拷问孝心

2014-06-24 12:14 | 作者:观鹅会意 | 散文吧首发

拷 问

文/观鹅会意

大中华有句老古语:“百善孝为先”。意思是说孝敬父母在各种美德中应占其第一位。一个人如果没有做到去孝敬自己的父母,就很难想象他的人品与人格。孟子曰:“世俗所谓不孝者五:惰其四支,不顾父母之养,一不孝也;博弈好饮酒,不顾父母之养,二不孝也;好货财,私妻子,不顾父母之养,三不孝也;从耳目之欲,以为父母戮,四不孝也;好勇斗很,以危父母,五不孝也”。全句译意为:孟子说:“一般人所谓不孝的事情有五件:四肢懒惰,不管父母的生活,一不孝;好下棋喝酒,不管父母的生活,二不孝;贪钱财,偏妻室儿女,不管父母的生活,三不孝;放纵耳目的欲望,使父母因此蒙受耻辱,四不孝;逞勇好斗,危及父母,五不孝。”鄙人认为对父母之孝心可概括为两种:一种孝心为虚孝,就是以工作忙离家远为借口,子女对父母的孝心是说在嘴上,写在纸上,想在心上。一种孝心为实孝,从不找借口定时去看望自己的父母,能够尽孝于父母的病床前,端屎端尿,擦身洗脚,养老送终。

虚孝可激起沉入脑海的记忆,或童年,或青年,或中年,回忆起父母关爱自己的故事文学家可以写出了思念自己父母亲文章,音乐家用歌声释放出了自己对父母亲的爱,反正读起来听起来都能引起看客的共鸣,有朱自清先生的《背影》,有老舍先生的《我的母亲》,胡适先生也有一篇《我的母亲》,写自己父母亲的文章看来是数不胜数。还有季羡林大师写的“自己站在窗前,突然想到母亲,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的日记,读起来感觉作者是流着愧疚、愧痛、愧汗、愧恨的眼泪写出来的文字,无法考证作者写作时是否真的流过泪,不得而知。我当然是不敢也没有褒损文学家们人格人品的意思,他们想起来自己的父母亲,情不自禁能流出充满激情的孝泪,但没有一点孝心落实到父母亲身上,难道说季羡林大师在外八年,就不能抽出来一丁点时间,回家去探望自己父母亲一次吗?着实让人们怀疑他们的孝心。

实孝的例子从古到今是很多的,古代东汉时的黄香,是历史上公认的“孝亲”典范。《三字经》有“香九龄 能温席 孝于亲 所当执”之名句,香家境贫穷,十岁丧母,父亲多病。暑天为病父驱蚊,天为病父暖被。

包拯十九岁中进士甲科,出道官场就是知县,因为父母年老不愿随他到异乡去,包公便马上辞去了官职,回家照顾父母。

陈毅元帅回家探母,执意给瘫痪在床的母亲洗屎尿裤,并以关切的话语温暖抚慰病中的母亲。

这些优秀的孝儿孝女们,不忘父母亲曾为自己付出的点点滴滴的爱,知道用实际行动去报答自己母亲的养育之恩。这样的孝子才值得天下所有儿女们去学习效仿。当然现实生活有许许多多不孝之子女,笔者听到兄弟四人不赡养老人的事,老人八十多了因病卧床不起,兄弟们商量着怎么轮流侍候,老二开口道:“从前轮从后轮都可以,一轮十年。”再过上十年老人还用他侍候吗?这个幽默的故事不知道是不是真人真事,孝不孝是他们家庭的事情,我是不会褒贬的,还是让看客评说吧。

行笔到此,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亲和家,如果把父母亲和家喻作四季,童年时父母亲和家充满着天般的温暖;青年时父母亲和家充满着天般的生机;中年时父母亲和家充满了寒冬般的冷清。随着父母的年迈衰老家里失去了儿女们的欢声,失去了往日儿女绕膝欢蹦乱跳的笑语。家父一九四四年参加革命工作,具有焦裕禄那样的公仆情怀,积劳成疾七十岁就去世了。家母独居老院二十多年,不愿和儿女同居,身体硬朗,八十岁前她老人家还能骑自行车,一直是我们儿女们自豪的事情。八十出头才开始和我说她老人家出现了腿疼的毛病,在这才注意到母亲的头发全白了,个子也矮小了许多,每一次我去看老人家,母亲是那么的高兴,就像我小时候看到母亲的样子,难道说我长大了母亲变小了不成?父亲有病时有母亲给端屎端尿,我为母亲因病端屎端尿现阶段有三次,一次是老人家在六十岁时做胆结石手术,一次是老人家在七十八岁时因病做手术,再就是这一次在家里因登高而跌断了股骨头做手术。

今年都八十二了母亲还不服老,老人家还像年轻时那样把老院子整理的井井有条,每年要粉刷墙壁,油漆门窗,院子种菜,操持家务等等,就因为不服老今年前半年就摔倒了三次,这一次在家里因登高而跌断了股骨头做了换骨手术,老人家是受了不少疼痛。本来家母一个人冬天住在哥的有暖气的平房很舒适,到了夏天非要嚷着回老院子,说只有自己的家和院子才是光景。这不是刚回家一个月就因为登高摔下来跌断了股骨头。行笔现在老人家住医院23天了,现在可以在病房下地屎尿了,不幸中的万幸,看来老母亲还可以自己走的。

想起来母亲刚刚住入医院,可把我们兄弟俩忙坏了也愁坏了,我是在晚上十九点接到哥告诉我母亲跌伤的电话,他问我去那家医院救治,我急忙回答赶快送县医院。我一边打车一边给县医院骨科夏大夫打电话联系,当哥和母亲到了县医院我和夏大夫已等待在医院门厅。夏大夫和出租车司机帮助我们哥俩把母亲抬到抢救手推车上,我们小跑步推着母亲奔向放射科,母亲叫换慢一点腿痛的厉害,我低头看到母亲歪在一边的脚,知道是股骨跌断的现象,心底不由地一阵紧张和发愁,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的跌伤。拍了三维照片住入了病房,母亲痛苦的呻吟着,夏大夫安排取药输液,他看着我们手足无措的兄弟俩人,和我们商量起了治疗方案,保守治疗是回家养着让自然长好,肯定是花钱少会有后遗症。一种是换钛晶股骨头需要两万左右,还不说手术费和后续治疗费,我们兄弟俩异口同声说给老人家换钛晶股骨头,天太晚了只能看着输液管中的小水滴流入母亲的身体,听着母亲痛苦的呻吟,盼望太阳早早的升起。第二天立即让夏大夫联系做手术的专家,联系后专家说今天下午有时间,明天预约了给其他人做手术。夏大夫说今天下午做手术时间太仓促了,哥坚持让下午做手术,说等待一天家母就痛苦一天。夏大夫看到我们着急坚决的样子,只好通知专家自带钛晶股骨头并且消毒,我也忘记了自己中午吃饭没有,反正我去输血科取回来了两袋血漿,又从医院消毒室抱回两个还烫手的手术包,在下午三点开始了手术,半小时专家就做完了换钛晶股骨头手术。我们把母亲推入病房,因为是半麻醉老人家一直知道锯骨头做手术,还告诉我们说她让医生把肉里的骨头渣子清理干净再缝。我忙着取药哥都给买回了尿不湿,端屎端尿的时候就这样来到了,母亲问我啥时候能下地?我告诉说医生估计一个月就可以下地锻炼走路了,母亲一声长叹“唉-”,知道母亲是在心疼钱,我心里说:您这一次不小心给两个儿子下半年的工作安排好了。我最愁的是晚上陪侍母亲了,母亲有爱干净的习惯,本来躺在床上大小便,在床上铺上塑料布再铺上尿不湿,裤子上也难免有尿湿的时候,老人家马上就要换衣服,你就得去洗衣服,一晚上母亲睡着了就开始打呼噜,睡不着就开始呻吟,我耳朵里塞上粘上水的卫生纸卷都没有办法睡觉,几个晚上没有睡觉头憋的就像要爆炸似的。庆幸的是姐姐从朔州市赶来了,我想这样兄弟三人可以轮流陪侍了,姐也六十的人了还有糖尿病,我五十三还是年轻的,晚上我们哥俩陪侍姐白天陪侍,就这样姐在了十多天医院,就因为劳累血糖都到了18个,赶紧让老姐回朔州市休息,出医院的时候再让她来吧。在单位-医院-家三点一线的忙忙碌碌中,每天早晨想着中午给母亲做什么可口的饭菜,下午想着晚上给母亲吃什么,不知不觉二十多天就过去了,看着母亲下地推着练步车慢慢练习着走路,心里给母亲喊着加油也是给自己喊着加油。

当子女接受了父母的爱,就要懂得把爱变成一把火炬,在父母亲风烛残年之时,去照亮他们昏暗孤独的世界,让他们不留遗憾快乐地走完人生的最后征途,把爱和孝在家庭中传递下去,尽显人性善良,这就是孝道的最高境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