铿锵三人行9、10

2011-09-06 13:44 | 作者:海洛逸 | 散文吧首发

9中隐情

啥好吃的?快拿出来吧!”我回过脸来和高仓健说话。

“不是吃的,是我母亲的衣服!”高仓健尴尬的笑了笑。“想吃啥?我给买去!”

“我以为你又提东西来敬我们的,谁想吃东西了!”我娇啧的白了他一眼。“你咋又来了呢?今天又歇班?哎,还是铁路老大哥!千年不败,上哪去也不要打车票,下辈子说啥咱也得嫁个铁路老公!”我的话惹得他们仨哈哈大笑,关林说“我这就找人调铁路去,你干脆嫁我算了,我让敏子给你让位,你做大房!”

“那好啊,月儿,这你可听到了给我作证,等敏子来咱告诉敏子,看敏子不揭他一层皮!”

月儿抿嘴笑着张罗的说“咱四家打牌吧?瞎侃啥呢,看天不都让你这些人射漏了,没完没了的下,多会才能晴啊!”

破木桌在外淋湿了是不能用了,聪敏人自有高招,关林把奶箱搬了几件下来,罗列好,铺一张报纸,这桌子就齐了。我和月儿打对门,那俩老兄打一家,争主抢注摆开了厮杀。正打得起劲,敏子从医院来了,咱四人一人打一家,敏子是个墙头草,谁个打底他偎谁去,当然关键的时候我们还是经常受到火力支援,让那俩大老爷们在二上一个劲的趴窝。

俩人默契的把牌一扔“不打了,我这牌‘圣,’今天出门不利,跟你们这帮娘子军没啥好打的!”

“还牌‘圣’,念白字的吧?您别说您还真是牌‘剩’,只不过此牌‘剩’非彼牌‘圣’,月儿轻笑着接着腔。

“敏子,上,”我甩头示意。

但三缺一,这俩倒霉孩子,任我们好话说了六车,没用,就是不玩!看我们猴急麻花的求他,关林美得头晃腚摇哼着不能‘心太软’,并一再告诫高仓健如果背判盟约,就有可能面临割袍断义划地为席的局面。恨得我们仨牙根疼也没法。

月儿说:“干坐没啥意思,咱讲故事吧?”众人一致叫好,“那讲啥呢?”

还是老主意,谁提议谁先讲!

从前南方有个酸秀才,十月份在我们北方教私塾。南方从来不下,乍到北方看到雪到地后立马又化成了水,感到很奇怪,就诗曰:“天上下雪不下雨,雪到地下变成雨,雪变成雨多麻烦,何不当初就下雨?”这时他的学生看着先生摇头晃脑的作诗吟赋感觉很好笑,于是也向先生一样双手往身后一背,眼闭头摇吟道:“先生吃饭不吃屎,饭到肚里变成屎,饭变成屎多麻烦,何不当初就吃屎?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几个都大笑起来。正吃瓜子的敏子看着一本正经摇头晃脑的月儿,笑的打呛,一边锤着胸脯一边指着月儿,好一会才说出话来。

“谁在接着讲?”我话音还没落几个人大喊“你!”

“你讲酸秀才,那我也讲一酸秀才!”我思索了一下。

“从前有一秀才,屡试不中,喜欢作诗吟赋,两句诗毕,必加横批。一日,秀才在街闲逛,迎面来个美女,但脚大。秀才诗意大发曰:“前面美娇娘,凌波微步长,信此三连步,横批——横量;结果女子告上衙门,县老爷升堂办案。这县老爷叫苏西坡,秀才又诗曰:古有苏东坡,今有苏西坡,此坡非彼坡,横批——差多!县老爷听罢大怒,充军发配。秀才发配那日娘舅来送行,秀才又诗曰:充军到南阳,见舅如见娘,两人同流泪,横批——三行!”

没一个人笑的,我大怒指着他们几个曰:“对面小儿郎,都是硬心肠,不给姐捧场,横批——是狼!”我憋住笑怒眼圆睁,几个人看着我滑稽的表情,哈哈大笑起来。说“这女人不得了了!出口成章!这哪是讲的苏东坡啊,这就是一苏小妹!”我美滋滋的听着心里特舒服高仓健说了那我也讲一个:“从前有个秀才屡试不中,一日到河边玩耍,看到一美妇在岸边洗衣。秀才曰:“河边美娇娘,上读书郎,去女又去木,铜雀鎻乔娘{二乔典故}

这女子也不简单,张口便骂:桥上小儿郎,桥下浪滚浪,去水添个狗,你是条中山狼!

秀才接着曰,大乔和小乔,添木还是桥,秀才从身过,美得乐逍遥。女子掐腰接着骂道:桥上中山狼,桥下是你娘,从娘身上过,看有没胆量!”

高仓健边说边看着我们,我们没一个笑的,一致歪着头瞪着他等他说下文。他俩手一摆“不好笑吗?哈哈!哈哈,没有幽默细胞。”

关林说,咱今跟酸秀才较上劲啦是不?你们光知道酸秀才酸秀才的讲,谁知道酸秀才的出处,这典故到底从哪来的?不知道吧?亲的!他打了响嘴,大手指往自己一指本老爷我知道!快求求我吧!求求我我就说给你们听听,哈!”

三张女人嘴,六只描花腕,关林大喊求饶。

“从前有一个穷酸秀才,适逢皇上开科大选,准备上京赶考,苦于无盘缠,想起卖醋营生的岳母家较富裕,就去借点盘缠救急。刚进入岳母家大门,见小姨子正在院中一口大缸中起醋,上前问道:“妹妹,昨晚偶做一,妹妹帮着解解。”

小姨:“说说看。”

酸秀才:“梦见院墙上长出一棵长把高的芦苇。”

小姨:“头重脚轻根底浅啊。”

酸秀才:“还有一口棺材。”

小姨:“不见棺材不落泪。”

酸秀才:“还梦见和你背对背的睡在棺材里。”

小姨:“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小姨大怒,一脚把酸秀才踢进醋缸道:“叫你从今成为酸秀才,酸酸酸。”

酸秀才无趣地从醋缸爬出,来到后堂,见到岳母,说明来意后,又问岳母

道:“偶昨晚作一梦,不知吉凶,岳母替孩儿解解?”

岳母听完后,解答道:“墙上芦苇,乃出人头地也。棺材,乃升官发财也。至于

和小姨背对背睡,咳,总有翻身之日啊。”

酸秀才听完大喜,拿了盘缠上京去了。

不想,酸秀才一考高中状元,作官后衣锦还乡,来到岳母家,去见小姨,小姨害羞,闭门不开。

酸秀才说;小姨开门啊,偶是状元啊。。。。。

良久不见动静,猛的一拍脑瓜,喊道:小姨开门啊,偶是酸秀才也。

门开,终成翻身之事。”

“啥翻身之事?我们仨不约而同问道。

“傻!!是吧?连这都听不出来”关林咋咋嘴一脸的可惜像,“小孩姨本来就是姐夫一半?明白了没?要说你们这些女人整天就情呀爱呀,其实懂个屁!”关林手指着我们接着发表他的观点:

“你知道为啥咱们讲这几个故事都不觉得可笑吗?那是因为‘可笑’应该有是特定的氛围,在五十前,你要听到这个笑话你一定会笑的,为啥?环境!你看看咱现在的社会,这样的笑话压根就他妈的太素了。”

"那啥样是荤的?有些东西‘昏’天黑地的让人恶心。”我接过了话。人这一生为情而动,但所有的行为既要具有社会性,又要跟和局部性。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这个社会立足”

“社会性?那你说李口街那家一死两判的有社会性吗?没有是吧?”月儿转脸看着我,‘某些时候我们的道德约束有时就是牢房,当我唾骂那些人时,我又真的钦佩他们,做那些行为是需要超凡勇气的,这点你不佩服都不行。”

“月儿说得对极了,”高仓健接过话题。

“这就把思想罗列出来。思想决定人的存在意识,李白那首‘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讲的就是最洒脱的生存意识。正是由于我们的思想千姿百态,所以才有琳琅满目色彩各异的生活方式。从东方先贤庄子的“天人合一到法国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朵夫》讲的都是一种经历然后回归的生存态度。我曾经在网上浏览过一篇文章,文章的名字就叫《认识你自己》,其实认识是个漫长的过程。不走怎么才能知道是对是错!没有过程哪来的结果,我们又何谈认识自己。”,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我打断了高仓建的话,话说错了,我可以道歉收回,路走错了,我可以重来继续,但人生是没有重来的路,走错了你就会陷在在迷雾之中,甚至没入沼泽,万劫不复,只有没责任的人才会说这样的话!聪明人总是借鉴别人的对错来警醒自己,只有愚蠢的人才会让自己涉身危地。认识自己是一个极其艰难而又漫长的过程,这时的当局者是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的,任何诱因都可能改写他的整个人生。”

10最遥远的距离

啊盈,提笔给你写信,胸中仟涛万滚:忧思?怀旧?倦怠?衰疲?和某种决绝的渴望!

你下午一番肺腑之言震撼之余让我无地自容,从你驳斥我和高的长篇大论中,我知道你或许早就窥视到了什么,是啊,什么是知己呢?知我莫若如你!

我能怎么说呢?

当身边的每一个人神话与谁的时候,我想要么其人在天堂,要么这人曾在地狱。当你拥我入怀在耳畔深情款款的说“让我为你和敏子做榜样时,”我的心是惶恐的,犹豫的,知你莫若如我,你的所知让我不敢深想!

这些年我的每一步路你和敏子都相搀相扶,每一个坎你俩都义无反顾,如果说我生命阳光没有及早的退尽,我要告诉你的是:那一定是我的两个挚友为我托起了这不落的太阳

我本不该瞒,欺瞒正是基于珍惜这份浓郁醇厚的友谊

我本不该做,知做后面是无尽的悬崖峭壁;我更明了,

走进‘高’就是走近痛苦,远离‘高’就是远离幸福。。。。

我一直在犹豫,一直在劝慰,一直在挣扎,好累好辛苦,好难好难。多少个静,我遥看远天对着苍穹大呼“你这个自私不安分的女人!你到底在找寻什么?难道说你的血液里真的流淌了他们那些人所说的淫荡吗?你真的会步你母亲的后尘吗?那你这些年苦心营造的家该置放何地?你的儿子也会和你一样,受人嘲笑,受尽折磨!”

我在心腔里大声的哭着,摇碎我的头颅,“我不要!”

可是盈子,我的声音是不要的,我的心告诉我自己“别想了,去吧,你太累了”

是啊,我真的太累了!

从记事起,我的每一个行为都必须用理性去做,靠意志支撑,我每做的一件事别人的看法首先影响我对自己的需求!没有感性,没有随意,我渴求的情感对我来说太奢侈了!在荒漠中,在荆棘林,在无尽的盘山路上,不管如何的饥渴,不管如何的伤痛,我都是一个远行的行者!从日出到日落,从月勾至月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35年了,啊盈!我累了!我真的累了!

我厌倦了——这无休无止的跋涉,没玩没了的生活!何时是个头呢?我哪一天才有资格为我自己活呢?

啊盈,有时在街上看着睡地打滚的孩子,我就从心底羡慕,这样的孩子生命中的感受也比我多啊,他最少为他自己争了!我呢?空活了这三十多年,我没为自己活过一天!

“为自己活一天?”

看着我写的这几个模糊的字,我苦笑笑!儿时,为了让父亲高兴,我拼命的干活。你们是上学的,我呢?我是什么?一年的学校我连半年都上不了,整个小学,我父亲没交过一分钱的学费。不管我是如何的努力,父亲的拳头从未放下。我知道父亲苦,所以我忍着努力着,那样的状态我不忍又能若何呢?我幼弱的肩头没有半点抗拒的力量。父亲对我喜欢读书像母亲一样深恶痛绝。啊盈,你是知道的,为了读书我受了多少折磨!我每天要做一个大人所有的活计,不做完,我是不敢去学校的!

刘涛的父母是不愿意要我的,我的家世会让他这样的家庭蒙羞。婚后,我就像一个外围的征战者,用我的能力,我的智慧,我的善良,我的意志拼命的去讨好他们家的每一个成员,但这个家就是一个韧劲十足的圆球,有时我错误的以为我走进了球内,但一不小心我又被踢了出来。这个家的笑声不属于我,这个家的核心不属于我,不管我如何的维护这个家的利益,我始终都是个外人。

此刻阿尔卑斯的山风又在我身边无尽的呼啸着,天越来越黑,我的心越来越无望。成夜成夜我对月啜泣,对黑呐喊:“为什么?我在心里为自己组织了一个法庭,我扮演所有的角色,

我有罪吗?

我是罪恶之本吗?

我做了什么错事?

我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我承认我恨过谁谁,我想报复过谁谁,这是罪恶吗?他们对我的嘲笑和伤害我不去做难道连想一想也是十恶不赦吗?我努力的做好每一天的事。我从没有损害任何人的利益!

我愤怒了,这是不公平的!

那不公平又是从哪儿来呢?

你的家庭!

你淫荡的母亲,

酗酒的父亲!

那么我的母亲真的就天生淫荡吗?

那么我的父亲难道也是天生酗酒吗?

最少我知道一点,我父亲酗酒是从母亲离去开始的!

那错都是母亲,是那个饱读诗书,有着锦绣文章的母亲!

你若是你的母亲,你会若何?

和一个没有一点共同语言的人,和一群愚昧无知整日批判自己嘲笑自己文化的人,你会若何?

她忍到四十三岁,你呢?

我找到了答案!

我的母亲是可怜的,不是可恨的!我昨日对母亲的恨才有今日的报应,我有了今日的报应,我才知道我可怜的母亲!

所以我是罪恶之本

所以我是罪恶之源

啊盈,说那么多其实用一句话就可总结:如若说在结婚之前,心中只是薄暮将黯,我还有搜寻的勇气不断地鼓励自己:在我不知道的角落里一定有许多美好的东西事物和人性,在等待着我。那些美好的遥寄一定能点亮我内心的黑暗,冲刷我阴暗的角落,清洗我的灵魂,点燃我的生命之光的话。而从那时起却如鲁迅所说:“惯于长夜时”了。

有时你和敏子会不经意的嘲笑我说我会讨你两家四位老人欢心时,你想过没有,盈子!我多想告诉你如果我的讨好能换来一部分我缺失的爱,那我是何等的幸福!去年底的初二,亮子(敏子的弟弟)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一句“全家都到齐了,就差你三口了!”说的我泪流满面。

我累了,真的累了!很累很累

每当我独处家中,那无可名状的寂寞还有阴暗的不知是什么东西从四面八方向我倾袭而来,我的血液·思维·心态就在这一阵阵的倾袭中早早的进入了暮色,如果说这些东西磨退了我生命外围蒸腾的火焰,那一颗苟延残喘的明烛还有照亮的必要吗?

没事的时候,我就在刻画着自己的死境,为自己设置了一个个自杀的场面,如何无痛无觉得死亡成了我每日的必修课。可是,盈子,每次这样想的时候,疼我爱我的你们,我疼我爱的你们,就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你们的悲痛,我能看得到,你们的哭声就嘤嘤的在我耳畔,我警醒的告诉自己,不能啊!你的生命不是完全属于你自己的,你没有权利把痛苦移加在爱你的人身上,需要你的人身上。

遇到了高仓健我像撞见了侏罗世纪的恐龙,他给我的震撼让我在一霎之间唤回了所有的的所有。

我无可救药的陷了进去,他的善解人意,他的睿智,像一副副令人痴迷的毒药,让我一见倾心。啊盈,我不知你信不信,如果我早读懂我自己,我不会任由事情发展,我的猝不及防和我整日伺机找寻的那根神经麻痹了我所有的所有。

信写到这儿,我的泪已经流干了,模糊的双眼,疼痛的内心让我无法用言语表达,我想是上苍感觉我的苦还不够多,还要逐渐的给我累加,直至我死无葬身之地那时才算完的话,那此刻的我真想奋不顾身纵身一跳!但我仍在克制着,在用我微区的意志抗衡着!直到那次的在云龙山的再次相遇······

我哭了。

从开始读信到现在,我泪水没断,几次失声痛哭。后面的字迹我无法再看,这长长地文字,月儿是用血和泪写成的,是用折磨她半生的经历写成的。此时泰戈尔的那首《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跃然我的脑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

你却不知道

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

却不能

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

却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

却还得故意装作

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

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

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

对爱你的人

掘了

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

要怎样的毅力,去于自己本能时时刻刻的决斗,我可怜的月儿到底该何去何从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

  • 荷塘月色:哈哈,写得挺有趣,好!祝中秋节日快乐!
    回复2011-09-07 13:26
  • 雨后彩虹:拜读了,不过我要慢慢品味啊,前面的没有看呢。祝中秋快乐!
    回复2011-09-07 15:23
  • 草木:写的很好,很有意思,赞一个
    回复2011-09-07 19:09
  • 陕西席平均:写的挺好,拜读了。慢慢品赏。 问候中秋节快乐!
    回复2011-09-11 02:47
  • 自然子:精美的文章,祝愿中秋节全家快乐!
    回复2011-09-11 1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