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杨花五月

2014-07-31 23:02 | 作者:二年 | 散文吧首发

操场上白衣少年还在,熟练地勾手投篮。晶莹的汗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短的刘海被打湿而扁塌下去。你抱着书匆匆走着,忽然篮球一个抛物线丢来,你揉揉肿红的额头,刚要抱怨,少年便跑来,朝你羞涩笑笑。而后脸上泛起喷薄的红晕飞也似的跑开了。软绵的杨花落在你苍白唇间,勾起妖冶的笑。你加快了步伐,向教室走去。

年少,如斯少年。若干年后,是否还有那么干净的少年在你燥热的午后,抚着额头、拽着衣角、咬紧嘴唇,跟你说声:对不起。

便再也不会了。

无奈的在三尺课桌,八尺作业中争渡、争渡。多想泛舟从此逝,沧海寄余生,只是想那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词语折磨着你。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明天的太阳,怀抱着老师家长给的“满腔热血”和“沸腾的报国热情”奋斗在祖国建设的一线。我多想对我亲的伟大的祖国说声: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可是我还是使劲搓着朦胧的双眼,再使劲睁着听老师讲漫天的公式。做梦似得听他云云一通,继续和周公约会。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很累。五月,我很累,气喘吁吁的累。

老人道: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杨花自古命薄多怨,如少妇在闺中幽怨自怜。且说我们,抛家傍路,想着童年欢乐的玩伴和家乡袅袅的炊烟离家求学。没人问过我们是否想,看似我们风光无限了呢。只有足下这片土地不卑不亢,不悲不喜的土地万年默默地看我哭、看我笑,不知大滂沱,泥泞了多少人的前方,蹉跎了多少人的岁月呵。这场名为中考的大雨,叫嚣着、淹没了我们。我们不会泅水,只能挥动几下胳膊,沉下去。这么多考试失利砸向我,然后笑着,就流下泪来。瞧,你在别人心中多坚强呐,都没人跟你道声:没事。在他们看来,你是那样无所谓,只会没心没肺的笑。是的,你的悲喜与别人有什么关系;你于世界又有什么关系!老人又说: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是呢,家乡杨花落尽,子规应该啼鸣了吧?盘虬的枝干该挣去腐烂的外衣了吧?而那郁郁的叶子,是否还婆娑在风中,噙着春泪,等我归来?对不起,我又哭了。五月,我哭了,深辗转反侧时,偷偷的、就流下了泪来。

可总还是要走下去。

瑟瑟清晨醒来,对自己说声:还要继续啊。只要还能拿得起笔,写的下字,就还要继续啊。很喜欢这样一句话:那年最难的习题,不过短短几行笔记。笔尖在纸上缓缓淌下群蚁排衙的小字,写着写着,时间就那么过去了;写着写着,我们就那么过去了。

梳着自己剪不断的愁绪,看着窗外大好的阳光如碎汞般洒下恍若名珠的经年。五月,杨花飘飘落落。我们坐在这里,看着黑板上距中考还有几天的字样,那个负责减日子的小胖孩,你究竟还要偷走我们多少已不多的青春呢?

坐正身子,静静的听老师讲完这节课。窗外阳光正好,少年,吟鞭扬马,何处不启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