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那个夏天,写给你

2014-06-22 20:33 | 作者:浅唱 | 散文吧首发

而最幸福的时刻我想应该是在家和我家小孩子一起玩的时候的吧!

在这段时间里,我觉得我过得蛮幸福的,至少还有一个人愿意陪着我玩、陪着我笑着、陪我乱跑、陪我看日出、陪我看花落、陪我看河水清浅、陪我看水藻碧绿,陪我看甘蔗泛绿成海、陪我看电视,陪我听音乐、陪我喂鸡鸭、陪我煮饭炒菜、陪我上街吃粉、陪我看夕阳落到山的那一边。

在家的时候,每天早上你起得早早的,跑到我床边乱喊乱叫吵得我睡不着,其实我也不知道你嘁嘁喳喳的在乱喊些什么,我有时候胡乱拿个枕头或者充电器把你给打发了,有时候直接把你抱上床来放着让你胡乱的自己弄,我就翻个身把耳朵堵起来继续睡觉。

在床上等你把我把我的手机玩腻了,开始在那里呱呱地哭了起来,我不得从温暖的被窝爬里起来,其实很多时候我是不愿起来那么早的,每天叫我六点多就起来,我还没有睡够呀,你真不厚道,连觉都不给我睡得安稳,我睡不够白天怎么有精力和你快乐的玩呀!

起来给你洗脸给你换衣服穿鞋把你打扮漂漂亮亮的,然后哄你到饭桌旁给你喂饭,你老是不喜欢吃饭,当我把勺子放到你嘴巴旁,你老是把头扭过一旁,就算吃进嘴巴里了,你含着久久不吞到你圆圆的肚子里去,有时候还是吐出来,我让你自己吃,你却总是把勺子在你的碗里弄来弄去,桌上、地板被你搞得满是饭粒,有时你嘴巴周围腮旁都是饭粒,我笑了你也跟着我笑,你不知道我笑是因为你长得像猪吗!

我跑去刷牙洗脸,我开着电视让你自己看喜洋洋与灰太狼,我也不知道你看得懂不,谁叫你长得太小,你不想看了,跑来冲凉房门口那里站着看我,我坏坏的把泡沫抹在你的脸上,让你出丑,觉得你是最笨蛋的小孩子。

在家呆着了一会儿你就闹我出去玩,都不知道天热热的外面有什么好玩的,你非要硬拉上我出去,我让你去门关好,你把那门拉来拉去都关不好,我站在一边看你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就了,实在看不下去把你拉出来,没见过有谁关门的时候越关越大的,太笨了。

路上遇到有水的地方,我就问你要不要飞过去,你点着你的笨重的脑袋,我提着你远远的把你甩过去,你开心得都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你了,我老是把你放着我的肩膀上,然后在路上跑,有时不小心把你的头碰到矮的地方,你还是欢欢乐乐的笑得很灿烂,笑得很明媚,一路的冲跑一路的欢笑,路人都奇怪不知道我们两个到底在笑什么,还笑得那么大声,还有有几次你拉尿到我脖子上,也一声不吭的?放你下来让你自己跑,你没跑几步就摔得四脚朝天,眼里噙着泪花嘴里还乐哈哈的。

来到球场上,你老是想脱鞋,但是你自己不会脱,用你小小的手指指着你的脚,嘴里喊着脱鞋脱鞋,让我帮你把你的鞋脱了。我说老是脱鞋,以后你的脚大大的,去买鞋的时候没有那么大码数,你还是不听我的劝阻就要脱,我拿你没办法只能顺了你的意愿,把你鞋子脱了,欢欢乐乐的跑来跑去,我在你后面追了。怕你摔倒摔到水沟里去,跑累了就直接趴在球场上滚来滚去,我拉着你起来你也死活不肯,把刚刚穿的衣服滚得全是灰尘。

我一脸嫌弃地提着满身全是灰的你,跑到河边的水渠给你洗,你老是喜欢站在水里玩水,我却死活不让你下去,边给你洗边推着你吓你,往你的脸上泼水,晶莹的水滴挂在你长长的睫毛上甚是好看。

我喜欢拉着你到村头的上站着,站在晨光的熹微里,暖色的光晕笼罩着我们,画面一直停留在我牵着你的小手,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时光的步调在那一刻仿佛放慢了好多,我们呆呆地站在桥上贪婪地吸着迎面扑来的和风,我们一起天真地在桥上看着脚下的流水击打在桥墩激荡起的水花,看着一个个水圈由大变小,然后消失在清澈的水面上,喜欢拉着你一起看天空很蓝,看着河岸上的竹子被风摩挲的影子,看着逆水游翔的小鱼欢乐的戏耍,我们在沙滩上捡起石块往鱼多的地方扔,惊扰了它们仓惶逃离四处散去,看着这些被我们惊吓到的鱼儿散开,你在晨光中欢乐的笑着。

你喜欢买东西,看着别人吃的时候你就上去抢,因为你太大块根本不像是一个女孩子的样子,你把人家欺负得人家都快哭了,我赶紧跑去阻拦,只是象征性地在你的小屁股上打了几下表示惩戒,买东西的老奶奶哪天要是不开门了,你就对着人家紧锁起来的门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嘴里还念叨开门买东西开门买东西。我就没见过叫人家开门买东西还可以那么嚣张的,小小年纪居然不学好的,偏偏要学人家那么霸气外露。

等你吃饱了喝足了就开始用手搓眼睛表示你困了要睡觉了,我只能抱着你从操场走回家,还没走上几步路你就睡着了,我想你的前世一定是猪,不然今生怎么可以这样能吃能睡而且还长得那么大块头。

喜欢叫你把衣服提起来露出你那大大的肚子,每次叫你把肚子露出来给我看的时候,你也不暇思索满心欢喜地提起你的衣服来,小手还在你自己的肚子上抚摸了几下,然后拍了拍,心满意足的样子可至极。

你睡着了,我就给你去洗你那脏兮兮的衣服,每次都教你撒尿的时候和我说一声,而你却把这些话当作耳边风,从左耳进右耳出,怎么教都教不会,每次撒尿都是站着一动不动的,结果很惨烈也很槽糕,我每天都挨给你洗一大推衣服,边洗衣服还要边跑到床边看你是不是醒来,或者是是否已经掉到床下了,或者是否已经尿床了,你睡觉还算是蛮安静的。

等我把你的衣服洗好晒干了,把干的衣服收好折好,你也差不多醒了,醒来的你爬起来坐在床上愣愣的呆着,我把你抱出来放在凳子上,我给你冲牛奶,我不敢给你喝得太多,你一喝多就撒尿得多,所以每次你的爽歪歪差不多都是我先喝一半了再拿给你喝,这算是给你的小小惩罚,也算是给我一点点的奖励吧!

上街吃粉的时候,可能是陌生人比较多吧,你有些收敛,安安静静地坐着给我喂你,逛街的时候我拉着你随便逛来逛去,遇见朋友的时候他们都问我这是你的孩子吗?怎么那么多大了都会走路。我说你不是我的孩子,是我哥的,只是吃粉的时候抱上你来上街而已。有时候抱着你去药店给你买药,那漂亮的姑娘看着我年纪轻轻就抱着一个小孩,不由的叹气摇头,不经意说那么年轻结婚生小孩了,真是可惜。

虽然我们的小镇有点小,不像大城市那样满街大道繁华一地,我喜欢牵着你的小手去买菜,穿梭在个种肉铺菜摊挑选,然后我们去小超市给我们买我们一起喜欢的旺仔,我也不知道你一天要喝几盒旺仔,也不知道你每天花我多少钱,要是那点钱可以给你买得到快乐,我愿意。

无聊的时候那个苹果用勺子挖着给你吃,要是让你自己吃,你老是把拿那苹果当球玩,扔完这边扔完那边,最后那个果都不成样子了,更别说是还可以吃了,黑的像木炭一样。吃好了我让你自己在沙发自个玩耍,我坐着看电视,有时候给你剪剪指甲,还有我坐着你就不要上来抢位置了,我都给你凳子了,你就偏偏喜欢和我抢,这不是要气死人的节奏吗?

你哭的时候我就吓你把你关到房间去,这个叫关进小黑屋,谁叫你好好的突然就无理取闹,每当你听到说要把你关小黑屋,就吓得不行不行的,一边哭喊一边直抓我的脚任我怎么拉你就是不放手,我也只是吓吓你而已,并没有真的那么忍心把你锁在小屋子里,让你一个人在那里自个大哭。

那时你还只是会走路,不会说话,却整天叽叽喳喳地到处乱跑,说实话我听不懂你嘴里念叨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想你也不知道你到底说的什么吧!这种像火星文一样的话语搁在哪里那里一定都受不了,在那时我能读懂你的也只有你的哭,你的笑,和你小手指所指的地方。渐渐地你长大了一点,不知道是哪个早上起来你学会了说了几句话,在这些话语里,你说的最多的两句是,奶奶不见了,去买东西。

每当你乱跑或者赖哭的时候,我就喊一声警察来了,你在原地楞了楞,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我知道你最害怕人家说警察来了,但我真的不明白连警察都没见过几回你那么害怕担心什么,不过也好,至少还有一样东西让你害怕的,所以我利用这个在每当你快哭的时候吓你玩玩,让你停止哭泣,让你从远远的地方跑回来躲在我身后。

你知道吗?我觉得只有在我煮饭炒菜的时候你才是最乖的,每到晚上煮饭炒菜的时候,我拿一张凳子把你放上去坐在我旁边,看我淘米看我洗菜,看着我切菜,你老老实实坐着旁边从不哭不闹,这时候的你才像是一个女孩子,并不像白天那时跑来跑去,乱吼乱叫,在楼梯的阶梯上不管不顾的玩耍,调皮得像一只猴子。

要是傍晚太阳还没有下山,我经常带你跑到我们家旁边的后山玩,走在杂草小花蔓菁的小路上,我不敢让你一个人玩耍,我怕你冷不丁就掉到山沟里去,所以我把你拉得紧紧的,只有到了空旷的野地上我才放手,在那片蛮空旷的地方,我坐草地上着看你旷野胡乱的玩耍,晚风清扬,炊烟袅袅四起,山上的牛羊成群被老爷爷赶回家,脖子上挂着的铃铛随着步伐摇出叮铃叮铃的节奏。

等你玩累了夕阳完全消失落在西山,我拎着你从大山深处走在回家的路上,有些微凉的小陌上路旁草丛里不知名的虫子趁着温度下降开始拉开大合唱的帷幕,有时路上碰上邻家的老人都很奇怪的看着我们,天都快黑了怎么才从这荒山野岭寻求欢乐归来,就不怕遇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给你喂饭的时候你总是不喜欢吃肉,隔壁家的爷爷说你老是你把他夹给你肉统统拿去喂他家的狗,从那以后你去他家吃饭他就再也不拿出来肉给你吃了,浪费国家粮食。我每天只能把肉剁得碎碎的做个汤给你掺夹着饭喂给你你吃,你却总是东动动,西瞄瞄,半个小时都没吃完一小半碗。

给你洗澡,你总是心急如焚的让我帮你脱衣服,让后蹲在水盆里快乐地玩水,一刻也不消停地把水从盆里泼出来,溅得满地都是。给你抹上洗发水沐浴露有时候不小心进到你的眼睛里,你就呱呱的乱哭,还有你的身体就像莲藕一般一节一节的,粉嫩的皮肤柔柔软软的,而指甲总是黑黑满是泥土,每次洗好了想用毛巾给你抹干,你却不怎么乐意,好像是在抗议我还没有在水里玩够,还没有尽兴就把我捞上来了,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呀!不然让你呆在水里久了容易生病感冒,而且每次喂药就好像是杀了你一样,死活都不肯喝下去,打针时要两个人把你按住才行。

虽然你是一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虽然你不是一个安静的孩子,但是你毕竟是我家的小孩。以后长大嫁人了可千万别忘了我这个老不死的家伙。

此时我将幸福的定义为夕阳将我们身影拉长,在地面上留下两个影子。

这两个影子里面,一个是我,一个是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