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花开

2014-05-20 13:18 | 作者:十年河西 | 散文吧首发

【一】如果,他看到的是美好,并热心的加以赞美,我即便分明背后的虚假,也绝不直言,只管微笑默许。他因为得到暗示性鼓励,在自己的认知里获得欣喜和快乐。在这个人所共存的凡俗世间,很多事,很多人,伪饰制造的美感终将成为我们最终追求的目标。比如,化妆。或者,一袭飘逸的假发。

发了假发背影照片给他,感到惊讶:不到一年的时间未见,怎会有及腰的长度?大的波浪花纹深棕浓烈,如幽深海面呈现幻般起伏,却不曾想到,只是在淘宝上花了几十块钱买来的假发,带出来吸引他的目光。

人,接受虚假之下的美好的事物,远比真相底下的残酷容易些。很多时候成长并不能让我们具备勇气,而脆弱却如影随形。我们直到终老,都将做抵抗内心召唤的小孩。因为,成长使畏惧和敬意并存。

【二】老式楼房的设计,楼体前后各一方阳台。前面那个可以用来储物或者晾晒衣服,摆放花草。背面这一处,按了炉灶,设为厨房重地。一日三餐都出自这里,显得尤其重要。把弄厨艺至于,喜欢守在炉火旁,听锅里咕咚咕咚水开的声响,置身浓浓的饭菜香气之中,顺便向外观望全做瞭望台。二楼的位置,为视线提供一览无余的便利。小区院子里,景观、人物、车辆,飞等最适合距离跃入眼眸。不知当初买房子时,是不是因为单纯因为这个高度而做的正确选择。

很多事,人,务必经过深入其中,细细体味之后,才能真正体会其内里的末枝细节,往往细节才更加趋向生命的本质,对我们形成致命的影响和打击。

【三】一株高大的玉兰花开了,开在早依然寒意浓重的午后。长在北楼的窗下,离墙体太近的缘故,枝叶一律茂密的倾斜向南。接近墙体那一侧,齐刷刷被刀剑裁剪一般,这使它看上去呈现一种劳累,总要扭转身子努力向上。

离开时,玉兰花才刚刚没过头顶。也是春天,花没开。花苞被一层毛茸茸的浅绿色包裹着,散发淡淡的出玉兰香气。你拿出手机想给她拍张照片,戴在身上远行。她看了看院子里,正是安静的午后。便安下心来,站在花树下,用手把长发拂去耳后,有微微的风吹来,片刻,长发在脸颊上拂动飘飞。故意把风衣的扣子打开,露出里面玫红的艳丽的毛衣,高领。黑色开领风衣,下摆呈裙状乍开,她喜欢的衣服每天穿在身上。侧身站立显得苗条一些,她笑笑说。你拍了几张,都不满意,总觉得不是你想的效果。

她站在阳台上忙碌,知道你会随时进门,漫不经心的向外观望,一抬头,看到你正拐出墙角,匆忙行走,四五步的样子便到了玉兰花树下。正是花开时节,能被你赶上还是第一次。你稍稍仰面对着花看了一眼,并不曾停下或者放缓脚步,迅疾的脚步使她内心感到心酸。每次都是这样急匆匆的,仿佛时间和地点都不等人。这样慌忙的脚步让她的等待变得渺茫,无望。

【四】见到你的身影便匆匆跑去打开门锁,并不把门打开。赶回阳台,再看,已经不见了你的身影。跑的比贼还快。锅里为你来,准备的排骨散发好闻的气味。继而脚步咚咚,伴随楼门关闭的轰响,传来你清理喉咙的声音,三四声便听到敲门声。没人迎接,伸手一拽,门早已是打开的了。心领神会推门进屋,关门。‘咦’的一声表示疑问,人呢?放下手里简单的行李,发现阳台上忙碌的身影,长出一口气。

一年零八个月的分离,使你对家和房子的主人有着拘谨般的热情。如同偷情者,一往情深却失去足够的信心和底气。

一个地方不能离开太久,太久便会感觉生疏。曾经的亲密只能留在记忆深处,与现实不能快速融入。亲密。热烈。相拥。呈现一种透明的隔阂。仿佛中间隔了一层保鲜膜,一切都清晰的历历在目,一切都真实的存在,只是,触到时,感觉被隔离。

付出耐心,热情和时间,一点点清理,擦拭,磨合,渗入。将隔膜剥离开去,恢复本真和自然。

一个月的时间,对于她们来说,你的到来是难能可贵的。只是,她们对你并不表示过多的热情,也不存在故意的疏远和冷淡。不是特别必要的活动你都拒绝掉,尽量降低姿态做她和他的侍从,家厨,以及苦力。为自己争取最大限度的权威。

第三天,她开始抱怨:已经开始发胖了,裤腰觉得紧张。

另一个,变相对你给予鼓励,对她说,还行,他煮的方便面比你做的好吃。得到他的认可似乎对你来说尤其重要。这时,你感到满足获得被他们需要的快乐和安慰。

相信,一切付出必有回报。

【五】洗完脚,她叫他背自己回屋,却不叫你。你这样劳累和表现,她还是要给你冷遇。她坐在沙发上,翘着两只脚,湿漉漉的往下滴这水,也不擦拭。脚趾上有浅粉色豆蔻,不知道是用什么颜料染上去的,闪着柔和温暖的光泽。甲已经长出一截清晰饱满的半月痕迹,由此,看出并不是为了迎接你的到来。你是大度的人,在心底感到一丝欣慰,你不在,她也活的有声有色。

他不动,依然停留在电视屏幕上。她再说,练力气哈。十六岁男孩,身高已经超过一百七十多,腰围突破两尺六寸。站在他身边时,你会感觉被压迫,有很重的危机感。和他面对面的时候,你无数次对着他伸出你的粗大的手掌,希望能感受一下他的真实的力量。他微笑一下,并不接受你的挑战。你知道,他一旦伸手,注定受挫。难道,你不是想,以此在他面前表现你的威力吗?可是,他不给你提供机会。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伏在他脊背上,他不费吹灰之力驮着她走进卧室,之间没有语言交流。她被他咚的一声丢到床铺上,传来弹簧床蹦跳的声响。他面无表情走出来,坐下去,继续观战游戏比赛。

她却踮着脚尖儿跑出来,把自己摔在沙发上,央求他,给我看一会电视可好?矫情的小女人情态,全然当你不存在一样。显然,你受到某种程度的冷遇,打击或者报复。不然,何以面带微笑?微笑难道不是掩饰一切真相、伤痛、以及苦衷的美丽外衣?

他不在的时候,她才会希望做到你身边去。面对着面,或者坐在你旁边,喝你为她用心冲泡的红茶。安稳而温和。

从来,对你不像对他那样亲近,甜蜜。

她的报复心实在太重。太能坚持长久。

但是,你她。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无怨无悔。只要她好,怎么都好。

最终,她还是要一个人住在这里的房子里。他去上学,你去工作。你们谁也不能守在她身边。

这个女人,一年当中未必能有几天,被两个心爱的男人众星捧月一般。成全她,也是成全自己的幸福。你这样想。

【六】初。周末,偶遇阴。停电。

突然感到发慌,无助。面对电脑挣扎出最后一星荧光闪动,继而漆黑了一团的计划。写字,修改,发稿,购物,接收邮件,看脱口秀……电脑已经占据生活三分之二的内容 。只有利用它的时候,才能感觉自己并未被信息时代远远抛弃。渐渐了解和接纳它的服务,享受它带来的便利,常常令她心存感激。只是,源于传统的阅读模式和浅薄的眼界限制,很多网络内容令她迷惑,看节目还是文字,边看边做下记录,费解的言语一一记在本子上,等那十六岁少年回来请教。他是高中二年级学生,对科技信息时代有着与生俱来的敏感,很多东西达到无师自通的程度。他对她的虚心好学,缺少必要的耐心,有严重的换位师长作风。解释,举例,说明,之后,又说,这也不懂。

有时候,会因为网络语言发生辩论。她认为语言不能这样乱用。他说网络语言鲜活生动,不讲语法修辞,彰显个性锋芒。每一句似乎都能触及灵魂

他从学校或者其他渠道获取时下最新资讯,回来说给她听,比如,那个好看的脱口秀。比如,刘小川。担心她一个人离群索居与社会人群脱节。希望她充实丰富。

【七】没打网球,却患了网球肘,胳膊关节疼的愁眉苦脸。打电话就说给他听,却总是舍着不去医院。在盼望中等待自愈。

工作,散步,游玩,看书,写字,制作各类应时蔬菜,成为能存放时间久一点的食品。不喜欢收拾屋子,这是一项需要花费体力的劳动。达到战后插脚难下的程度,才肯拿出时间进行清理:书和杂志很少被丢弃或者变卖,太过陈旧的会被打成包装进袋子里,捎给乡下友人,她很少有精力买书,也不方便,却十分热爱读书以及写字。她对喜欢书和写字的人有天生的好感。

书,无关陈旧与崭新。未读过的内容,纸张再破旧,于她也是新书。旧,单指读过多次,已经不可再读的那种。

其次,花大块时间制作加工蔬菜。一个人的日子,总要过成七八口人的景观。

加工制作,是一份久违的耐心和享受其中的乐趣。感觉质朴充实。自己吃不下,留着天到来时,送与友人。一份心意,也是一份喜悦。

晚饭后,上街去附近商场采购生活需要品,每每看到熟人,成双结对在尘土飞扬中匆匆行走,训练筋骨,损害心身。

一个每天在夕阳西下时,坚持行走的人,突然被年轻女人推在轮椅上,不能再独立行走。

便想:是否,一个人的一生之中,该有多少脚步,恐怕早有定数?不能早早走尽。

任何事,爱情友情,金钱,以及健康。一切的一切,都需要细水长流,挥霍便是提早透支。

天道无处不在。

一个人的变故,一定是老天在警示你什么?需要静心体会。不能体会便可惜了一番天意。

都说,天意难违。

天道于人道是最终的补偿。所以,从不抱怨。人道要他人之填充人之所长,所以,人生苦短;好在,天道是宇宙之道,永不可违,被人拿走的东西,老天总有一天要还回来。

所以,即便错过这一季花开,也不必遗憾。

因为,只有老天看到四季轮回里执着的等待,知道岁月流逝中花开的缺损,所以,注定会有别样的春暖花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