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朝佛身,心随莲台

2014-06-19 09:52 | 作者:默梵 | 散文吧首发

尘缘如,梦醒时分发觉自己无力诉说那前世今生恨之纠缠,望望眼前黑暗逼仄的命途,各路奔走的人们正随着凉薄沉浮,厚重的氤氲迷乱了方向,多次乱了阵脚,总在黑里呜咽,声声喟叹亦难解我心头千千结。

如果痴心是苦,我从未有心把君辜负,然而你也随着烟波离去,滚滚红尘里失去了唯一令我挂心的人。世间种种终必成空,必成空。我曾踏月寻你,对月形单万分凉。那尘封的夜,那尘封的年华与情愫。今夜,我剪去三千烦恼丝;今夜,我心明如镜..

带着轻盈的步履,走在寂静的山径里,蓝色的天路正缓缓铺开,我挣开世间所有的繁芜,退一步,便天空海阔。当我脱下尘衣,我已决心放弃俗世所有贪痴嗔,决心忘记红尘所有的污垢,愿佛主不要怀疑我的心是否赤诚。喜迎佛音梵唱,我甘心入佛门,余生愿如清风般存活着,淡看尘缘劫难,日日与柴薪干草为伴,夜夜执青灯,捧佛笺,念佛文。

兴许我是佛主前世所留的眼泪化成莲花瓣上的一滴露珠,偶然邂逅尘雾之间的摆渡人,我便落在他的斗笠上。他带我去寻香薰的风、去看山间丛林的微翠。他把流浪刻在眉间,说我此生不能永陪。问世间情为何物,而我不过是个误入红尘苍穹的过路人,多少恩怨都如光影随流水东去,逝者如斯,多少江湖纠葛而今都与我无染,纷繁乱世终究成殇。只得一袭素衣裹住我赤裸的身躯,日夜听暮鼓晨钟。那萦绕山谷的钟声,便是指引我走入清净之门的梵音。只是那木梁上的岁月骊歌,在飞逝的流景中迂回,惹人不禁伤怀。

而今,我是那佛堂前扫着落叶的佚名和尚,披一袭素色僧衣,扫帚与我都记着光阴,这里的树越老越美。古刹内外亦无杂音,只有音律清晰的木鱼声在山间传响百千年。竹林偶有声悦耳,我深爱这般清净,有缕缕妙音。我爱那满山遍地的野花,我抬头,蔚蓝的天穹便填满我的视野;整饬的山茶花从栅栏的缝隙里探出头,撩拨远行者匆忙的步伐。山的每一次气息,都萦绕在我的手指间。天边孤白飞过,亭台楼榭孤独伫立于深山里,留下一抹不可言喻的哀伤。而我唯有寄情于卉木、寄情于于山水,此后不必再等,烟花易冷,人事易分,用一支笔记录下世间茫景,芥开俗世与红尘。双手合十,闭目静思,轻敲木鱼,温声念:阿弥陀佛。

后记:翻开某本书,看到有片段草稿,是去年腊月所写。岁月如梭,韶华易逝。时常告诉自己不要总是回望过去,太伤怀。只是每逢寂夜,又开始浏览曾经,离去的脚步那样匆匆。我是一个不习惯说再见的人,因为人生就如一趟单程火车旅,不会再见。你走了,就走了吧。

默梵QQ:40542581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