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你娶得新娘老了

2014-05-22 20:21 | 作者:雪见清心 | 散文吧首发

虽有岁月相隔,却因为懂得,我们相知;尽管世俗纷繁,但皆因缘分,我们相逢;不论今生何往,只因为注定,我们相守。有些人,不好,但一旦认定,便是一辈子。

——题记

她一个安静的女孩,对于这个世界,她懂得不多,知道的更是少得可怜。除了她自己愿意去懂得的世界,再无其他可以引起她的兴趣。她敏感,对于感情总是细腻的把握到不差分毫,但她又那样大大咧咧,生活琐事糊里糊涂,傻的不留余地,让人无语。

她就是牧心。

他们的相遇,戏剧而令人无奈。一日牧心去书店看书,进了书店便寻了自己的书,坐在一个角落里,安安静静的看着,不知不觉便到傍晚了。牧心最是喜欢书店,看书的日子对于她而言,总是愉悦而飞快的。每次在离开书店的时候,她总是会带走一本自己喜欢的书。这时她便一排一排书架走过去,找寻自己爱的书,在最后一排书架上看见自己要找的书,遂伸手过去取。就在这时,坐在旁边地上的一个男生懒洋洋地开口道:“那是我看上的书。”霸道而不失礼貌的话,从他的唇畔清浅地划出。仅这一句,便令牧心特意回眸看了他很久,而取书的手停留在那层书架很久。

本以为会发生争吵的,然而当牧心定了定神后,便淡淡地说:“好,不好意思。”这时愣住的是那个坐在地上的男生,他却傻了眼。那本书,他是喜欢,但也没有到非要的地步,只是一时口快。当牧心转身离开时,他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动作大的差点撞到牧心。他急忙说:“你等一下,这本书你拿去吧。”牧心回头微微的笑着说:“君子不夺人所好,况且好书需要偶遇。”说完转身离开,只留下一道美丽的身影,和那裙摆飞扬时留下的淡淡香气。

在牧心的眼中,生活也许就是如此,总会在不经意间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小插曲,但只因世界这池湖水太大太深,所以激不起任何涟漪,留不下任何痕迹。她的生活依旧清浅的无痕无迹,但也别有一番乐趣。对于健忘的牧心来说,擦肩而过的人,她不会记得,有些人需要深记,但有些人只限于只言片语就好,不需浪费精力记忆

可是,另一边的某个人却不是如此,一有空就钻进书店的潇琰则是另一番风景了,他想再次遇到那个古怪的近乎冷漠的女生。牧心,算是时常进书店,但是时间不固定,心里想,便会抽时间去。所以,几次下来潇琰都扑了个空。但执着的他,并没有打算放弃,他想只要还在这个城市,总会遇见,她总会再来。

时间转眼过了半个多月,牧心因最近的工作忙得不可开交,身心俱疲的她,只想去书店安静的看会书。第二天休息了一上午,下午便背着包出门了,像个学生一样。她如以前一样,安静的走进去,找到上次未读完的书,走到安静偏僻的角落坐下全神贯注的看了下来。此刻之于她才是最自由的,此时的她才是最最真实的自己,安静而淡漠。

不知看了多久,坐在地上感觉浑身都麻了,于是下意识地闭上眼抬起胳膊伸懒腰。当睁开眼的瞬间,她就那么傻乎乎地看见旁边书架地上坐着一个男生,正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嘴角还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尽管平时淡定的牧心,也没办法淡定的面对这样的注视,于是尴尬的笑着说:“你有什么事吗?”潇琰傻傻地摸着脑袋不好意思的傻笑着说:“没事,就是来给你书的。”本就一头雾水的牧心彻底迷糊了,瞬间在自己的记忆中搜索着有关这个人的所有记忆,无奈没有任何印象。潇琰尴尬的笑了笑 ,解释说:“半个月前,在最后一个书架那里,你看见一本书,我没让你拿走。”说到这里,潇琰已经很不好意地低着头看着地面。这时,牧心才回想起这回事来。

牧心仔细地打量着这个男生,没有什么特别,但却有一双温柔的眼神,穿着干净的白色T恤,而利落的头发,阳光而清爽。半个月前的第一次见,确实没有任何印象了。

牧心回过神后,笑着说:“不用了,你喜欢,你自己留着看吧。我等待下一次和它的相遇。”潇琰连忙说:“我这段时间在这里等你,已经看完了。”说完才觉得话有些不太适合,又是尴尬地挠了挠头。面对这样一个大男生的牧心,只觉得可爱。

就这样他们认识了,因为一本书。他知道她叫牧心,她知道她叫潇琰。他总说她的名字好听,喜欢牧心牧心的叫着,而她总说她没大没小的。她比他大了好几岁,所以一直觉得自己是姐姐的角色。而她也总说他的名字奇怪,“潇琰”二字写着很好,但叫着总觉得怪怪的,像“消炎”。这样叫着,他也不生气,反而很开心。

对于牧心,潇琰的出现,就像她之前说的,世界很大,没有办法提前预料发生的事情,但潇琰之于牧心绝对是个例外。转眼间,他们便认识了两个多月,牧心的日子还是如往常一样的过着,只是生活中多了一个叫潇琰的男生。

潇琰是一个阳光的人,开朗活泼,偶尔也会忧伤一下,牧心总说他就像女生来例假一样,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又是一天他们相约去书店看书的日子,当牧心到了的时候,潇琰已经坐在那里了。只是拿了本书放在手里,没有翻开,似乎是在发呆。牧心站在她面前笑着用脚踢了踢他,说:“你又到那几天了?”他抬起头,看着居高临下的牧心,原本温柔的眼神里,满是忧伤,似乎委屈的马上就要滴出水来。这样的他一下让牧心慌了心神,赶紧蹲下来问他怎么了。潇琰把脑袋在牧心的肩头蹭了蹭,咕哝地说了句:“牧心,我好像喜欢你了,似乎从第一眼起。”此时,牧心只是呆呆地蹲在那里,没有说一句话。那天,他们都很安静,没有多余的话,潇琰很无措,牧心很慌乱。

晚上回到家之后,牧心关掉灯,躺在床上,眼泪就那么滑落,一滴接着一滴。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只知道心里塞了满满的委屈和不安。在一天下班的傍晚,牧心经过学校的篮球场,看见了一群年轻的学生在打着篮球,挥汗如的样子,那样亲切,几乎是在瞬间眼泪滴落,她快速地抬起头看着天空。原来终归是如此,逃也逃不掉。

牧心想过离开,就此不再见面,她忧虑的太多。她怕自己老去,怕世俗的眼光,她更怕自己耽误了他,给他带来不好的影响。所以,所有的情绪都化作了愧疚。她不愿面对,更不愿去想。对于潇琰,她喜欢他的真诚和善良,更喜欢他给她带来的温暖。但是喜欢终归只能是喜欢,她无法跨出一步,她的过去,他们的年龄,他们错过太多的年华,她都无法给予。所以,在深深的里,只能写下“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一行清泪低落在白色的纸上,晕染了字迹,模糊了眼,堵塞了心。

感情对于牧心来说,不是不相信,就是因为太过相信,所以愈加的害怕和恐惧。在她不知道如何处理事情时,她选择沉默,沉默之后顺其自然。在这样安静的时刻总会出现办法,心静才能淡然,淡然才能从容,从容才能平和的面对。她给自己时间,让一切变得简单,不那么复杂。

时间依旧一天一天的过着,平淡如常,依然掀不起任何波澜,而我们就像这个世界的一粒沙,渺小却倔强的存在着。牧心虽是不去想太多,但心中那浓浓的牵挂,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

一天慵懒的午后,牧心走出家门,带着看似悠闲却有万般沉重的心情来到离家不远的公园,一个人傻傻地坐在湖边。那天,天空很美,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牧心抬头看着湖面,泛起的圈圈涟漪,突然觉得湖面再大,仍然无法阻止涟漪的泛起,哪怕在微弱,也有它独特的美丽。她没有选择去书店,而是一个人安静的坐在湖边,想着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以前的生活,没有任何波澜,平静如水。后来,潇琰闯进了生活后,一切慢慢的变得活泼生动起来。他的阳光,他的温暖,给了她别样的感觉,如一丝清泉流入了早已干涸的心田。如果说没有潇琰的出现,她的生活应该依旧会如此,平静的没有任何惊喜可言,得过且过。然而终究没有如果,一切就这样走进了她的生活,一天天的发生着自己难以想象的改变,直到有一天一切摆在阳光下的时候,才蓦然的发现,已不是当初,已不记得当初是何模样。

前段时间,她一直回避去想这些问题,因为无解,她宁愿不想。现在细细的想一下,其实并没有如自己想象的那样糟糕。不过是大龄的自己,爱上了比自己小的男生,如此而已。离开,或者逃避,都不是牧心的为人风格。她不怯弱,更不缺乏勇气,一切只是太过突然,一时之间让自己乱了分寸,其实并没有那么糟糕。所有的症结所在,只是因为牧心觉得自己年龄,怕这种岁月的经历和差距,让他们无法最终走到一起。也许在现在的社会,年龄根本不是问题,但是牧心始终还是一个保守的女孩,她觉得这个成了耽误潇琰的原因,所以,一直纠结着不愿意开口。

想到这时,她突然深深地叹了口气,看向远方。不知自己坐了多久,已经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远方的天空布满了的云霞,似锦缎般美丽。看着这些,牧心有些迷惘,一辈子到底有多远,下辈子到底有多长,她不知道答案。爱,到底是什么,又去哪里寻。

在她思绪纷飞的时候,突然听见旁边的人说话,苍老而温和。“老婆子,坐在这里会不会冷?”她蓦地转头看见旁边的石凳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坐着一对年迈的夫妇,已是满头白发。片刻后,一个温柔而幸福的声音响起,“不冷,你摸摸我的手,热乎乎的。”就这样简单的言语,却湿了牧心的眼。她痴痴地看着他们,两个皆是头发斑白,却那样的温馨。在微风中,风吹乱了老奶奶额前的白发,老爷爷做着似乎习惯了千百次的动作,伸出手轻轻地理顺她的头发。在那刻,牧心分明看见了两位老人眼中的满足与幸福。

牧心一直坐到太阳快要下山,方才起身回去。路上看见刚刚那一对夫妇走在她的前面,相互搀扶着慢慢的走着,也就在那一瞬间,她看见了一辈子的长度。一辈子不长,就是两手相牵后再也不放开彼此的时间。现在,突然觉得心里轻松了很多,突然很想念潇琰的笑容和温暖,此刻很想很想看见他。

待到牧心一切想通后,浑身都觉得轻松了起来,不再像先前那样抑郁了。周一走到办公室的时候,同事们都说:“牧心,今天心情不错啊。”平时很少笑的那么明媚的牧心,今天的笑容格外的阳光。一上午都过得很愉快,往日重复的工作,也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快要下班的时候,牧心收到一个快递。起初很奇怪,自己没有买过什么,拿起来轻的似乎什么都没有。拆开后,里面是一封信。这时,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心上只有简短的几句话:

虽有岁月相隔,却因为懂得,我们相知;尽管世俗纷繁,但皆因缘分,我们相逢;不论今生何往,只因为注定,我们相守。有些人,不好,但一旦认定,便是一辈子。

潇琰

看到这里,牧心再也无法镇定自若。原本想周末去一趟书店,与潇琰说清楚,可在此刻,她已经等不及,立刻拿起包包冲出了公司,她知道潇琰在等她。等牧心气喘吁吁的跑到书店时,依旧在同样的位置,坐着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现在是中午时间,书店除了柜台处昏昏欲睡的管理员,再也无人,只有潇琰坐在地上,还有牧心由于跑的太快而急促的呼吸声。

潇琰抬起头看见牧心站在自己面前的那刻,明明眼里藏了晶莹的东西。牧心,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安静的坐在他的身边,把头靠在他的肩头,轻轻地说了一句:“我累了。”此时,一切都静默无言。

傍晚,潇琰来接牧心下班,两个人牵着手走在路上,犹如千千万万的情侣一样。看着夕阳中,两个相牵的身影,牧心温暖的笑了。牧心带着潇琰来到她坐的那个湖边,给他说起那天的事。之后她略显忧虑地说:“我从来没有怕自己老去过,只因遇见了你,这种恐惧似乎跨越了所有的时间席卷而来,让我慌乱的不知所措。”他温柔地说:“爱不需要理由,爱了便是爱了,这样的爱才是真爱,建立在太多前提下的爱情,那是欲望,而不是真情。”

听了潇琰的话,她转身看着他的眼,有些调皮的问:“如若,你娶得新娘老了,你会怎么办?”他想了片刻后,坚定而温柔的说:“你老了,我也会老,但爱却会随着时光的老去而愈加浓郁而厚重,我不想多言,只想用一辈子的时间告诉你我想说的答案。”

他们如那对老人一样,牵着手走在夕阳西下的路上,时光就在此刻温暖了彼此,见证了流年的痕迹。人的一生,总要为一人不顾一切。某天,他们也终会白发苍苍的搀扶着彼此,慢慢地走过那短而长的岁月。

写于2014.5.21-5.22

原创QQ578860825

评论

  • 雨袂独舞: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4-05-22 20:32
  • 欧小泽: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4-05-22 21:57
  • 欧小泽:某天,他们也终会白发苍苍的搀扶着彼此,慢慢地走过那短而长的岁月。浪漫而深情的文字,温暖!欣赏问候!…
    回复2014-05-22 21:57
  • harvest:爱的坚贞。这样的爱会一直到老!随着时间而日渐深厚!我们情永远不老!…
    回复2014-05-22 2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