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痕《十六》

2014-06-20 11:40 | 作者:今生依梦 | 散文吧首发

媒婆驾到

转眼间1944年关将至,在寒冷与贫穷中挣扎的人们也迎来了又一个开始。然而,在这个村落里,依旧包含着世俗偏见、封建迂腐,它全然不顾与被爱的痛苦,又在上演着一幕荒唐的闹剧……

外表坚强内心柔弱的柳再也经受不住痛苦的煎熬,她面对一次次的指责和谩骂,只有选择了退缩,并接受了伤害。然而,这一切对重情重义的博文也何尝不是一种煎熬,一直阳光乐观的博文也在经历着情感的抉择,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他无法抛弃对春柳的深深依恋,一面是伤心欲绝的春柳,使他的内心在承受着前所未有的煎熬,一面是家人的成见和极力反对,都使博文陷入了无比困惑之中。

“春柳,春柳,干啥呢?咋了?整天像丢了魂似的。别这样,娘不想你不开心。”秀娥看着沉默的女儿,心疼又无奈

“没事。娘,不要担心我,挺好的。”正在忙着给玉莲打洗脸水的春柳心不在焉地安慰着母亲,竟然将水瓢里的水倒在了地上都全然不知。

“唉,孩子,别难受了,听话吧!”秀娥叹着气。

“是呀,孩子,不要再想了,我们就是这个命了,还有什么比活命要紧呀!”一旁的张婶也在劝着。

“汪汪汪……汪汪汪……。”一阵急促的狗叫惊扰了众人的谈话。

“李老太爷在吗?有人出来应一声呀!快看点狗,这个吓人,哎呀!”一个声音叫嚷起来,吸引众人跑出来观看。

“哎呀!这个不是大美人吗?那阵风吹来你了,越来越漂亮了!大黄,别叫,别叫。”会说话的张婶马上认出了来人,并拉住了狂吠的大黄狗,热情地招呼着大美人。

“嘻嘻……嘻嘻……。还好了,他婶子。快看着狗,我最怕了。”大美人挑着眉毛,挤着媚眼向热情地张婶客套着。

来人正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媒婆,她的本名叫王翠兰,外号大美人。说起大美人这个外号的由来,也很有意思。这女人天生爱臭美,打扮入时,更擅长保媒拉纤,且巧嘴如簧。越有人夸她漂亮,她就越卖力,越帮忙,也许就是女人虚荣的一面的具体体现吧!介于她的爱美的这个习惯,远近闻名自然没有人直呼她的名字了。今天的她身穿红色的大花袄,下身着一条黑色的裤子,脚上蹬着一双碎花布的棉鞋,个头不高,身材稍胖,暴露着丰满。头上戴着一条粉色的围巾,几根刘海梳理的有条不紊。被风吹得发红的脸颊上堆着笑容,眼角高挑,眉毛上扬着,两片薄薄地嘴唇上下配合着她说话的节奏,两排洁白的门牙也在阳光下闪着亮光。唯一与大美人称号不符的就是她被李家大黄狗吓得不停上窜下蹦的两条腿,一长一上下跳跃如同一个组合的高低柜。走起路来,又像在深里摸着黑的夜路人,深一脚浅一脚。在大黄狗汪汪汪的叫声中,不协调地拐来拐去,甚是滑稽。

“老太爷,咋整地?这狗咋这样凶呢?吓得我心直跳,你这活可真的不好干。啧啧,瞧瞧,把我吓得,这心砰砰地跳呢!不信你摸摸。”大美人走进客厅,看着要穿鞋下地,面带微笑的大金牙,一边卖弄着自己的身份,一边不失时机地抛着媚眼。拐着高低柜的双腿深一脚浅一脚地蹭向了火炕,开始施展着魅力。

“他美姨,你可来了,就等你呢?赶紧坐,快点,春柳赶紧沏壶茶来,给你美姨暖暖身子。”大金牙同样接受着示好,并开始了嘘寒问暖的关心。

李老太热情地拉着大美人的手,体贴入微的问着。她看着老头子和大美人的眉来眼去,特别是瞅着大美人扭动那圆鼓鼓屁股,一个劲地冲着大金牙甩着的媚眼,李老太心里真不是滋味。可介于场合的关系,李老太还是不露声色,毕竟有求于人家,还是佯装不懂。任凭他们两个打着哑谜,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说。“就是,他美姨,你来了咋不早说呢?好叫大力套车去接你,这大冷天的,冻坏了吧?”

“好的,马上就来。”跟进客厅的春柳看着大金牙和李老太对大美人的热情,心里不仅起了怀疑。她嘴上答应着,心中却产生了一系列的联想。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大美人的到来,到底是为什么呢?是单独地串门,还是另有隐情呢?平时她很少来李家,今天的目的又何在呢?春柳心想,保媒拉纤是她的职业,李家还有谁需要她来呢?除了博文,还有谁可以需要她来做什么呢?春柳猛地一惊,顿时心里乱了。不,不可能。即使这样,博文也不会轻易同意的,博文不是三心二意的那种人。春柳在一次次地立论,又一次次地推翻自己的想法。最近本来心都很乱,此时大美人的到来,又一次使春柳的神经绷紧,连暖瓶里的开水倒出了茶壶外面都没有察觉。

“春柳,快点,磨蹭啥呢?”客厅里传来了李老太催促的声音。

“好了,来了。”慌乱中的春柳连忙答应着,来不及收拾杂乱的情绪,飞奔出门。

“春柳,怎么了?干嘛这样匆忙?谁来了?”博文走出门外问着春柳。

“没……没有什么!”春柳低着涨红的脸,不去和博文的眼神对碰。她怕自己的心思被博文看出,她不想要博文认为她还在喜欢他,她要选择漠视。她边回答着博文,边快步走进了客厅。

“春柳,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了?谁来了?怎么这样的热闹!”博文跟着春柳也奔向了客厅。

“博文,快过来,见见你大美姨。过来,赶紧来陪着说说话。”李老太看见博文来了,忙招呼博文招待客人。

“美姨好,大远来的,快喝点热水吧!”博文礼貌的问候着,随即伸出手去接春柳手上的茶杯。

“好,好,这个就是博文吧!真的是一表人才呀!李家真是祖上积德啊!看看,啧啧,啧啧,长得可真帅气,别说大姑娘看上喜欢,就是我这个半老婆子看了都心里发慌呢?老姐姐,你放心吧!这下王老板的闺女一准看好,等着瞧好信吧!咯咯咯……咯咯咯……”。大美人看着博文,眼睛里放着光,心里也跟着骚动起来,拍着胸脯对大金牙和李老太表着态。

“那就好,可谢谢他美姨了。孩子的事情就拜托你了,上心些,其他的好说,好说。”李老太露出了笑脸。

“啪啪……啪啪……,”就在大美人和李老太兴高采烈的说着计划的同时,一声清脆的玻璃器皿破碎的声音,使谈论中的众人吓了一跳。

“啊……啊……烫……烫死了。”春柳惊呼着,不停地甩着手。原来博文刚要接过春柳手中的茶杯,打算给客人敬茶。可是在母亲和来人的交谈中,他一下子在只言片语里听出了一些端倪。感到了这件事和自己的关系,他的心头为之一振,不仅抬头看一眼沉默的春柳。二人四目相对,瞬间明白了一切。看着春柳惊愕的表情和复杂的眼神,博文的手禁不住抖动起来。一下子连杯带水扔到了地上,摔得粉碎,溅起的水也烫到了春柳的手上,不由地惊呼起来。

“春柳,没事吧?烫坏了吧?快……快点,给我看看!”博文看见春柳烫的发红的手,来不及招呼客人,忙拉起春柳的手紧张地问着。

“没……没事……,不要管我,我没事的。”春柳使劲抽着博文紧握的手,显得很尴尬。

“怎么搞得?不小心些,做事情这样毛手毛脚,赶紧收拾一下。张婶,过来,再拿一个杯子来。”大金牙面露不悦,边喊着张婶拿东西,边眼神示意春柳离开博文的视线。

春柳怯怯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的心乱了,也茫然了。想不到博文真的要找媳妇了,连媒人都上门了,自己还在傻傻地相信什么呢?可这件事情博文是不是事先知情?还是他根本不知道呢?或者刚才打碎茶杯是博文看见自己在场才不好意思,一时失手所致?也许是自己错了,不要去瞎猜博文,他不会的。他对她是真心的,不会这几天就变化的。春柳的脑海里画着无数个问号,她在思考着事情的原委,在找突破口。

“ 春柳,走,我给你看看。这样不行,疼吗?”博文全然不顾父亲的意思,拉着春柳的手就往外走。

“啊……啊……啊……。不要这样,我没事,不要你管,你赶紧忙吧!”春柳不知道哪里来的劲,她拼命地挣脱博文有力的手,扭身向门外跑去。她不想看见大金牙猥琐的目光,不想看见媒婆骚动的两片嘴唇,不想听见他们谈论博文的婚事,不想博文的一切再搅乱她已经痛苦的心。

“春柳,唉,你去哪里?”博文看着春柳挣脱而去的背影,怔怔地站在客厅中央,发起了呆。他知道,春柳对他的疏远,承受了多少的煎熬。他明白,春柳不顾一切的挣脱他的手,逃离他的关爱,不是因为不小心烫了手,而是因为她听到了父母和媒婆的谈话,对他产生了误会。他真的想和春柳说,自己不会接受任何婚姻,除了她韩春柳,他不会接受任何女人。他信守爱情的忠诚,更加会真心对待春柳,可老天怎么不给他机会,要他解释给春柳呢?要她明白,他,李博文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随意,他对她永远保持那份最美的情怀。

“博文,看什么呢?快点,倒茶给你美姨。张婶,去叫大少奶奶和大少爷过来,要商量一下二少爷的婚事。”大金牙喊着博文,吩咐张婶去找玉莲和汉文。

“嗯,好的,老爷子,我马上去!”张婶答应着,走出了客厅。

一直站在门外观察动静的秀娥,看见春柳端着茶水进去了,就一直担心。她已经猜出大美人这次的目的,她更担心春柳会承受不住这个打击。但做为母亲,她只能无能为力,做为下层人,也只有面对这个现实。站在门口的心一直是揪着的秀娥,思绪万千,为女儿的幸福和处境担忧,更为了自己的无奈而忏悔。正当她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屋内的摔杯、呼喊、春柳的逃脱都看在了眼里。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看着奔出来泪流满面的女儿,心里真的不是滋味。眼巴巴地看着女儿痛苦,母亲的心疼着。

“春柳,咋了!烫到了吧?快赶紧去屋里用凉水洗洗,你不要管了,娘去收拾。”秀娥说着硬着头皮走进了客厅,开始去打扫。

春柳丝毫没有听进去母亲的话,她径直跑向了自己的房间,一下子扑倒在自己的床铺上,将被子蒙在头顶,她任凭泪水流淌。她真的想大哭一场,发泄心中的苦。可她知道,今天她不能放声大哭。她要冷静,她不能要别人看她的笑话,她要忍住悲伤,学会面对,哭解决什么问题?她要躲开这里的喧嚣,她不想再掺和了。她好累,好累,春柳痛苦地闭上了双眼,泪水流淌在腮边。

“你们干什么?,娘,我说过了,我的事情你们不要插手,我自己解决。不要给我介绍什么人,我不需要,我不接受,请你们尊重我的感情。”愣在那里的博文也突然反应过来,他被父亲给他安排的突然袭击表示了抗议。于是,全然不顾父母的呼喊,转身走出了客厅,嘭的一声关上了书房的门,生闷气去了。

“这孩子,你看看,管不了了。没事,他美姨,不管他,看我怎么治他!”大金牙顾及面子,依旧在大美人面前装着。大美人也嬉皮笑脸地挤着眉眼,和大金牙忙的不亦乐乎!

“呦,我当谁来了,原来是大美姨呀!快往炕里坐着,我才知道你来,呵呵呵……呵呵呵……。”玉莲披着大衣走进了客厅,看见了大美人忙打着招呼。

“大少奶奶,客气了,你也越来越漂亮了。几天不见,瞅瞅,这个俊,李家的风水就是养人,真的羡慕死人了!”大美人惦着屁股,咧着嘴开始了阿谀奉承。

“大美姨,今咋这样闲着呢?来我们家了?”玉莲问着话,也贴着炕沿坐了下来。

“嘻嘻……嘻嘻……。今天给李家道喜来了,这不你公公托我给博文保媒,这几天可忙坏了我。这不,费劲巴拉地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家。闺女真不错,出身还好呢?人家可是十里八乡的富户,那个家产可厚呢?担保跟李家门当户对,不是小家子气。”大美人炫耀着自己的成绩,边说边盘起了两条长短腿,屁股蹭在火炕上仿佛要摩擦出火星来。

“是吗?大美姨,那李家要谢谢你了。如今门当户对可真的是重要着呢!何况我们李家,一定要有脸面,也不孬的。对不?”玉莲撇着嘴,迎合着大美人的话,眼睛瞄着正在扫地的秀娥,声调故意提高,她是在暗示给秀娥听。秀娥沉默不语,她没有抬头,因为她凭感觉就可以猜到玉莲的表情。她的话深深刺痛着秀娥的心,她分明针对的是韩家的出身,韩家和李家本来就是格格不入,可这个世道的不平等又怪的了谁呢?

“咯咯……咯咯……,还是大少奶奶明事理,不像那些没有教养的人。”大美人给玉莲带着高帽子。

“大美姨,你也老有名气了,十里八村都认识你。最近又保了几门婚呀?顺便跟我们讲讲你保媒的历史,我们也跟着感受一下。”玉莲找着话题。

“咯咯咯……咯咯咯……,要说这些也没有什么,可要是讲起来稀罕事也很多呢!”大美人故弄玄虚。

“是吗?那快点说说,真的想听呢,那些人家是什么样的,有钱的多吗?穷鬼也不少吧!大方的、抠门的、还有……”。玉莲顿时来了兴致,不停发问着。

“有的,多的去了。有钱的也有抠门的,没钱的,那是穷的要死,真的不容易呢,这个活不好干着呢!”大美人喝了一口茶水,卖着关子。

“那快说,大美姨,急死了,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稀罕事呢?”玉莲激动起来。

“嗯,嗯。先说着抠门的吧!就上回,我去给邻村的大愣子提亲,你说没钱吧!还要说媳妇。那大愣子他爹一分钱都掰成两半花,狗吃过的东西他都恨不得捡回来热热,那个怂样,那个媳妇找的那个费劲呦!后来没有办法在隔壁村找了一个死了爹娘的童养媳,足足比大愣子小十几岁呢?不就是图省俩钱嘛!”大美人咳嗽一声,吐沫星子乱飞讲起了保媒的历史。

听着大美人刚刚说话,就提到了童养媳,此刻的玉莲脸顿时晴转多云了。她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开始有了变化。这个玉莲最见不得人家说她“童养媳”了!刚刚对大美人的热乎劲被她的一句话打击了。玉莲暗想,一个死不要脸的媒婆,靠人家的脸色吃饭,还真的当自己是人物了?竟敢得罪老娘,她不是找抽吗?我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水平?一个高低柜式的长短腿,对着人卖弄风骚的样,看着就不爽。想有钱都疯了,啥样的男人能要她,死不要脸。玉莲心中暗骂,但是碍于公婆的面子,还是压了压火,继续和大美人拉话。

“大美姨,家里挺好吧!我姨夫咋样了?还天天喝酒吗?”汉文转移着话题。

“好啥呀!这个死鬼,天天喝酒。喝完了就睡喝死猪一样,我有他就跟没有一样。不像你家老太爷对你婆婆多好,看着就嫉妒了!”大美人边骂着自己的男人,边向大金牙抛去媚眼,炕里坐着的大金牙也毫不介意,迎合着大美人的眼神,互相交流着。

“大美姨,博文的事情要拜托你了,费心了。”汉文已经看出了玉莲的不悦,他怕这个家伙出什么叉子,所以打圆场。

“放心吧!我的能力你还不信?你们李家有钱有权,老太爷大方,怎么也不会像大愣子他爹赵缺德那样,为了省钱娶个童养媳回来吧!咯咯……咯咯……。”大美人继续着刺激,因为她根本不知道玉莲的忌讳。

“呦!大美姨,咋了?童养媳不好吗?爹娘没了也没有得罪谁呀!是不?”大美人光顾自己白活了,忘记了“童养媳”这三个字已经捅了玉莲的肺管子。“你,你怎么回事?童养媳怎么了?怎么了?就这样有完没完的老提?童养媳得罪你了?”玉莲腾地一下火来了,她跳下了地,看着大美人浑然陶醉的样子,她恨不得撕烂她的嘴。这个憋气劲,要不骂她不知道自己半斤八两了。

“咋了?大少奶奶,我说错了吗?”大美人被玉莲的突然举动吓得毛了,她哪里知道玉莲的忌讳呀!此时她眨巴着小眼睛有些语塞,刚要说的话也如鲠在喉了。

“你说啥呢?你神经病,什么东西?保媒拉纤就是你能,没有别人了吗?你这个不着边的女人,我看也办不出什么好事来,吹牛还行。李家有的是钱,你巴结吗?找媳妇不用你也一样,你搞个瘸腿,天天招摇过市,勾引人有一套。赶紧走,不愿意看你。”玉莲终于爆发了,向大美人发飙。

“这是咋了?我没有说错话呀!老李大哥,您看看,这个话咋说呢?”大美人被玉莲的袭击搞得晕头转向,向大金牙求助。

“玉莲,你少说几句吧!行了,这里没事了,回屋绣花去吧!”汉文看着父亲的脸色在变,马上拉起玉莲要她回屋,生怕战争升级。

“你少管我,真憋气。一个贱女人,这样的说我,你什么身价?不就是一个媒婆吗?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我呸,以后你最好滚远点,不稀罕看你那贱样。看了男人就贴,你哪辈子缺男人了,真不要脸!”玉莲开始下逐客令。

“妈呀!李大哥你儿媳妇咋这样厉害!我可没有得罪谁呀!看来你们李家的活还真的不好接,说不定那句话错了,就被骂,吓死我了。”大美人听见玉莲的谩骂,后背冒起了冷汗。刚才抛媚眼,玩风情的事情已经抛到了脑后。

“玉莲,你少说几句吧!咋不懂事呢?赶紧给你美姨道歉,快点!”李老太看着这个架势赶紧说合着。

“呸,道歉?我才不呢!瞧不起童养媳 ,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东西!”玉莲被汉文拉着边往外走边继续骂着,显然意犹未尽。

“你天天这样,没有一次不惹事的。干啥呀?就不能少说几句,没有人当你哑巴。”汉文抱怨着玉莲,拉她回了屋,关上了房门夫妻俩也争吵起来。

“他美姨,别和孩子一般见识,你的能力我还不知道吗?十里八村哪里不知道你的大名,还是帮忙要紧,看在我的面子。行不?”大金牙也不得不放下面子来求着大美人,看着自己儿媳妇没有规矩的样子,心里着实不舒服,本来挺好点事,被玉莲搅合了。

“呵呵……呵呵……这话咋说呢!老李大哥,我……没事的,怎么会和孩子一样的呢?……这个事情闹得真的不好意思呢!你看看……要不还是请别人吧!我……”。大美人被玉莲骂的狗血淋头,脸上的表情在不断变化着,那个郁闷和尴尬就别提了。要说这个大美人也是得理不饶人的主,今天的突发事件,换做往常,她早都还嘴了,不伺候了。可今天她知道自己要耐住性子,因为她碍于大金牙的淫威,也担心到嘴的肥肉丢了,岂不得不偿失。她只有皮笑肉不笑地陪着笑脸,得罪了李家,不是得罪了财神爷吗?这个状况是她始料未及的。此时心里这个堵呀!挺好一桩买卖,不能做砸了,但是她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呢?惹得玉莲如此大动肝火。说话间,大美人也坐不住炕了。她连忙提上了已经脱下的鞋子,原本以为今天来李家会盛情款待,还会小有收获。可谁知,适得其反,要她出乎意料的事情真的太多。一口热茶还没有咽下,就受了一肚子窝囊气,这个不是自找吗!唉,想到这里,她心里这个酸溜溜的劲就别提了。于是,准备离开。她着实受不了玉莲的骂,竟管自己是出了名的脸皮厚,扎一锥子不冒血的主,也架不住玉莲的痛骂,她只好选择败阵而归了。

“他美姨,别生气呀!孩子的事情还要拜托你呢!钱的事情好说,好说。”大金牙和李老太无奈,只有用利益来给大美人找平衡了。

“没事。大哥,俺咋能和孩子一般见识呢!是不是?咋说我也是长辈呢?不过大哥,嫂子你们放心,孩子的事情我会办好的。有我大美人在,啥事情办不好呢?咯咯……咯咯咯……”皮笑肉不笑的背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吹牛皮。

“瞅瞅,还是他美姨懂事。大人有大量,博文的婚事就拜托了。”大金牙嬉皮笑脸地夸着假笑的大美人。

“咯咯咯……咯咯咯……嫂子瞧瞧啊!我大哥真会讨人喜欢,你咋这样有福气呢?羡慕死了。”大美人对大金牙的吹捧显然很受用,那双媚眼里又开始闪烁着异样的光。

“呦!时间不早了,我呀!得回家了。那个死鬼昨天喝多了,还没有吃饭呢!我得回家去了,要不又该死叫狼嚎了。”大美人准备起身告辞。

“你看他美姨,咋还着急走呢?在这吃呗!要不我要厨房准备着?和你还没有亲近够呢!”李老太边下地送客,边给大美人带着高帽子。

“不了,家里还等着呢!改天吧!把这门亲事办妥,我再好好喝点。咯咯咯……咯咯咯……”。大美人浪笑着。她收起了盘着的长短腿,下了火炕。起身提起了那双花布鞋,一拐一拐的在大金牙和李老太的夸奖下,美滋滋地走向了门外。

“秀娥,快去给大美子看狗。别咬到她,帮我送送客。”大金牙指使着秀娥。秀娥答应着,尾随着大美人乱甩的屁股,一起来到了院子中,给大美人看狗。

“汪汪汪……汪汪汪……。”大美人拖着长短腿,甩着大屁股,腆着鼓鼓地胸脯,像一直要下蛋的母鸡,边走边不停地咯咯浪笑着,这表情和状态引得拴在院子里的大黄狗又开始了狂吠。身为和平使者的秀娥忙拉着大黄狗以免它挣脱,出现差错。可谁知,这条狗今天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它死命地想要挣脱秀娥的牵扯,拼命地要奔向一瘸一拐的大美人,好像不咬它一口不罢休一样。秀娥终于没有拉不住它,它不知道哪里来的那股劲,一下子挣断了拴它绳子,径直向大美人追去。

“妈呀!吓死我了。快点,快 …… 看狗呀!吓死人了,狗……狗……妈呀!”大美人正在屁颠屁颠地享受着被吹捧的感觉,却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没有了主张。追过来的大黄狗,发出愤怒的声音。它一口叼住了大美人的裤脚,用锋利的牙齿撕咬着、拉扯着惊恐的大美人。它的嘴里不停地发出呜呜,呜呜地声音。它仿佛要告诉人们,它同样不待见这个不速之客。如此场景,吓得大美人魂不附体,她使劲地挣脱大黄狗的撕咬,疯了似得撒起了欢地跑了起来。这一跑不要紧,将本来就不过关的长短腿折磨的惨不忍睹。外人看来,仿佛一旦失去重心,就会来个狗吃屎。大黄狗犹如一个刺客,真的是煞了大美人的风景,丝毫不解这个女人的万种风情,吓得她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爱与恨交集的这个尘世,不断地演绎着不同版本的故事。然而,在这一段段的插曲里,没有任何完美的结局产生。面对一场场的闹剧上演,生活在这一方天地里的人们,不管时间怎么转变,依旧不会逃脱命运赋予的悲欢离合 。而身为旁观者的我们,也只有静观其变......

QQ153485844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