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童年

2014-07-11 14:47 | 作者:省乎 | 散文吧首发

多数人的童年总是极具有冒险的。人们大概是在懂些事故之后,便有了体会吧。爬树、干澡、逮鱼、放火等等,当时自然是不会觉察其境之险,亦之如今,回想起来,有几分担心的。

首先就拿爬树来说吧,其乐趣是远不止攀爬的过程。倘若树主干笔直,树身光滑且无多叉枝,攀爬的难度是不亚于打弹珠的“老虎进窝”的,征服这样的树带来极大的满足感使得一显身手,跃跃欲试者络绎不绝。几个爬上去的孩子早已抛开其中之危险。假使一个不小心,脚底打滑,手未握稳,树枝断开,摔了下来,不论多么疼痛,是不怕的,因为更害怕的是回去遭到家长的责骂。

大的桑树,几个人陆续爬上去,非得要在树上尝个饱,嘴上,手上,衣服上红紫斑驳,树下面的姑娘早已经馋的是口水直流,等着上面扔几个下来。摘桑树果子,不仅冒着坠落之危险,也冒着被家长责骂之危险,可想而知,其味之美,何其诱人。

村东过路一带,地势略高,名叫螺丝墩,树林高大且茂密,也算是天堂,是个掏鸟窝的绝好地段。身手敏捷的孩子一蹴而就,直窜树顶,下面的一群便大声指点鸟窝的位置。鸟窝里面有的是鸟蛋,有的是乳鸟,此时大鸟正愤怒的盘旋在树顶嘶吼谩骂。多数时候,只是看看里面罢了。贪玩的也会带回去养玩,大多最终也是被猫咬死了。

槐树花,有时也要上树的。槐树花晒干后是可以卖钱,因此极大的促动着孩子。找一根长竹竿,一头用老虎钳绑上粗铁丝,再掰成钩形,这是自制的钩槐树花利器。扛着竹竿钩,带着蛇皮袋,穿过茂密的小林,是初时的探秘。有人家的槐树是不敢去钩的,需找无人看的。负责钩的是较大一点的孩子,钩上有花的细枝,转动竹竿,折下槐树花,小一点的孩子只需将钩下来的花捡入蛇皮袋即可。槐树花较高处,竹竿子是够不着的,这就需要攀上去,难度很大,因为还要带着杆子。爬上去后,靠着一支岔开的粗树干,便可以肆意挥舞杆子。

孩子们最漫长的玩耍莫过于炎热的暑假。知了都无力的吱声,父母们正午后熟睡,孩子们是睡不着的,三五个捣蛋鬼溜的一下,跑了出去。这烈日之下,唯有村头长塘才是避暑胜地。村子中也有水塘,是不敢去的,离人家较近,大人容易发觉。这就更加增加了其中的危险性。长塘顾名思义呈长形,水很清澈,中间比较深,非常凉快。脱的个精光,扑通一下钻了下去。不会游泳的只得在岸边浅水区浠水、打爬爬。高手们则时而忽隐忽现,时而鱼翔浅底,时而漂仰自如。根本不想多接受一点点炎日慷慨的馈赠。游个饱,上岸之后是不会立即回家的,穿好衣服,趁着塘边树下荫凉小风,吹干头发,以免被家长看出破绽。而每次回去,大人们单眼就看出是在塘里面洗了澡,孩子们一直不明白究竟何处露出了马脚。最终还是躲不掉的一顿痛骂,更有甚者,抽根大扫帚的竹丝就故做打状,孩子见此,假装嚎啕大哭,满村子里跑,引的老人们劝拉。

当然也会有走漏风声的,大人们直接在长塘逮个正着,便折根树条在岸上狠骂:“你这个傥破子,上来把你皮拔掉,一天到晚在外野。”怂一点的孩子便惊恐的束手就擒,大人也会就地正法,讨几句骂,象征性的打几下便领回家。要是胆子大淘一点的就不上岸,气的大人在烈日下的岸上干着急,直冒汗。无奈把所有的衣服全部拿走,这下可害苦了其他的孩子。无心的再游一会,便一道光赤着身子跑回去。

每年旱期到来,河干枯的很多,顶着烈日去捉鱼自是趣味无穷。四十多度的暴晒,河里面仅有的余水滚烫。找一块没有人捉过的野沟,用泥巴将两头筑起来,再用脸盆把中间的水豁去后,这便可以俯下身子去捉,工具仅仅是双手,像电子探雷器一样,静静的来回寻找,这是极具有耐性和技巧的一门手艺。当然也是有冒险性的,枯树下潜藏的水蛇蚂蟥毒虫,泥巴里埋伏的破碎瓷片玻璃,河水中作呕的牛屎生活垃圾。现在想想,都是令人害怕的,可对于捉鱼者,可顾不得这些。夕阳西下时,满身臭污水,赤着泥巴脚,提着破水桶,自在得意的回去。满载着大小各类鱼儿,家长是不会谩骂的,更获得去弯塘里游泳洗澡的高等待遇。炊烟之后,野生鱼鲜味十足,不亦可乎。

当然童年之事还有很多,午后三角荡里钓龙虾、日坟茔头上放火、里塘下沟中斩黄鳝、发洪水清塘捞鱼等,都是极富有冒险的。现在,孩子们也不会再玩了,很多地方都已经荒芜。

螺丝墩的槐树花早习惯了自然凋谢了,冒险的童年也仅留在我们的记忆里了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