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端阳来看江

2014-06-17 13:32 | 作者:天之骄 | 散文吧首发

五月端阳,是哈尔滨最舒服的季节,天高云淡,草绿花开,不冷不热,宜人爽心。

穿城而过的松花江,刚刚经过漫长的冰封浴洗礼,美如一位妙龄靓女,仰躺在蓝天白云,绿草红花之间。微风轻拂,雾纱朦胧,她微微地蠕动着柔美的身姿,绽开甜蜜蜜的笑脸,眉如青山黛,眼似秋波横,深情地。拥抱前来欣赏它的人们。

工作关系,多年来,在外地城市也多次过端午节。可是,哪个城市也没有像哈尔滨人这样重视这个节日。北方的大冰雪,把这里人们憋在屋里,压抑得太久太久,端午节,正值暖花开,压抑一个天的激情一下子得到了释放,才有了隆重,热烈,疯狂。

随着城市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风俗习惯,审美观念也发生了变化。过去,端午节传统是到郊外踏青,采艾蒿,吃粽子,挂彩葫芦。现在,城市规模在扩大,郊外越来越远,端午节的踏青由原来的去荒草甸子踏青看绿,逐步演变端午节前少年在去远郊狂欢,中老年人则来松花江看景的节日,形成了哈尔滨特有的端午节文化

哈尔滨人过端午节的活动最高潮的时候,不是端午节当天,是在头一天的晚上。大家根据自己的兴趣,朋友圈子,都早早地电话信相邀,到江边来看江,集合地点基本都是选在防洪纪念塔下。

防洪纪念塔,是哈尔滨的地标性建筑物,它是冰城的名片,也是冰城人不屈不挠,勇敢拼搏的象征。同时,也是端午节看松花江,逛景游玩,狂欢的主场地。在这里,人们与松花江零距离地接触,嗅她的肤香,看她的芳姿,听她甜美的歌。

夕阳还没有去迎接星星和月亮,整座城市开始沸腾了,老到白发苍苍长者,少至开裤裆的孩子,大家分别从大街小巷里的小区蜂拥般地走出来,挤公交车,坐地铁,打的士,一起汇集经纬街头,然后通过中央大街向北面松花江靠拢,此时此刻,中央大街就是一个大船舱,船舱壁是欧式壁画,船舱里的人,你推我搡,我挤你撞,想照个像,有很多人和你一起合影,弯下腰系一下鞋带,抬头找同伴,如大海捞针。拉手防“丟人”是好办法,又常常迫不得已让对面过来的人强行分开。 “丢老婆”的,“情人跑了”的,奶奶找孙子的,娃娃找错妈的,成为了很逗乐的一景。

“松花江水波连波,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悠扬的《哈尔滨的天》廻响在老街上,人们从中央大街面包石慢慢地向防洪纪念塔下的江边移动。旋律中,嚼着马迭尔冰棍俄罗斯人,牵着大气球刚脱乳牙孩子,扛着“狼牙棒”带着面具半大小伙子……不管女人穿多露,多艳,男人打扮多“各路”,谁也不笑话谁,狂欢嘛,都是图个乐呵,图个喜庆劲!

“今年这江水比去年大啊!”脖子上挂着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的老爷子拽着老伴跨上台阶,惊喜着说。

“水比去年清亮多了,鱼一定也多了?……”胖大嫂指着江中翻起的浪花,让正在用手机照相的瘦大哥回答。

“看,那‘打鱼狼’大……”小姑娘摇着妈妈手,让她去抓。

“……”

松花江望着人们夸赞的目光,秋波譫譫,在夕阳下,腼腆地羞红了脸,把浪花溅在穿梭在太阳岛与九站码头之间的游艇上,把柔情泼向堤岸台阶上坐着的人们,灯光照江面,浪花映虹,鼎沸的狂欢声,扯动夜晚放飞在江面上点点风筝。

防洪纪念塔旁的斯大林公园餐厅和江畔餐厅,是俄罗斯古典玩具式建筑。

这两个餐厅临江而建,哈尔滨市的一类保护建筑。《徐秋影案件》、《黑三角》、《夜幕下的哈尔滨》、《年轮》等著名影视剧中都在这里取景,端午节观江游玩这里是首选之处。坐在四壁无遮挡餐厅里,四周丁香花开,清香谧人,抬头望江面,游船在江中轻悠荡漾,白帆点点,江鸥在翱翔,龙舟打扮一新,只等发令的枪声。江心岛的沙滩上,五彩缤纷的帐篷争奇斗妍,钓者目不转睛望着鱼漂,坐当“姜太公”。远方的太阳岛,红墙绿瓦,绿柳深处有人藏。眼观美景,口品佳肴,该是何等地心旷神怡。

中老年和孩子们活动在江南岸的斯大林公园,青年们则选择在江北的太阳岛。

夕阳下太阳岛的江堤上,落日熔金,金碧辉煌。人在景中,景映江中。一片片造型别致的花圃里,花团锦簇,芳香醉人。瓷砖铺成地板式的江畔路,色彩斑澜,明静光洁。一座座古香古韵的江亭小筑,造型各异的白色雕像,傲立于江岸。幽雅的环境,平时是市民休闲的好去处。早晨,他们在这里晨练,微露的晨光中,翠绿的树林里,晃动着活泼矫健的身姿。黄昏,疗养院的老人们搬出藤椅,一排排躺在江边纳凉。孩子们逮蝴蝶,抓蜻蜓,捉迷藏,青年们谈情说爱,老人们谈古论今,那情景,比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园还惬意。端午节这天,来这里看江游玩的人们把十里长堤围个水泄不通。

在韩国看汉江,在重庆看长江,在太阳岛看松花江,感觉各不相同。松花江虽然不波涛汹涌,白浪翻天,但是,它有别具一格的浪漫,别有风韵的张扬,别有特色情调。站在太阳岛上,望江南,人流鼎沸,一座座高楼厦宇,在夕阳下玉碧生辉,倒映在江水中,好似海市蜃楼。“龙船”、“凤艇”的百舸争流,满载着游江的看客,鸣着气笛来往穿梭,飘扬的红旗,猎猎作响,奏着春天故事。义务的志愿者忙前忙后,为了更多人的高兴,她们在奉献着。

看西隅,“一湖三岛”旅游区周围空地上,铺好了五颜六色的的塑料布,一家人席地而坐,他们都是自带食品,来这里过通宵的。喝哈尔滨啤酒,品秋林里道斯红肠,醉了,就唱,邀吴刚举觞,嫦娥跳舞。累了,躺草地上数星星,找“织女牛郎”。还有那,听江水流响,昆虫嘶鸣……,一年一天的端午节,这野外的生活是多么难得。

回首北面,坡下的太阳岛的主景区,恋爱中的男女,大专院校的大学生,在草坪上支起五颜六色的帐篷,远看如青草地的长出来的蘑菇。朵朵蘑菇的周围,有人弹琴,有人唱歌,有人在吃喝。帐篷里,看不见的人在耳鬓厮磨。商品经济浮躁的年代,年轻人,难得有这么可以放松的一天,不去考虑明天的就业问题,也不在研究房子的蜗居问题,与心上的人,与朋友在一起,听江水咏唱,看霓虹闪烁,是最幸福的时刻。

看东面,正在建设中的滨州铁路大桥处,灯火通明,高耸的塔吊,闪烁的焊花,把松花江端午节的夜空,装点更加绚丽多彩。两岸看江游玩人们投去了赞赏的目光,来往的船只鸣笛,向节日里坚守岗位的劳动者致敬,有了他们的付出,哈尔滨城市才这样的美,松花江的浪花才弹奏出欢乐的歌。

五月端阳,哈尔滨人倾城出动去看松花江江,为的是看看天蓝水绿;看彩虹飞架,天堑变通途;看城市环境改观和人民的文明程度。每一年,都看出来了宽慰,燃烧起了激情,增强了斗志。

五月端阳,一个个大彩葫芦和一把把艾蒿的芬芳,把夏天季节接进了哈尔滨,城市扮靓,松花江浓妆。冰城才开始美,夏都才开始浪。

——来吧,朋友,哈尔滨的夏日,最美的是可爱的松花江。

——来吧,伙伴, 松花江浪漫的之旅,让你的心儿更加欢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