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有时

2014-06-09 14:27 | 作者:彼陌 | 散文吧首发

Open要我把接下来的两天交给他,我点头没有问原因,也许我本就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还是那辆破旧的面包车,停在脏水流过的巷子里。Open带我来到一栋低矮的木棚。破碎。荒废。像那辆停着的面包车。像我们努力想拼凑起来的青

开门的是一个穿着白色绸群的女孩,十一二岁。一头黑发珍珠般披到肩头。看到我们脸上一抹惊喜地朝门里喊着。奶奶,是虎子哥。声音清清脆脆,像黄莺,很好听。低头穿过木门,open嘿嘿的像个孩子。奶奶我们来蹭饭。我惊恐着open这我从未见过的乖孩子面孔。在他的白眼中问候坐在床上的老人。

老人靠在床上编织着手里的草绳,墙角堆着几个编好的篮子。蹭饭还拎这么多菜,下次这样就不准进屋。看到我手里的袋子老人虎起了脸。Open孙子一样头点的像鸡啄米,然后走到墙角把编好的草篮一一摆好。看着他乖乖的样子我想他现在就是个孙子。

每次都这么说,肯定不舍得。小女孩嘟囔的小嘴嘀咕着,在老人笑着摸起床头的拐杖时转身跑到我身后,逗出脑袋朝老人吐了吐舌头。

她拉着我的手时我就喜欢并心疼上了这个女孩,她的手是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即便去掉几道伤痕,也显得有些粗糙了。摸着她的手我问起她的名字。她感觉到了什么,不好意思的把手挣开背在身后。我看着她的动作鼻子一阵发酸。我叫蕊蕊。甜甜一笑然后跑开。

吃过饭open跟我说起这对祖孙。在一个圣诞节卖花的蕊蕊碰到身无分文的open把他带到家收留了几天。祖孙俩靠着仅有的低保生活,有了工作之后open就隔三差五的来这“蹭饭”。Open说蕊蕊很懂事,我白了他一眼说傻子也看的出来。不理他笑我骂自己傻子。只是想着吃饭时蕊蕊把买来的饭菜推到我跟前自己夹着剩菜低头扒着碗里的饭,一阵心疼。

跟奶奶说带蕊蕊去玩,小丫头低头撇撇奶奶在她同意后欢呼着拉着我们出门。看着四周邻居熟悉的招呼着,我想open把这儿当成了家,一直以来他渴望着的的东西。蕊蕊坚持要去一家游乐场,因为那里的棉花糖只卖一块比别的地方便宜。出了巷子穿过石板路,隔着条没人来往的街道。眼前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跟街道后俨然两个世界。仿佛天堂地狱之间的区别。在我眼里是由天堂跌进地狱。后来open说。

我是怕去游乐场的。自从和刺分手以后。一首好听的旋律,一幅相似的场景。都会引以内心深处最柔软也最疼痛的地方。有时候多希望生命像是坐着的旋转木马。可以回到起点,舔着软软的棉花糖,看看错过的风景,等待又一场轮回。

木马上我抱着蕊蕊问她想不想妈妈,看到小丫头眼睛里一瞬间的黯淡,舔了口棉花糖说以前想现在我有奶奶。还有虎子哥。顿了顿又补充说。然后狡黠的把大半的棉花糖黏在我脸上被下面的open拍个正着。小丫头跑的不亦乐乎。却只是惊喜地叫着过山车多么高,呼喊着海盗船多么惊险。没有主动要玩。我努力的想从open手中夺回手机将自己的囧样删除。他只是一只手按着便我的头任我怎么抓怎么挠也够不到半分。

愤愤的转身去追前面的蕊蕊。发现她停在一个卖盆栽的摊子旁。指着一朵没开的花问我可不可以买下。我说这花还没开。蕊蕊大着眼睛说我也没长大呀,买回家去就能跟它一起长大了。我付了钱看着满脸欣喜的她跑向远处。你的花找到了。可我的呢。

几年来,我洗过车,做过网管,在饭店上过菜,现在当保安。我们可以以无数种姿态活在这个世界。有时苟延残喘,有时自给自足。但快不快乐只有自己知道。回去的路上open这样说。

评论

  • 1402320543:不错的文章,文笔优美,不矫情。…
    回复2014-06-09 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