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里谁知壮士心

2014-07-30 17:26 | 作者:逐梦芳尘 | 散文吧首发

近日,我复习并读背了辛词36首,可谓感慨万端。梁启超说:“回肠荡气,至于此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确,辛弃疾继苏轼之后,把词推向了一个无人逾越的高峰。从内容上来说,他把国激情贯穿始终,创作了大量名篇佳作,仅此一点就无人可比。从艺术上来看,他风格多样,集豪放与婉约与一身,动如猛虎,静若处子,笔力千钧,游刃有余......而其词用典多,想象奇,感情深,无疑是最突出的特点。

我常想,作者写诗,写词,写文,其实是把自己的心一点一点地转化过去,每一个字都是作者血液的流淌。而我们读的时候,再从血一般的文字里走进作者的内心,继而拥抱它,融化它,变为自己的血液。读文的过程,就是一次灵魂升华的过程。

稼轩在青年时代曾有过生擒叛将张安国的壮举,可谓英雄盖世。如果给他一支劲旅,我相信,他也能“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他一生的理想就是收复中原。“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是,在那奸臣当道的年代,他注定无用武之地。

中国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忠奸斗争史。在斗争中,又总是奸臣占着上风。社会永远都是正不压邪,谁又能改变呢?他很希望铲除那些奸佞小人。“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然而又没有那种力量。像我等之辈,如果做了官,我想一定也是个贪官,因为我们常常随着别人的意愿办事。出污泥岂能不染?要不染,就把你蹬一边去。要么随波逐流,要么遭受排挤,你就看着办吧。稼轩毕竟不是我等之辈,宁愿遭受排挤,闲居在家,也不与权奸同流合污。

下有奸臣,上面难免不会有昏君,否则,奸臣能成气候吗?不过,大奸若忠,也不是人人都能看出来的。所以只有明君才能识别。而偏安一隅的南宋小皇帝,自然不是明君。他们不仅重用奸臣,而且不思靖康之耻,一门心思地走投降路线。志士仁人,多么渴望明君出现啊。望而不得,寄托于词;“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生子当如孙仲谋。”想当年,孙权坐镇江东,曾大败曹操和刘备。而今“千古事,灰飞烟灭”,徒令人感慨而已。

当英雄报国无门之时,免不了要寄情于自然。暖花开,江南的美景可以安慰一下那颗饱经沧桑的心了。“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多么悠闲自在啊,可心里又禁不住想到了那些当权者,自己被排挤之后,只能在田间地头寻找乐趣了。“城中桃李愁风,春在溪头荠菜花。"

在寒冷的晚,词人被青山唤来,夜坐清溪旁,他读着《离骚》,想着为国而死的屈原,思绪万千。而伴他夜读的,只有一轮明月。“明月山头来,本在天高处。夜夜入清溪,听读离骚去。”而他的心也随着那轮明月升上天空。

除了自然之境愉悦身心外,淳朴善良的劳动人民更是给了他无限地安慰。“笑背行人离去,门前稚子啼声。”多么伟大的母爱啊。“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多么和谐的夫妻啊。“东家娶妇,西家归女,灯火门前笑语。”多么富有情趣的农家生活啊。愈是伟大的人物,就愈接近劳动人民,其作品愈是反映人民的心声。

尽管词人身在朝廷之外,可依然怀着报国之心。而统治者呢?“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千里马被弃置,只好消磨时光。“儿辈功名都付与,长日惟消棋局。”但一腔热血却依然沸腾,他常把杀敌的宝剑拿出来,想着上阵立功。“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但是,没有人能够理解他。“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但真正的志士不会因此而改变,他要坚守自己的信念,至死不渝。“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

时光易逝,功业难就,好多人是经不起长期磨难的。君不见有很多官员刚开始时也是踌躇满志,可在经受挫折之后,也就随波逐流了。在长期的闲置中,词人也渐渐染上白发。“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发苍颜。”“白发宁有种,一一醒时栽。”“春风不染白髭须”“可怜白发生”。词人感觉理想难以实现,禁不住也有归隐之心了。“倦游欲去江上,手种橘千头。”“书咄咄,且休休,一丘一壑也风流。”“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然而他真的能归隐吗?其实,他依然在期盼着朝廷的召唤。“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可最终,朝廷也没有真正的起用他,在他登上健康赏心亭,望着北方沦陷的土地,想到山东老家的人民还在金人的铁蹄下,而自己却有力无处使时,禁不住热泪盈眶。“倩何人,换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英雄虽然谢幕了,但他的词却留了下来。我们今天重读,又能否真的参透他的心呢?也许有人会说,他的理想早已实现了。如果从国家统一来说,他的理想是基本实现了,但国家富强了吗?官场清廉了吗?人的本性改变了吗?惟愿“词里一颗壮士心,英魂常驻天地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