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伞

2011-09-06 13:14 | 作者:水畔 | 散文吧首发

又下了,下的时间还比较久。我真的有点支持不住了。于是我选择了放弃,我彻底的是失败了。

从那次我的雨伞丢了,便开始了我与雨的战争。

雨已下了两,在空中漂浮的尘土我想也早没了踪迹,现在的雨应该在无尽的表达着自己的多情,享受着自己创造的所谓的该死的诗意。

我在雨中默默地穿行,却没有撑伞,因为我的雨伞丢了,我也变成了在这段雨季里的异样的风景。

旗山遁去了自己的行迹,溪江却没有逃离,他们也附和着此时已显得苍白的诗意的美景。那江上的渔家老伯轻摇着舟楫,静静地荡漾在江心。千金上的我看了看还未湿透的自己,嘴角泛起了笑意,我依旧前行。

雨好像没有停的意思,或许他知道有我这一个这样的人跟他抗争,他是不会输掉这场对抗的。于是他肆意的发泄着自己的怒气,对我这个不自量力的人。就这样,直到有一天我真的支持不住了,经不住的不只是雨水,还有那来自同学的劝说,以及路上那鄙夷的眼神,原来我的社会性是这么的强,我害怕那些四面八方的流言蜚语,鄙夷的眼神,胜过那窗外一直不停的雨。于是,在无可奈何之下我又买了一把雨伞。

我又买了把新的雨伞,撑着雨伞在雨里穿行,我低着头。我失败了,或许我就不该开始与雨的抗争。

雨停了,清晨,我又早起,可已经没有了唱虫鸣,季已经来临,他们也应经温暖的睡去。雨真的停了旗山现出了他那熟悉的身影,清秀而不失苍劲,我沉醉,我幻想,它让我忘了,与雨的抗争我是失败的弱者。

与雨的抗争,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我是失败者。

突然感觉,我仿佛是丑陋的玩偶,被那些无聊的所谓的当事者再鼓掌之中玩弄,一次次的捡起,又一次次地被丢弃,或许我本不该存在,我终于明白,这从来就是鄙视的践踏。我好像是没有任何的选择的余地。

把那记忆摔碎,让一切都随风而去,撩起的轻衣,舞动着属于我的自己。翻开一页一页的信息,看看这漠然的自己,早已没有办法向前,想起以前的空手绢,如今总把常思念穿成串。于是,我找了一个纸盒,把我的心情写下存在一个角落里,任由着它们被虫蛀、发霉腐烂,让它们在我的记忆了消散而去。

现在我那时买的那把‘新伞’也被我丢在一个柜子的角落里,不到万不得已的大雨,我就不把它拿出来,我觉得这才是我真正的自己的。虽然,在与雨的抗争中我是个失败者,但是我还是我,没有改变什么。

我开始喜欢了雨季,喜欢在雨里穿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