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

2014-05-16 19:08 | 作者:低诉轻聆 | 散文吧首发

她说他一直停在原地,停在20岁的年纪,然后,再也没有长大过。

——题记

前天晚上忙完的时候,已经是接近零晨了。把车停好,关门,走回家。乡下到了这个时候,那条宽大的马路上已经没有一辆车,没有路灯照耀,也没有亮着灯的人家。走在路上,只能够微弱地辨出路的方向,抬头仰望天空,星星清晰而又明亮,没有任何雾霾的遮掩,只有这个时候,人才会意识到自己的渺小以及所有的痛苦和烦恼在宇宙面前是如此微不足道,毫无意义。我突然想,在几十年前,或是几百年前,一定有过很多人在我的这个位置这样地抬头看着星星。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失去了意义,时空突然地交错在了一起,这一秒是永恒的,无论是千年以前,或是万年以后,都不会改变,即使当我早已化作尘埃,这一秒也会为我而停留着。

就这样想着,心底的那种无力感又突然涌了出来,我的那种茫然与十年前相比,其实一点都没有变,只是以前会去探究生存的意义,生命的意义,宇宙的意义。而现在,不仅仍然懵懂不知,而且还为生活所累,为情感所牵绊,令我困在了原地。我挣脱不了,可我还是想往前走,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向前艰难挪动自己的脚步,却不知前方通往何处。我羡慕那些大步前行的人,我羡慕那些向前奔跑的人们,他们没有我所有的困惑,他们知道自己奔向何处,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啊。

来到家门口的时候,只听见我家的牛牛在不停汪汪地叫着,打开灯,原来是一只晚上出来觅食的刺猬被这只狗狗拦住了去路。狗的好奇心是很强的,兴许还带着点惧怕,毕竟,这是它第一次见到这种无法下嘴的小动物。我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由开始的忍俊不禁进而对刺猬君渐渐心生怜悯,它行色匆匆,即便狗狗对它狂叫,也还是一直试图向前进发,我想,他一定是在找食物吧,也许是有自己的刺猬宝宝需要喂养。于是我唤牛牛回来,牛牛有点不情愿,但还是过来了,于是刺猬君快步地跑到柴禾下躲了起来。

刺猬这种动物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了,25岁的我,在家的时间不过八九年,还都是上学的时光,所以我对于城市的感觉总是有一点排斥的,总觉得城市令一个人变得不纯粹,变得势利而又愚蠢。另一方面,我又对真正的自然格外亲近。日的午后,我宁愿在山上的小树林里待一个下午,什么都不做,就在那里静静地待着。还有我记忆里的萤火虫,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再见过了,现在想想,小时候的眼睛所看到的事物,因为懵懂,都是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面纱的,模糊却又幻,我们在那个梦幻的世界里,只追寻最最纯粹的快乐。此刻,在脑海里搜寻出那时的画面,那满世界的绿幽幽的光芒,星星点点地散落在童年的记忆里,宛若梦境,好不现实。

曾经说欣是一只刺猬,在外面裹了严实的一层坚硬的刺,这么多年来,保护了她自己不被伤害,已经无法再轻易褪去。当我想用自己柔软的胸膛去呵护她的时候,却每次都被刺痛,刺伤,而她也无力改变自己,只能一边抚慰我的伤口,一边暗自心疼流泪,一边懊悔自责。这么多年来,我渴望心灵的亲近与温存,而你却也已经无法再学会用新的方式来保护自己。你护你的尖刺,也心疼我的伤口,也许,最痛的还是你自己吧。刺猬是令人心疼的生灵,可刺猬却是不需要谁的心疼的,它有它的尖刺,隔离一切的伤害与亲近,如果你爱她,就不必拥有她。

妈那天说,他不明白我们这代人怎么了,为什么剩男剩女这么多。我想,我们这一代,注定是挣扎迷茫的一代,我们不愿遵循传统,却对创造新的人生心存畏惧,于是徘徊在两边,不知何去何从。生而为人,生存于世,太贪婪的话最后什么都得不到,总是需要做一些妥协的,可是哪一部分才是可以妥协的呢?

结婚这件事情,其实我从来都是全无概念的,只是因为遇到了她,想要和她一起生活,过余下的人生。如今没有了她,也就全然没有了结婚的想法,所谓的传宗接代,养儿防老,毫无吸引力,旁人的说三道四,指指点点,全不放在眼里。这个时候,似乎每天都可以看到朋友们晒自己的婚礼或是自己刚降生的孩子的状态,说不上看了什么感觉,既不羡慕也不期待,终究是因为自己是置身事外的人,与我毫无关系,同样也无法牵动我一丝一毫。如今觉得自己已经徘徊在正常生活的世界之外了,不羡慕,不觊觎,不找寻。

我们由习惯到喜欢,总是盯着别人的人生过自己的生活,于是把自己的生活变成了四不像。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对我来说,如果遇不到所爱之人,那就自己为自己建一个窝,自己过自己的活,未必就比两个人过得差。

就这样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也许就能理清自己为什么被剩下了吧。其实并无所谓是剩下与否,其实我从未变过,剩下的,只是,只是我一直所仅有的而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