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时分,拾一段微漾心事

2014-07-19 06:36 | 作者:心似琉璃為君碎… | 散文吧首发

时分,拾一段微漾心事

文:露儿

窗外下着雨,滴滴答答的声响,深浅入耳际,房内孤灯疏影,安静着的浓郁,桌上一盏茶,原本热气氤氲,因了一段文字,以至于,渐冷,皆全然不知。“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 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 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三毛的一生,不慕繁华,不争冷暖,不惧悲喜,有人说,她是一粒尘沙,飘忽在尘世的万水千山,张扬着她的快乐,静谧着她的悲伤,如同一棵树的两面,有阴凉,有阳光 ,有不懈的追逐,也有无言的沧桑。茫茫暗夜,读着三毛的字,瞬间,一股巨大的悲恸涌进了心房,狠狠地,重重的压迫着胸口,连呼吸都开始变得痛了。试想,在她极致奔放的生命热情之后,隐藏着何种难以言说的悲哀?

读不懂,三毛的心结,却从中读痛自己微漾的心思。不知道,从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起,开始贪恋夜的黑,卸去白日的喧嚣和纷扰,静静的坐于灯下,或一本书读到落泪,或一首曲听到心碎。许,是不再年轻的缘故,总会在一个人的时段里,不由己怀念时光, 比如,老式的庭院,陈旧的瓦檐和爬满墙壁的藤蔓,那座儿时的家园是多少次里梦外的眷恋?比如,父母的叮咛,儿时的玩伴,青葱岁月的年少简单,比如,遥远的城市,魂牵梦绕的地方,那张熟悉的脸庞。比如,那些快乐的,痛苦的,哭过的,笑过的种种,好像依稀在眼前!

对于一个喜欢怀旧的人,念想有多远,心思就有多重! 它悄悄地躲在了一朵花开里,藏在一阵雨落里,看不到,摸不着,却拥有着非同寻常的分量。 时光,就那么,悠然而过,在日复一日的光阴中,重复着每日的简单,一种生活,两种态度,有时乐观,有时绝望,有时住在阳光下,有时躲在阴暗的角落,纠结着,迷茫着, 走过了人生的一段又一段旅程…

不可否认,三毛是个传奇,她的勇气和经历是许多人可望不可及的。红尘俗世,凡夫俗子,一路上,经历过诸多的欢喜悲忧,谁不曾想,抛却繁琐俗事,背起行囊去远方,成全一生的梦想。然而,灵魂常常充满着矛盾,对于一些自己喜欢的事,着的人,一面渴望,一面畏缩,在意别人的言论,害怕蜚流长。岁月荏苒,许多的事,物就那么左右着,彷徨着,在流年的沙漏里悄然流逝,留些许遗憾篆刻在记忆的书签上,无声息地躺在往事的扉页中,或许,在多年以后的某个午后或夜晚,悄悄地滋上心头,而后,微微蹙眉轻轻叹!

人生苦短,世事擦肩而过,所谓的繁华和盛世,所谓的寂寞和清凉,不过是云烟一场。站在岁月的彼岸,看滚滚红尘,其实,每个人都是凡尘过客,都背着重重的尘世的囊,于阡陌渡口徘徊,看雨落成花,看落花成泥…

一缕风,穿透纱帘的细缝,触碰了微醺的眸,泪,终于,还是落下来了,一滴一滴,滑过眼角的纹路,画出优美的弧线,如这夜中的雨, 打湿了整个天空。雨滴顺着屋檐伸展着,而后落在了地面上,凌乱的思绪便也跟着一圈圈扩散,我知道,那是被雨花打乱的心花在一瓣一瓣的随水自流,过一道街,涉一座城,漂向远方。“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耳畔,似乎响起了清澈嘹亮的歌曲, 那一刻,那一颗,迷失的灵魂走上了属于自己的撒哈拉…

岁月太过匆忙,诉不尽的往事已沧桑,提灯走过记忆的墙,一夜风雨一世凉。尘世苍茫,烟火依旧,如果可以,从此后,只愿做一个柴门寒窗低眉煮茶的人,一半温暖一半薄凉,隐没在时光深处,栽一株叫做记忆的花,每一个朝暮晨曦嗅着它的味道,剪一段时光,独坐青苔滋长的石阶,忆一个触动眉角的人,安放那些个温柔的孤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