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夜未央,风微凉

2014-05-27 18:32 | 作者:夏伤*淡离愁 | 散文吧首发

把所有的心事,都在五月的黄昏里酝酿,当圣洁的白玉兰,在枝头静默的绽放,青荷也渐渐的舞动在水中央,此时的风很轻很轻,似乎能把所有的心事都吹平,而那条青灰色的巷,仍然又窄又长,一个人看夕阳,看那片血红坠落山岗。

公园的红芍,也快开了吧,可时光转瞬便会让其凋零,犹如每一个人的青,像城市的霓虹,只作暂的晃动。

五月的天,总是余霞微暖,而忧伤却是那么的薄凉,什么时候回忆能不越过时光的潘篱呢?若到那时文字还能在笔尖下游荡,会不会也能让四季都芬芳?

伸手,便可以触摸到泪的温度,咸涩微苦,闭上眼睛把一天的疲惫,交给黑,思绪便嚣张的漫过了天际

还好吧,庆幸生命还能若无其事的活着,这样想起昔日所有的忧伤和彷徨,一切的疼痛都会波澜不惊的收场。

每天都孤单的守着这座城,走过一季又一季,那彼岸的渔火,伴着木鱼声声,敲击着心门,总是喜欢肆意的挥霍着颓废的光阴,似乎除此之外也别无选择。

其实海棠和梨花的相,注定是一场旷世的悲哀,海棠怎能看到梨花凋零的的悲戚,同样,梨花也不会明了海棠的花事,是怎样开到荼蘼,就像彼岸花,花叶生生相错不相见,因为他们隔着光阴的悲伤,只能在自己的世界里生长

好多时候,时间会把一份爱剥夺成流离,便再也无法验证爱情的不离不弃,生死相依,于是有多少人就会借着那份果,那份因,还有那尾断弦的抚琴,把时光弹破,把年华奏到蹉跎。

是谁在红尘种下了悲,兑换成我晶莹的泪,其实只是后来才知道,风真的不懂云的漂泊,雨让花瓣悲伤到泪落,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年轮,长的一定是磨难,短的才是真实的人生

于是,把那份心事搁浅再搁浅,让灵魂出发,去远方,远到看不见脚步走过的痕迹,远到结局自然成迷

似乎好久没看到月色了,那杯香茗,也凉凉的,余温早已经荡然无存。

如果有一天若走,便是天涯,若留,也只是一念只差,戏曲落幕,病垢成魔,江南的水墨塞北的,抹得了粉脂却经受不起风的凛冽。

桃花败了容颜衰了,雨水落了万物哭了,心在红尘中悄无声息的迷失。都说红尘万丈呵?终究用什么去丈量,我的三千青丝,每天在花瓣雨般的伤心里转眼发如雪。

若年少轻狂,必年老成殇,生命的主题就应该是起起落落,又能有什么不服气的呢,包括爱情,包括相遇,到最后只留下一份缄默。

其实生命里很多人,很多事,仅一眼,便成定局,是拥有,是失去,不是用笔墨就可以勾勒。

那就把所有的悲伤都放下吧,给心一片铮亮,让灵魂也可以阪依,过往故事,就当是水墨误写了一笔,然后大声告诉全世界:我,只不过是唱了一场独角戏,但绝不是只身天涯的戏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