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内心的声音

2014-07-28 09:41 | 作者:云山秀水 | 散文吧首发

七月流火,周身燥热,让人烦躁不堪,坐卧不安。烦躁中,突然一个空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如空谷传响:“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我一下子安静下来,我知道,这是海天佛国的普陀山在呼唤我了。于是,打起行囊,没有向单位请假,也没有告诉家人,就直奔梵音缭绕的普济禅寺而来。

大火流金,而普陀山却清风穆然。所以来到普济禅寺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牌坊前时,已经是身心清凉了。

立足在上书“观自在菩萨”五个大字的影壁前,想观世音菩萨的悲智双圆,或观世音,或观自在——悲也罢,智也罢,在世俗里愚鲁如我,能在大慈大悲的菩萨这里得到一丝的启智和点化,就是人生的最大造化了。

所以,在放生池边,凭栏临风,观湖心亭玲珑卓立,赏荷花盛开,荷叶田田,看碧水涟漪,锦鲤游泳,头脑中一阵恍惚:三横跨池上,连通禅院与世俗,是不是内心的佛慧与尘俗亦在这里被断开而又相连?

既然如此,那么就在进入普济禅寺之前,先“请”一件僧式黑色纱袍穿上,再把行囊换成僧黄色挎包,最好是手中持一串佛珠,粒粒捻来,怀着一颗虔诚的心,走进普济禅寺,走向观自在菩萨。

可是,“三解脱门”的正山门却紧紧闭着,非帝王与重大法事不开。僧俗众人只能从东西两门进出。而且与其他汉族寺院不同的是,普济禅寺供奉在三门口的不是笑口常开的弥勒菩萨,而是御碑殿。这一切只因为其与几位帝王有关。我手持佛珠粒粒捻来,心里默念道,普陀山的佛慧,普济寺的禅修,已经淘尽历史的沉淀,帝王也好,百姓也罢,在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这里,不过是一段佛缘,不过是一番因果。他们和众多善男信女一样,只不过是观自在菩萨的一个信徒罢了。

所以,在天王殿,看到弥勒菩萨光首笑脸的神态,一切都坦然了。尤其是看到他大腹便便手拿布袋的样子,就更觉得自己有关帝王想法是多么可笑。

大圆通殿宏大巍峨,面阔殿深。观音菩萨正中端坐在莲花座上,全身金黄,眉清目秀,慈祥含笑。右手擎一枝平开莲花,左手以横臂挡胸,指成兰花。观音菩萨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圆通,她听到苦难的呼救声便能眼观而现身,而她现身教化世人时会以三十二个不同身份现身说法。观音三十二应身分列东西两侧,众俗人在这里找自己的上世前身,来寻得一种轮回的因果。

师傅告诉我,我的上世是大自在天身。

师傅没告诉我何为“大自在天”,我只是从字面来理解。如此,倒也符合我的现状:不向单位请假,不告诉家人,手机关机,欲身自在——其够随意,也够自在。

恰逢斋饭时间,既有此佛缘,就在普济禅寺用斋吧。斋饭打来,我像其他施主一样,先闭目打手祷告,然后才用斋。真的很有佛缘,斋饭非常合我口味。于是我默想,我前世是不是真的有一段佛缘在身?

在这清净佛地,虽然只是简单的走一遭,灵魂深处却受到重重的撞击。俗事冗赘,追逐名利,蝇营狗苟,劳碌一生,何其悲哀。想到此,我突然感到人生竟如此虚妄:富可敌国如何?功成名就如何?衣锦还乡如何?一切皆如幻。呜呼,“观其音声,皆得解脱”,观世音菩萨救我。

出得寺门,一家名为“禅意”的茶馆吸引了我。进入茶馆,迎面而来的是缭绕的清凉佛曲。音乐舒缓,磁性的唱经男中音,空寂悠远,穿透人的灵魂。像一片明净的光轻轻掠过,又像一缕和煦的风微微地拂过,让疲惫沉重的心,忽而变得轻了淡了明了净了。一角,有一个师傅在品茶,我坐在他的对面。师傅告诉我,佛讲五蕴皆空,而唯独对茶空不了。佛讲人生一世草木一生,拆的就是这个茶字。喝茶不是为了解渴,而是为了清心。人和茶都有生命,用心经营,才会有禅意的人生,耐心冲泡,才会有禅意的茶香。而人在这清净的佛地品茶,不仅会悟出人生的哲理,也会品出不一样的茶香。

我细细的品味着师傅的论道,踽踽的来到海边,静静地坐在海边的岩石上,看傍晚海水淼淼,听暮色里海涛声声。少顷,又传来寺院里暮鼓的声音。此情此景,似曾相识,叫人心静,叫人心清,只觉得好轻松,好安宁。哦,我明白了,我一个人独自来到这里,不正是要听这些声音吗?在普陀山,在普济寺,你不仅能听到海的声音,佛的声音,还能听到发自内心的自己的声音。

能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这就足够了。佛今天就是这样点化我的,我想。

2014-7-1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