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父亲的父亲节,我怎么过?

2014-06-15 07:50 | 作者:春雨 | 散文吧首发

父亲离开我们有八个周了,没有父亲的父亲节,我该怎么过?

去年年底,我发现父亲身体大不如以往了,我和霞去将父母接到我们家来,为了方便照顾老人起居。

家乡因为拆迁而四分五裂,乡亲们分散到大冶街上租住,但是只要是知道我父亲生病的都赶来看望他。

他们在一起提得最多的还是在大冶湖里捞鱼的事儿,每每听到家乡人热情地谈起那些往事,父亲都笑逐颜开,满面阳光显得很得意。

在生产队的那个时期,季属于农闲时节,白天在地里干活,利用晚上父亲和人到湖里捞鱼,捞鱼这活儿需两人共同协作配合,立在船头的人负责用镂在水里捞,要累得多,艄公负责驾船,我父亲总是捡重活干,每回都是他站船头用镂在水中整整夜的捞鱼,到天亮了才停下,他在湾子里算得上是捞鱼能手,他和家乡许多人都合伙捞过鱼,他的勤劳、宽厚朴实、诚恳待人,以及他的劳动能力受到家乡人的赞誉。

湾子里秋映哥和他人也来看望,说到和父亲合伙养鱼之事,那是我参加工作后有两年,我家靠近湖边,父亲也默默地多担待些,早去点晚归点。到冬天取鱼时,秋映哥就放心把捞上来的鱼堆放在我家的客厅里,第二天弄到街上去卖,可以看到活蹦乱跳的满屋子都是鱼,他也不过秤,因为他相信我父亲的为人,从来就不多占人家的便宜,他忠厚、诚信,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父亲兄弟姐妹共有六七人,我父亲是长子,长兄当父,凡事多有担待些,最小的叔叔仅仅比我姐姐稍大。在父亲病重期间,叔叔和婶婶们几乎天天都来看望他。父亲病重时,都六七十岁了老兄弟还留下守夜,让我们做晚辈的都感受到他们浓浓的手足情深,每当父亲情况好些,他们就陪着他聊天、打牌 、吃饭……

我也听到他们聊到的往事。

二叔比父亲小五岁,孩提时候他们呆在一起的时间多,他们照顾弟弟妹妹们,好让父母出去干活,他们提到少时父亲养鸽子补贴家用的事,因为成群的鸽子踩了别人家的瓦而引起邻居不满的事;为了给弟弟妹妹们弄来好吃的东西,他们还一起掏蛋抓泥鳅摸小鱼虾,有次在鸟窝里碰到一条大蛇等等趣事。

三叔比父亲小七岁,父亲其实很痛爱三叔,他说三叔干活从来就舍得出力,他们三兄弟少年时就一起在田地里帮助父母劳作和承担家务。

他们个个都在大冶湖里泡大,常常随我爷爷一起到湖里谋求生活天里去摘菱角、采莲蓬、抽蒿草苞、打渔摸虾;冬天里又一起去湖里捞鱼。有一年为了建房子,他们兄弟三人步行到20公里外的外婆家背木材瓦格子等建筑材料,一日仅仅往返一次还得早出晚归。

父亲和三叔、四叔、六叔和湾子里其他十几人围大冶湖三百亩水面网箱养鱼,他们风同舟十几年,直到我弟弟成年了他才没到湖里劳作。

童年时候,我曾经也有过和父亲一起去体验打渔之苦。

也许我七八岁吧,是夏天,父亲在晚上将罾(zēng ,用一种木棍或竹竿做支架的方形鱼网)和喝的水带上船,驾到湖对岸有流水的湖汊中,支好罾,每十分钟就拉起罾来用手电照,将罾到的小鱼虾放到鱼篓里,记得湖边的蚊子多得没办法形容,他一夜没睡,我也一夜没法睡,亏了父亲天天都在那样的环境里劳作。

我十几岁就渐渐离开家乡离开父母到外面读书和工作了。

父亲自己仅读了几年书,他没有什么高深的理论,唯一有朴实无华的鼓励督促我好好读书,支持我完成学业。当我在大冶一中读书期间一直到我大学毕业,每个周母亲给我十元钱的生活费,(那个时候一个老师的月工资也仅仅三十多元 )多亏了做农民的父母每周为我准备,在当时那是多大的生活压力啊。只要是我需要的钱,父母就绝不阻我,比如学英语要买收录机220元等等。因为我读书,多年让我家不能走出困难。

父亲,一生是一个平平凡凡的农民,但是他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他年轻时候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在朝鲜战场上他亲自用枪射倒过敌人,后来随部队转业回国内搞建设,去过辽宁,在甘肃海晏呆过几年,是最早到那里为二炮奠基的部队,复原回乡后,他在大队担当民兵连长多年,又在生产队当队长多年。

他是一位克己奉公、平易近人、宽宏大度、光明磊落之人, 一直以一个军人的身份严格要求自己, 对三个儿女要求非常严格,而对他人却和蔼可亲。

父亲是个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人,他一辈子没有停止劳作,直到七十八岁才休息,病重期间,他都坚持自己下床上厕所,总不让我们因为他而请假耽搁工作。就是他离开人世时,也未给我们添任何麻烦,走得很安祥。这也让我们痛苦心灵感到慰藉,我们深深理解这是父亲最后一次给予我们的人间大爱。其实父亲在部队里的时候受过伤的,但是他从来就没有向政府伸过手要求救济。

他一直关心着我们这一大家庭里的每一成员, 从来不计较个人得失, 是位慈爱的老人,他上敬老人下善待兄弟和晚辈, 对国对家都是那么尽职尽责, 他留给我们的是永远怀念,他的音容笑貌留在我的心间 。

夜深了,父亲,你在天国过得好吗?你留下的待人处世的精神是我一生的财富,做儿子的还没报养育之恩呢。

推开窗户,看着明亮的圆月我潸然泪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