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2014-06-26 19:16 | 作者:沫诺 | 散文吧首发

六月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仲。在我的印象里仲夏就是夏季中间一段。

六月天。夹竹桃尚未败尽,石榴花还很艳丽,荷花出淤泥而未染,知了也还没扯着嗓子喊累。青山袅袅,绿水悠悠。如果你不是很忙或你所在的地方不是很慌凉,我劝你多出去走走。无论天,还是晴天,无论是朝阳似火,还是夕阳若金。大自然总会带给你意外的惊喜。我自己就是一个喜欢走的人。有时间,有机会。我就会去别的地方。我去过景德镇,景德镇的瓷器虽是一绝,但更让我欢喜的是那里的,那边的桥下没有流水,只有各种各样的桥连接着桥,连接着街道,连接着生活。我想雨天撑一把油纸伞立在桥头,烟雾缭绕的定会别有一番情趣吧。有去过庐山,最喜欢庐山顶上的湖,琼山环绕,太阳的光打下来,一晃晃,像一面明镜,映着许多传奇。更多的时候,我只能待在我所在的地方,因为我还是个学生。六月,九江像个蒸笼,坐着也出汗,更别说做些什么了。于是我便时常出去走。带着心情,听着音乐,怀揣平时读的诗篇。天阴天晴,雨雾连绵。我都喜欢出去。有时心情大好,就大步流星;有时愁绪慢怀,便走走停停;有时寻一方静土,静静的坐着,看着半江东水把自己摇碎;有时,只是出去站站,手把桃花,想起“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风”的诗句感慨一二。

如果,六月仅此而已,那又有何留恋的,六月里发生了高考,这件事让人一生都无法忘却。

有人說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幸运的过去了,不幸的掉下去淹死了。活着的风光无限好,大有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凄惨。其实也没有这么凄惨。高考无非是块遮眼布,让我们觉得山重水复疑无路。过来这个时节,不都还活的好好的。关于高考我不想说话,因为那毕竟是我的一块伤疤.只是想起六月,就会想到高考,想到了高考,就想起了那年离别,那年离别自己抹的很干净,以至于想起,就是一片空白。有时自己会发笑,笑自己为何那般傻,在永远也不会回来的时光面前装强人。有人说高考的过人之处不在于如愿以偿,而是如果当初,我觉得也是。漫漫人生路,谁没有个失魂落魄之时,这时一个“如果当初”就轻易的把伤心季重温了个遍。

喜欢六月。还在于自己,因为我有一个六月情结——逆行。六月到了,高考已过,暑假即将来,忙碌了整个学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回家是义不容辞情理之中的事。可我总是流浪在外。两年前的六月对我而言是一个解脱,考场出来我就在县城找了个烧烤店呆着,忙忙碌碌,疲惫不堪,却没有疼痛。去年六月,我一个人跑到南海去打工。那时没有工作,没有去处,没有金钱,在一些朋友的资助下艰难行走。一个人的日子里我哭过,笑过。想起过自己的父母朋友。身体不适时,也去过医院,然后想到生死。我想到过家却没有想过回家。最开始的时候还给朋友打电话,最后也学会了安静。不是我自闭了,忘记了他们。只是动荡过后,我感觉有些东西沉淀了,有些东西被隔离了。如今又是一个六月,别人忙着回家,我却想着离开,别人问我回家不,我說不回家,他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年头回家很正常,不回家在别人眼里就是异类。我在想,或许此时自己还有理由,说因为家庭不好,自己要挣钱为父母减轻点负担,可我怕,有天,家在我心里成了概念,那时,我手捧大把钞票却一心想着流浪。

想着想着,火车站已是人潮涌动,或许,六月真的是回家的时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