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女其姝

2014-08-03 11:32 | 作者:淯影 | 散文吧首发

她轻声的说,他静静的听:“我的家乡是一座山城。天里,你来看吧,青的山,绿的树,挥洒着诗意的韵致。宛如一位风姿绰约的美少妇,令人神往。”

她娓娓道来,他如醉如痴:“春淅淅的清爽时候,你来吧。四周像有云雾在朦朦胧胧着,飘来荡去。雾中的山城隐现,像披着一层轻纱。透过轻纱看,山凝绿;流动的绿。由远及近,在你的眼前跳跃着、鲜活着。”

他神思飘渺,星眼迷离。“我相信我相信!可是只有遇到你后,那里才更有魅力吧?说来惭愧,我还没有去那儿玩过呢。不是那儿没有过漂亮的女同学,有,只是不是心有所系的人儿吧?是谁说过呢:喜欢一座城,是因为上一个人。从今儿开始,那里会因你而有了灵气,会时时萦绕在我的里啊。”

那一年,那一天。春寒料峭,小初霁。在南阳参加过白河笔会活动,漫步在淯阳头白河岸边的小公园里,天蓝蓝,树妖娆,心旷达,神飘逸,心情与迷梦齐飞。

他们谈到古诗词赏读,谈到于丹的《丹韵词音》,谈到当今的古诗词写作。

她说:“我收藏有国印周老师的《尧山撷翠》,心里好惊喜呢。他的书捧在手里,就像捧着一块质地极好的和田玉。真个是朝夕把玩,爱不释手啊。

同样是古诗词,你看人家国老师写的,自然清新,动静结合。描绘出一幅温馨而又祥和的画面。“

伊诺这一天,上身穿了件格子呢绒西服,下身着紧身保暖黑裤,外罩黑色迷你裙。越发显得清新活泼。说到这里,故意清了清嗓子朗声吟诵道:

”咳,

雪花飘的匀,新年趣味已生津。

剥葱已觉指端辣,炖肉还需姜桂辛。

翁媪乐,子孙亲,宠猫爱犬也含颦。

天伦喜降农家院,少长欢心满脸春。”

邹建忙说,“好词好词!经你这么一读,更添生活情韵!写出了我们能够感受到,却表达不出来的意境啊!如果你是那红袖添香,我愿意一辈子终老农村哩。”

本来他俩,相跟着漫步在园中石砌的小路。这个时候,邹建逮着个机会,轻捉了她的纤纤手,情意绵绵的看着她说道:“我也在网上搜到过国老师的文字,是这样的——

依稀记得柳塘西,

挽臂步长堤,

那头乌发,

那双杏眼,

语怯声低”。

伊诺见那呆子觑定了自己看,脸颊上不由得一朵红晕升起。却见她把邹建引到一棵小树下,然后狠命的一脚跺到树干上,抽身撒腿就跑。哈哈,没等邹建反应过来,雪团已经飘落的他满身雪白如花。

邹建见状,弯腰揉起小雪团,就往伊诺方向砸去。一场久已没有玩过的雪仗,温柔开始。可是,有一次,她发现邹建明显没有掌握着力度,砸的自己屁股好疼。就趁势弯腰蹴下,嘤嘤的啜泣,好伤心的样子,喃喃说:“你欺负我”。

邹建赶忙跑到跟前,小心赔着不是。说着:“不敢了,不敢了。原谅我太喜欢你,而没有顾及好方式。”

伊诺说:“你啊,太坏了!砸的人家身上生疼。谁让俺无端的心儿也为你好疼好疼呢?”

邹建轻揽伊诺入怀,轻吻去她眼角委屈的泪花。说着温柔的情话:“你就是既好看又让人温暖女人,是那种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你这一种的,这迷人风韵啊!”

邹建贴身近观那女孩子的美丽,秀发丝滑。他平息静气,在伊诺的耳廓领口,似吮闻到一种温润,馥郁的香气,冉冉飘拂着。他分明感觉到伊诺的微笑宛若一颗上滑的音符,眼波中流淌着桃花般醇美的甜蜜。

他叹息着说:“伊诺,你是从唐诗宋词里走到我心里的女人,你是一首婉约宋词的化身,我好喜欢你好喜欢你”。

伊诺双臂环绕着邹建的脖颈,谛视着他满是爱恋的眼睛,娇媚万端的回应道:“你就是一望无边的潺湲流过的白河水,是我永远也走不出的风景。我愿,在你的包围中幻化为无形。”

(尾声)

伊诺,是个文静如水,秀气盈人的女子。情似淡淡 的茶水,意如徐徐的茶香。

静静的下午茶,茶香氤氲中,一个曼妙的女子,偎蜷在在窗明几净的大客厅的一角。粉红暖意的大沙发里,手捧细茶盅,轻啜慢咂一份闲适。诗情画意的人儿,荡漾在轻快欢愉的音乐声中。她就是伊诺。

和邹建谈起巴乌斯托夫斯基的《金蔷薇》,不仅仅是在回味一个动人的故事

她说:“感动于巴氏要给一切走进记忆和牵念的东西,以呵护、珍重、依恋、疼惜、感恩美好情怀。”

她轻吟《金蔷薇》里的名言:“每一个刹那,每一个偶然投来的字眼和流盼,……白杨的飞絮,或静夜水塘中的一点星光——都是金粉的微粒。”然后评析说,所有在我生命过往中的停留,都是人生命中弥足珍贵的东西啊!

邹建就想到了诗经的句子

“静女其姝,俟我於城隅。

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

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又想到了在白河边收到她签名赠书的情景。

邹建含笑应道:“含羞不语浅笑嫣然的伊诺啊,你在城脚边约我相见,把天然娇艳醇美沁香的书送到我的手里。佳美的人儿手赐的宝贝,怎不叫人神眩目迷呢?”

邹建就决心,以“呵护、珍重、依恋、疼惜、感恩”的美好情怀善待它,包括那美轮美奂的人儿。在自己的生命中,一直着……

———读杨静《行吟山水间》

淯影QQ47198949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