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北极星

2014-07-21 07:04 | 作者:温暖同行 | 散文吧首发

时候秋的晚,奶奶带着自己用麦杆编的蒲团,坐在街上摇着蒲扇纳凉,我或坐在奶奶腿上,或坐在奶奶身旁,遥望着天空中的点点繁星,听奶奶讲各种各样的故事。那时候,天空中没有雾霾,远处没有灯火,没有公路,更没有车灯闪过,明亮的天空中只有繁星眨着眼睛。

望着宽阔的银河,奶奶用手指点着明亮的牛郎星和织女星,讲着牛郎织女的故事。我的脑海里就留下了银河,牛郎星,织女星的概念。尤其是那美好故事中的情节,是我终生难忘。

长大了,毕业了,我进了果园当上了技术员。在值守果园的时候,我跟一位年轻时在船上漂泊的老人值夜,他那丰富的阅历,犹如他头上的皱纹,又深又长。

年轻时经常在水上生活,夜里行船在水上看不到参照物,辨不清东西南北,没有钟表不知道三更戊宿。好在有天上的星辰,无时无刻的给指引方向,告诉着时辰。老一辈人的心传言教,让老人掌握了一套夜里观天行船的本领,老人说他在夜里行船从没有迷失过方向。

老人望着明亮的天空,指给我看:哪是七星北斗,又称七星勺,是它的勺状形态老百姓给它起的俗称。顺着它边缘的五倍延长,那颗明亮的星星,就是北极星,它永远镶嵌在我们天空的北端。夜里我们搞不清了东西南北,抬头望望它,瞬间就有了方向感。

老人从北斗七星的勺柄的转动位置,结合季节告诉我大约的时辰,只可惜我没有记住。从老人那里我学到了很多星星的知识,像织女星,牛郎星,启明星等。

改革开放以后,村子附近办起了很多工厂,晚上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天上无时无刻都冒着滚滚浓烟,遮天蔽日,天上的星星仿佛也怕空气中的烟尘袭扰,纷纷躲了起来,再不肯露面。加之为了生计日夜奔波,身心疲惫,就断了观星的念头,北斗七星的形状从此在我脑海里消失了。

前些天,给朋友指导塑料挤出机的安装,去了昌黎的海边,那里空气清新,没有烟尘,没有了那么多的喧嚣,夜里没有那么多的灯光,除了远处偶尔传来几声水的叫声,丝毫没有任何杂音,夜,安静极了。

晚饭后,我和看门大哥坐在屋外,谈论着各地不同的乡俗,不知不觉已进深夜。大哥回宿舍睡觉,我抬头望着清晰的满天星斗,望着那淡淡的乳白色的星辰,勾起了我观星的欲望。

忘记了劳累一天的疲乏,忘记了身在异乡的寂寞,我自己坐在场院的中央,抬头仰望天空,那熟悉的勺状的北斗七星,像七颗明亮的棋子镶嵌在硕大的棋盘上,在它边缘的延长线上,是不管天体如何运行,它始终不渝地固定在北方的大名鼎鼎的北极星,它是我们地球的守护神,地球人迷失了方向,在它的指引下总会找到自己的家。它一闪一闪眨着眼睛,仿佛在微笑,在向我们招手。

久违了,我的北极星,我终于在异乡又见到了你。你依旧那样美丽,那样落落大方地把乳白的银光 洒向人间,放射出那淡淡地一抹灿烂,令人们在夜晚不至于迷茫无助。你依然眨着你那妩媚的大眼,像是把我们的秘密看穿,令我们兴奋令我们不安。一旦见不到你的面,我们脑海中的迷茫心中的惆怅,直到找不到前进的方向。抬头仰望,你的 出现为我们展现了曙光。

啊,久违了,我的北极星,今夜让我终生难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