他们带来了北方的援军,远方海上无数的战船和天空密密麻麻的飞艇。飞艇飞至战场上空,向山脊下的天灾亡灵狂轰滥炸,支援的狮鹫骑士统治着天空。人类和矮人联盟撤退的时候到了,为了防止天灾亡灵支援,平民和伤员通过飞艇优先撤离,位于海面战船上的奥数魔法师打开数个传送门同时撤离战士,撤离行动持续了整整一个上午。

黑暗之门后12至20年——无尽之海、暴风城、密斯特曼托庄园

对于饱经战火的人们、对于拯救绝望之境的联盟军团,英雄是格外受人尊敬的,莱恩科和他的妹妹成为了备受推崇的英雄,对于将要逃亡至艾尔文王国的洛丹伦子民,莱恩科成为了他们的精神寄托。

莱恩科带领洛丹伦子民归顺艾尔文王国,黑暗之门后13年,历经半年的遥远航行,莱恩科和他子民穿越无尽之海终于抵达了新的家园

暴风城是艾尔文王国的首都,在那里传奇国王瓦里安.乌瑞恩接待了莱恩科和几十万洛丹伦子民。

黑暗之门后15年,莱恩科任艾尔文王国第三集团军总指挥,驻扎于南方暮色森林的密斯特曼托庄园,莱恩科的妹妹嫁与国王瓦里安.乌瑞恩,成为了艾尔文王国的王后。

黑暗之门后20年,莱恩科公爵坐在西部荒野的一个海岸边,面对无尽之海另一边的家乡洛丹伦王国,他的身边坐着一位比她年轻的女士,女士拥有生前所有和莱恩科在一起的记忆,但她不记得关于自己的一切,这位女士是贝尔蒂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