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痕《十五》

2014-06-19 16:07 | 作者:今生依梦 | 散文吧首发

水深火热

【第十五章】

博文的庇护给柳化解了危难,但也给两家的关系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阴影。此后,在人们的心中不停地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想法,也出现了更多意想不到的状况,他们的情面临着危机……

李家的客厅里今又是灯火辉煌,但却显得那样的深沉,也许今天不同于往日的是跟李家大院每个人的心情有关吧!

坐在火炕上摆弄着烟枪的大金牙,沉默不语。他不停地一口口吸着烟土,频繁地吐出一团团烟雾,显然心情很糟糕。这段时间的大金牙,已经心力憔悴了。双颊微微塌陷,面容上也失去了昔日的光采。闪亮的眼睛略显黯然,看得出最近的烦心事使他苍老了许多,时常咧开的嘴里那两颗金牙也不再闪闪发光,挂在脸上的笑容已全然不在了。他的内心在纠结着,玉莲的突然流产,已经给他很大的打击,还没有恢复心理的痛苦,今天又被博文和春柳的事情一闹,他的心彻底乱了。此刻,他的心里突然有一种恐惧感,也夹杂着一种失落和伤感。在心中一次次地问自己,为什么老天爷会这样对待自己?要李家失去香火,难道自己上辈子真的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坏事吗?烦心事接二连三,要他心里郁闷。想想眼前的自己,还没有从失去孙子的阴影走出,又摊上这个事情,这不是火上浇油吗?眼前,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竟然会不顾自己的出身,去找那个低贱的丫头,还送钱送物这到底为了什么?是惩罚还是报应,他已经理不清了。

“博文,和娘说说,你的想法,你咋这样不听话呢?你难道真的喜欢那丫头了?”李老太打破了压抑的氛围,对着站在客厅中央低头不语的博文问着。

“娘,我没有玩笑,是真的。我喜欢春柳,她是一个好姑娘。我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思想,你们该理解我呀!”博文诚恳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探寻地眼神看着父母

李老太听着博文的话心里乱了,想想,一个童养媳出身的玉莲都够自己受了,本来对博文的亲事满怀希望,想找一个门当户对知书达理的媳妇,可还没有等这个想法实施,博文就先下手为强,来了突然袭击。不能要这门亲事成,一定要阻止。“这怎么行呢,你没有看见你大嫂的反应吗?李家怎么可以接受她?一个那样家境的人,门不当户不对,有一个你大嫂还不够吗?听娘话,明天不要和她来往了,东西买了就算了,断了吧!”李老太劝着博文。

“娘,不要说了。我决定了,我不但喜欢春柳的朴实,更加爱她的善良和博爱。总之她身上具备的优点我都喜欢,你们不要管了。”固执的博文坚持着,不顾母亲的劝阻,转身离开了客厅,向书房走去,随即咣当一声关上了房门。

“你气死我了,要我咋说你才明白?”李老太被博文的举动气的无言以对了。

李老太看着博文气冲冲的离去,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自己的话显然对倔强的博文不起作用,那么只有求助一家之主来定夺了。“他,你想啥呢?倒是出个主意呀!这样下去,咋办?咱们家不是散了吗!博文这孩子也不听话,咋这样呢?”李老太焦急地看着大金牙,眼里闪烁着隐隐的泪花。

大金牙面对博文的反驳和争辩,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子午卯酉了。“唉!咋办?我也不知道。孩子大了,有主意了,我们怎么管的了呢?”大金牙看着老伴无奈地表达着。

“这孩子不听话,你看看要他去上学我们还不放心,要不给他定门亲吧!也许这样就没事了,他就是孩子气,和春柳也许是闹着玩儿呢?”李老太说着。

“我再想想,博文这孩子一般不会开玩笑的,他做事从小就认真,我怕 …… 这次也不会好解决,要不明天试试和秀娥说说,要那闺女少找博文。春柳要是回家去,不就省心了。”大金牙说着想法。

“这个不好吧!人家会说李家小气,容不下一个穷人。也会笑话李家势力,老头子,还是先跟秀娥娘俩说说吧!”李老太的眼里带着担心和焦虑。

这个夜晚对于春柳和秀娥都是不寻常的,她们的内心也同样在煎熬。卸下疲惫的秀娥躺在火炕上,辗转反侧。她完全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搞得晕头转向了,她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李家,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博文与春柳,更不知道怎么样面对那些敏感的乡亲们。她的内心无时无刻不在挣扎、困惑、刺痛泪水情不自禁地流到枕边。

此刻的春柳,也同样无法入睡。借助微弱的油灯光亮,隐约看到她的眼神里带着迷茫,脸上残存着泪光。她的脑海里在不停的回味着博文今天的话。他喜欢她,跟其他人无关,那是一种怎样的温暖和情意。可这句话的分量又有多重呢?真的是无关吗?玉莲的恶语伤害,咄咄逼人使春柳的精神简直要达到了崩溃。她不想和博文的事情这么早的显露出来,她多希望这份美好不要破碎的这么快。她的心痛苦着、挣扎着、迷茫着。面对母亲,春柳无法做到不心疼,她不能再伤害母亲了,因为她太不容易。自己怎么可以为了自己的幸福去给这个家添更多的苦呢?她韩春柳做不到,也不能去做。她该怎么办?谁可以告诉她,明天的自己会有什么样的机遇呢?那份珍藏的情感如何可以做到完美而不去伤害,她无从知晓。看来这个长夜,只能是泪水伴着她度过了。

这个夜里对王玉莲同样是纠结的。今天博文的言行和对自己的态度着实使她大吃一惊,她心里不仅担心博文将李家的家产败光,更嫉妒春柳与博文之间的情感。看着春柳被博文的呵护,自己心里还真不是滋味。她韩春柳凭什么可以得到她不应得到的东西?她到底用什么样的手段让博文喜欢?凭模样、出身、她都不具备,玉莲真的想不通。这些不由要她想到了自己和汉文之间的情感,自己从没有得到丈夫的细心呵护,他们只是表面的夫妻。为什么好事都给她,韩春柳。玉莲越想越气,这个漫长的夜给了她更多的纠结。

夜在痛苦和纠结中终于过去了。第二天一早秀娥还是和以往一样,匆忙地来到李家大院。今天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的,她清楚她今天要面临什么,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娘,娘,您来了!”春柳看见了母亲,眼睛红红地泪花在闪烁。

“孩子,没事。既然发生了,就想办法解决吧!不要怕,有娘呢!”秀娥安慰着女儿,看着女儿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多了心疼。

“秀娥,春柳,进来一下,找你们有事情说。”管家老吴打断了秀娥母女的谈话。

“娘,我怕,怎么办?”春柳怯怯地跟着母亲走向客厅,焦虑的眼神和恐惧内心已经砰砰作响。

“别怕,有娘在呢!”秀娥拉着胆怯的女儿,安慰着,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和春柳走进了客厅。

宽敞的客厅里,大金牙端坐在火炕上,手里依旧握着烟枪,正在喷云吐雾。一张一合的嘴巴里那两颗大金牙不停地闪烁着,给屋里添了色彩。身旁的茶桌边,坐着李老太和玉莲,玉莲正在绣着枕套,手里的绣花针不停地穿梭着,嘴里还不时地和李老太唠着嗑,很亲昵。汉文也坐在一旁,陪着母亲和玉莲唠嗑,边喝着茶水边看玉莲绣花,还不时提着建议,惹得玉莲翻白眼。客厅的一角博文安静地坐在那里,手中捧着一本书,在翻看着。以往博文看书都会很集中精神去品读,然而,今天的场面和心情显然影响了他的情绪。他胡乱地翻看着,眼神里带着不安,心里多了一丝莫名的紧张。

春柳看着屋内的一切,她的心开始了砰砰乱跳。她不敢抬头看任何人,她不敢想象她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这段纠结的情感将如何收场。她情不自禁地偷偷看向了博文,正巧与博文的眼光相撞,她的心马上的揪了起来。望着博文那张菱角分明的脸庞,她仿佛看出了一丝忧虑,她的心开始了心疼、撕扯、难过与委屈一股脑涌入了春柳的内心,她的眼角隐约出现了泪光。秀娥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低垂着头,不敢吭声。此刻,她心中的压力可想而知。

“老太爷,秀娥来了。”老吴在通知着沉默不语的大金牙。

“哦,知道了。秀娥呀!今天的意思我不说你也懂,你是一个明白人,不会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吧?我就直说了,博文和春柳根本就不可能的,以后要他们断了吧!关于春柳,我们李家还会用,不想因为这个要人家笑话我们小气,所以以后做事要注意影响吧!”大金牙慢条斯理地表示着自己的想法,眼睛也不停地瞄着秀娥母女。

“老太爷,我知道……也明白,我以后……以后会要孩子注意的,可我们真……的没有其他意思,孩子们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管了。可是 …… 身为父母,我做的不好,没有管好孩子,对不起了。老太爷……”秀娥在道歉。

“对不起就免了,管好孩子,不出差错就行了。春柳这孩子挺好,勤快又能干,以后不愁找不到合适的人家,对不?”李老太迈下了火炕,挪动着小脚走到了春柳面前,拉起了春柳的手,轻轻抚摸着,温和的语气带着宽慰。

春柳不敢说话,此时她羞怯的外表下面,一颗柔软的心已经被揉碎了。她不敢看屋内的众人,因为面前的一切她只有接受,泪水带着委屈不由自主地顺着脸颊流下来。

“别哭,春柳。好孩子,没有怪你。知道你娘不容易,你也是懂事的孩子,以后把心思用在伺候大少奶奶身上。再有博文这个孩子也任性,以后你少搭理他就行了!”李老太借故责备博文,也在暗示春柳不要再打博文主意。

“我 …… 我没有的。老太太,我从来没有,我不会的,我 …… ”委屈的春柳如鲠在喉,只有泪水可以表达她此刻的痛苦了。

“娘,您怎么怪春柳呢?不是她的错,一切都是我,我不希望你们都这样对她。我喜欢她,和任何人无关,请你们学会尊重别人的感情。你们可以不接受,但是不代表我不可以去选择自己的感情,以后你们不要管了!”一直沉默的博文听到母亲的话,看着春柳的反应,他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开始替春柳辩护。

“你咋这样不懂事?要气死我,是不是?这孩子,上学白上了,没有老少了?”李老太被博文的话气的不知说啥好。

“娘,人家是大学生,这话说的有水平。为了自己就可以不要老人管了吗?为了所谓的爱情,就可以不要李家的脸吗?还是有文化的人呢?礼义廉耻懂不?还有春柳,你知道磕碜不?土鸡像做凤凰了?啧啧,真的懒得说呦!”玉莲停下了手中的针,开始制造事端。

“你少说几句,没有人当你是哑巴。干啥呢?没事就跟着搅合。”汉文想打断玉莲的话,阻止着她。

“我说什么了?本来就是,还装什么呀?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以为自己什么身份呢?给面子就要吧!别不知好歹。”玉莲生气地把枕套摔在了一边,眼睛白着哭泣中的春柳。“哭什么?你害怕了?不会吧!勾引男人都会这个你怕什么?你怕我,我又不吃人。不要怕,继续呀,我要看看你怎么勾引人的!”玉莲眼睛里冒着火,虎视眈眈地看着春柳。

春柳没有辩解的余地了,她只有吞下这苦,咽下这痛,唯一可以表达的只有眼泪伤心的泪水模糊了她清澈的眸子,尖刻的话语也撕碎了她的心。看着默默流泪的母亲,和自己承受着委屈,春柳终于无法克制自己的情感和自尊。她猛地转身,头也不回地奔向了门外。她要逃离,这个要她心碎,要她痛苦煎熬的地方,因为她真的承受不起了。

“春柳,春柳,你去哪里?不要哭,也不要害怕,记住任何时候有我在,没有人敢欺负你。我说了,我要保护你,不要你受到任何伤害。”春柳快步奔出了门外,博文充满磁性的声音再次传来。放在以往春柳听到这声音,她会倍感温暖,可今天她听到博文的话语,春柳如触电一般,感到了莫名的恐惧。她的心如同油锅里煎熬一样,沸腾着。她紧紧地咬住嘴唇,不要自己哭出声来,加快了奔跑的脚步。

“博文,你干什么去?你怎么这样不听话呢?”博文的举动和言语使全屋的人震惊了,不约而同的发出了质疑。

多事的玉莲鄙视的表情和恶毒的言语再次袭来,对着跑出门外的博文和春柳挖苦着。“干什么呢?真有一套,自己做错了,还要人哄,手段很高明呀!大庭广众之下,什么样子?李家的脸还要不?”

“春柳,不要跑,你等等我。你不要这样,春柳 ……春柳 ……”。尾随身后的博文无暇顾及母亲的呼喊,他追赶着飞奔在乡路上的春柳,不停地呼喊着,焦急的声音和痛苦的心情无人可以体会。

狂奔的春柳,根本听不进博文的呼喊。她的心中和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离开,逃脱,给自己找一个可以肆意发泄的地方好好地哭一场,来宣泄心中的委屈和不平。崎岖的乡路上,冰没膝。春柳全然不顾,她跌跌撞撞的一路跑着,摔倒,爬起,她重复着摔倒爬起的姿态,全然不顾身体的疼痛,也许她此刻内心的疼痛已远远超出了肉体的折磨了。

也许是心灵深处渴望保护的迫切心态的驱使,也许是冥冥中父亲的召唤,失去理智的春柳一路狂奔,竟然不知不觉跑到了父亲大成的坟前。她不顾一切地扑倒在父亲的坟前,面对她至亲的父亲,坚强的春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阀门。一瞬间,长久以来所承受的煎熬和压抑的心情终于得到了释放。她失声痛哭,竭斯底里地呼喊着沉睡的父亲。那哭声里分明带着对父亲的怀念,更包含着更多的辛酸。父亲这个沉重的字眼,是春柳一直不敢触及的敏感词汇。今天,她更不知道如何表达对父亲的思念,可她却知道,这个世界上最至亲的最爱她的人无疑就是父母。他们给了她生命灵魂,养育她长大,给他最无私的爱,最真心的关怀。可今天他们却无法给予她需要的保护和情感,这是怎样的一种煎熬。“爹,爹 …… 我是春柳,你的女儿,我来看您了,爹 ,春柳想您,呜呜 …… 呜呜 …… 爹,您帮帮春柳吧!爹,您怎么就这样走了?爹,您不要春柳了吗?爹您回来吧!帮帮我,我求您了,爹……”。

“春柳,不要……不要这样,我不要你这样。春柳起来,快起来。有我在,我一定要保护你!”气喘吁吁地跑来的博文急切地去搀扶匍匐在地痛不欲生的春柳,心疼的泪水盈满了七尺男儿的眼眶。

“不,我不要你保护,你根本保护不了我。我不需要,不需要。求求你,以后请你不要再说保护我,我韩春柳卑贱,真的负担不起。”春柳双手抱头,痛苦地捂住耳朵,泪水肆虐地奔涌而出。此刻的她害怕听见博文的声音,她不敢再接受博文的任何示好。她承担不起,她可怜的母亲也承担不起。

“不要这样,春柳,我们没有做错。请相信我,即使全世界的人都不接受我们,我一样会做到保护你。请你相信我,可以吗?”博文继续鼓励着失落的春柳。

“求求你,不要再说了。我不能,我不可以,我们根本不该这样。我不配,不配。”春柳痛苦的哭喊着,听着博文的话语,她的心彻底的碎了,博文的热情和现实的残酷已经要春柳无法面对了。她不敢再奢望更多的温暖和爱,只希望这一切尽快过去,给自己的家和可怜的母亲一个舒心。也许远离博文和选择伤害博文的感情是她现在的首选,而承受这份伤害也是她急需要面对的难题。

“春柳,不要这样,我不要看见你这样,我的心是痛的。一直以来我都不想破坏我们之间的美好,希望我们淡淡地相守,可以维系那份美好的情感。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对你的真心,不要这样伤害彼此好吗?”博文看着痛苦的春柳,心疼的泪水已经模糊了眼眶。他不顾一切地将哭泣的春柳拥入了他温暖的怀中,紧紧地抱住春柳因哭泣而抖动的身体,心疼与怜爱已经充盈了博文的整个内心。

“啊……啊……不要,不要这样。放开我,不要这样。”春柳马上挣脱了博文的有力手臂,她惊恐地看着同样是满面泪痕的博文。瞪大了的双眼透露着凄厉的眼神,她凌乱的内心开始了再一次的刺痛。望着博文,她心中两股暗流在撞击着,一个声音告诉她,她想靠近他,她需要他,他需要他的爱和温暖。他可以给予她所需要的一切,这个男人就是她心灵的依靠,他和她在一起才会幸福。可是看着博文迫切的眼神和痛苦的表情,春柳的内心又发出了另一个声音。不,不可以那样做,我们根本不可以在一起。她的眼前仿佛又浮现了母亲被玉莲谩骂时的泪眼;被兰英婶子的呵斥时的迷茫;四奶奶和巧嘴讽刺时的惶恐;大金牙和李老太的警告和暗示中母亲的唯唯诺诺。自己怎么可以忍心自私的为了自己所谓的幸福去伤害可怜的母亲呢?自己怎么可以去破坏这原有的和谐呢?“韩春柳,你做不到,你也不可以做。放弃吧!离开他,你根本不配!”她的耳朵里不停地传来这样那样的声音,她彻底崩溃了!

“春柳,不要离开我,求你不要离开我我。我真的爱你,我不想失去你,不要这样对自己,我要你幸福!”博文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失去理智的春柳,声音那样的凄厉。

“不,我不要,我不要。不要过来,不要……“春柳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突然转身又开始了奔跑,也许她除了逃离没有其他办法了!

“春柳,不要离开我,不要呀!等等我,不要跑了,春柳……”博文痛苦地呼喊着春柳,凄厉的呼声音在韩家屯的上空回荡,痛彻心扉。望着春柳远去的背影,泪水再次模糊了博文的眼帘,挣扎的内心也久久不能平静 ……

爱恨情仇纠葛的尘世,一切的不尽人意,不仅仅是命运的安排,更多的是人为所致。面对尘世间维系所有人情感的亲情、爱情、和人情冷暖的诸多不如意,春柳和博文将如何抉择,我们只能等待……

QQ1534858442

评论

  • 离岛忧伤(小泽):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4-06-19 16:18
  • 雨袂独舞: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4-06-19 16:44
  • 雪里红梅: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4-06-19 18:36
  • 雪里红梅:文里每个人的心理描写那么细致入微,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配合了心理的细微波动。读着你的文章,我好像觉得,这事情正在发生着,发生在你的身上。我知道这些都是你杜撰出来的,而你是怎么有那么大的耐心去继续下去的?你的故事,生活中有原形吗?…
    回复2014-06-19 18:45
  • harvest:文学作品大多来源于生活的。是啊,眼泪和呼喊诠释了爱情的深度,爱得深了,情怎么也散不了的…
    回复2014-06-19 20:48
  • 暖冬: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4-06-20 0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