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

2014-05-25 18:17 | 作者:无非 | 散文吧首发

我的家乡,我的家乡

在山峦重叠的脚下。

依然能在清晨看到日光,

乡里的媳妇依旧漂亮。

做一棵树吧,不必那么累,在家乡

愁苦不用一个人承担,

母亲愁皱的眉头和眯缝的眼睛,

还有那条狺狺作吠,有点人性的中国产哈巴狗。

中国,好像离我得好远,我还是中国人吗?

你可能会告诉我是吧。我猜你也会这么说,

你的语言是中国话吧,应该是,

你给我说过,你离中国很近,也只有你。

不知道

中国在什么地方,

我只是这片黄色的土壤,

竟连我也不知道我生活的到底是什么地方。

有人给取了个名字叫————家乡,家乡里的人们都娶上了美丽的新娘,

炕头的老婆子叫妈,地里的老头儿叫

俩家陌生的人从此结亲、亲如一家,感动旁人热泪盈眶。

家里好吗,床被暖吗,趿鞋子穿在脚上冰吗?爸爸妈妈,对你嘘寒问暖的儿女,

他们如此热情谦恭地爱着这个家乡!

我也爱,这个家乡的每一片树叶都被捂暖。因此,我白了一撮头发;还有,

我的爸爸与妈妈。

你还责备我是一个小孩子,成天捣鼓自己的小玩意儿吗?

是的,我已经长大,长大得和我爸爸一样高,有他一样魁梧的身材;

是的,我已经成熟,思绪里总是有像母亲一样思绪的悲哀,

是啊,我还爱上了一个女孩,一个美丽的女孩,她偷走了我对母亲的依赖

我竟也觉得,离开了所有人,只要还有那个女孩的陪伴,我会很好地生活到入土。

我背弃了家乡,离开了所有的亲人,

只为了追求那个女孩,

要她一生一世的陪伴,

要她一生一世的温柔。

我回到我的家乡,

坐到我的位置,

你会不会用双手掸去灰尘,

供我坐一时安稳,

忆一刻旧情,哪怕只是一刻,

让我累了的心,找个地方依靠

这里正是我想念很久想依靠的地方。

我 你

他 家

相逢的归期还用计算么,

不是很久以后的事了吗

你,怎么忘了————?

也许就在最近,又是谁,

在悄悄计算着。

秋天树叶凋凌落下来的时候

秋天树叶凋凌落下来的时候——————

树叶凋凌落下来的时候——————

树叶落下来的时候——————

树叶落下的时候,

落下的时候,

我知道——————

一个天——————

我的家乡,我的家乡,在山脚下,我的家乡,我的身体,我的秘密,收藏在生锈的铁釭里,

我也没有打开,我没有打开来看。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生蛆;

四处都是苍蝇,四散飞来飞去,每一根沉睡的蛛丝都被吵醒,蜘蛛依旧耐心,蹲在一个阴险的角落,

编织香甜的美,守着一份希望,诚恳一种欲望,成全一个生活,

算一算,这生命有什么不值得。

2014-5-15

无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