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秦淮楼,等你与我一起书写岁月长久、

2014-07-31 10:29 | 作者:云隐 | 散文吧首发

秦淮雅阁,六朝遗韵。乌衣陌巷,王谢旧堂,尽付烟茫茫。故,愿温酒一壶,待德贤同聚。畅百家思言,继魏晋风流,摹明清奇书,赏当世风雅,将平生惆怅,替之以一觞一咏,一纸一墨。

一宵冷雨葬花万千,潇湘小院;

一枚棋子闲敲灯间,静待圣贤。

一所陋室草色入帘,阅经调弦;

一点浓墨漫浸红笺,十年如念。

墨客羁旅心,于是:

品一杯淡茶,也吟江南烟雨天,杨柳风入帘;

饮一樽浊酒,也唱关山朔风凉,大漠孤城荒。

青衣起舞,孤影清绝,身在江湖心向诗书,时间将年少谱成歌谣;

长琴素袂,独坐幽篁,身处红尘不如悟禅,佳曲邀山间明月相照。

往事皆成韵,轻问:

是谁抖开手心一柄扇,半世风流,皆付碧水与青山?

是谁凭着兰舟一双桨,斜阳青柳,醉卧芦丛惊鹭滩?

是谁饮下温酒三百杯,千金散尽,仰天大笑自颜欢?

是谁孤山植梅放白鹤,疏影横斜,司山赏月云水间?

人生,词寄情长。

因此情窦初开,偏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因此山远水长,偏爱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因此劫数莫测,偏爱回首萧瑟处,烟雨任轻生。

万般皆寂寥,不如茶酒一杯秦淮小坐。

且往江心听一曲琵琶,看蔻丹妖娆染红了指甲,转轴拨弦,诉心事无限。

轻拢、慢捻、复挑,一醉一动间,额前青丝落缓,不说含蓄隽永,也是委婉动人。

而船外皓月倾洒河面,涟漪微荡,又撩拨了谁的不自思量?

白衣胜,风月无边。

一笔在手,江山万年。

墨书丹青,古韵流长,一点一划地写在透骨生香的宣纸上,且叹吴钩拍遍,英雄气短。本该征战沙场的年代里,只能挑灯看剑,也罢也罢,不如衷情尽付字里行间。

青灯小添,古卷微翻,一字一句地铭记在万物空明的心头,且感古人风骨,风韵犹存。隐约可见秦时明月皓荡,大汉关城如铁,尽兴尽兴,我族千秋万世敌寇难犯。

诗书之境,既可金戈铁马,也可秋水生烟,既可淡如清茶,也可浓如烈酒。

转驻秦淮河畔,淡看千年起伏,兰亭行书。文人墨客带着一身落寞,在这十里秦淮微凉迷离的色里,赏画舫丝竹、感人世起落,沉淀嗔痴怨怒。

那一刻,所有执念皆成了过往

且想晓风残月的柳岸,想华灯初上、歌声回荡,想十里长提、六朝楼台......

且看薄命红颜在飘摇的烟雨里长袖漫卷,舞尽朝代婉转与缠绵,留下倾城美谈,

而谁的眉眼温暖了帝王的薄寒,谁的素手又痴情了卿相的酒盏?

有的灵魂漂泊了太久,此方秦淮,无关风月,只是归宿......

秦淮楼

我效清都山水郎

司山布水傲楚狂

会琳琅 泛荷塘

秋游枫巷 敛梅香

若心安放 秦淮楼上是吾乡

遥想 当年剑挽千里霜

思畅 一夜长安雪苍茫

青丝绾愈长 渐觉岁月

尘埃尽东墙 淡看南城荒

陌上枯蝶曲未央

帘外春深瘦海棠

怎敌三杯两盏酒满觞

不如秦淮楼上卸红妆

百转凭栏听潇雨

千回弦起天涯

且留 清都兰舟载风流

且书 秦淮楼上浮生姝

闲伴琵琶和箜篌

饮待月上柳梢头

归途 乌衣巷口无人留

吟诗百首 余韵自可酬

笔墨千秋 洛阳纸相候

如果你喜欢清浅的文字,就请来秦淮走走。

我在秦淮楼,等你与我一起书写岁月长久。

有意访我秦淮者,+q:57617108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