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呀,最初

2014-05-15 17:36 | 作者:月满西楼 | 散文吧首发

我穿了一条缀着蔷薇花的棉布裙子,长发倾泻如瀑,在那个午后,迎在日的风中,站在校园的一株合欢树下,清风徐徐,风日洒然,负手远看篮球场上那个穿了白色T恤,笑起来一脸灿烂的男孩奔腾跳跃的身影,脸颊上忽地飞起两片淡粉色的云彩,小心伴着几声尖锐的蝉鸣开始“噗通噗通”,我的心一阵悸动着,在那个洒满金黄色阳光的午后,开始第一次知道暗恋是何种滋味,它带着薄荷和青的气息,那样扑面而来,那是属于我生命中最初滋长的羞涩的少女情怀,是的,是最初的,一定是最初的才能这样叫我无法忘记,一草一木皆是眼里绮丽的风景。“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而那些最初的刹那,隔了山隔了水,隔了十八个春秋依然这样清晰如昨,此刻,我还能清晰地看见昔日的篮球场上那个白皙少年青春勃发的影子,还能看见我那段粉红色的心事,还能听见那个夏日午后的蝉鸣,那蝉声在我春心荡漾的那一刻,叫得是那样地让人心慌,叫得是那样地让人觉得惊心动魄,甚至叫得是那样的缠绵,那些曾经恼人的蝉呀,仿佛在为我弹奏出那首叫做“暗恋”的歌曲的最初的一串音符,音色嘹亮!

所有关于那段最初春心萌动的记忆,在脑海中,在经年岁月里一直是经络分明,它是我记忆的梗上开出的第一朵娉婷的花!

我喜欢“最初”这个词,它在舌尖上绕开来,带着浅浅的欢喜,带着淡淡的惆怅,带着二月早春的萌动,也带着一种朦胧的远意,还带着一种羞涩的意味,带着光阴的痕迹和距离……

“最初的时候你究竟有没有喜欢过我?”女孩追问,抬起脸,已是泪眼婆娑。

“最初的时候,我真的很喜欢你!可是现在……”男孩答着,有些漫不经心。

这是我的女友和她的男友分手时的两句对白,他们坐在幽暗的灯光里,男孩嘴边烟头上的光在忽闪忽灭,女孩的眼泪在不争气地一滴一滴啪嗒啪嗒往下落。于他们而言,那个“最初”已经隔了多远呢?大概已经远在天边了吧!“最初”这个词彼时是伤感的,是带着无限怅惘和遗憾的。

“最初我就喜欢你!后来更加喜欢你!”我记得我曾经低着头对谁说过这一句情话,在某一个月色朦胧的晚,它惊醒了谁沉睡的。“最初”这两个字从我的嘴里吐出来,是带着甜蜜,带着羞涩的意味的!我必须强调“最初”这两个字,因为它代表着时间的久远,代表着我暗生的情愫已经不是三两天,还代表着我们已经有了后来。

喜欢生命中这些最初的东西,比如最初的情怀,最初的梦想,最初经历的人和事,无论它们有多久远。

我是喜欢保存生命中那些最初拥有的瞬间的,比如女儿第一天呱呱坠地时,我让大夫替我用手机录下了她的第一声啼哭——那是她向我,也是向这个世界初次宣告她来了!那个最初的声音带着新生命蓬勃的力量!我用相机拍下她第一次吃奶时的镜头——那是她在品尝我最初流淌的母……这里的“最初”记录着新生命最原始和最初的一种状态!

我的家里一直保存着我中学读书时写下的几本老师布置的“作文”,那些青涩的字体规规矩矩地站在方格子里,偶尔翻开来读那些依然荡着墨香的文字,眼睛便会湿润起来,因为那些文字里有我最初爱上文字的一段时光,那些文字虽然稚嫩,但看着,总觉得像那早春时节,河滩边刚刚从泥土里冒出头顶来的竹笋尖,能看出未来的长势。我想这段最初的时光我一定会用一辈子的光阴去珍藏。

还觉得守护那份最初的情怀总是诗意的。

想起电视剧《最美的时光》中那个叫苏曼的女孩来,她为了那份来自内心深处最初的悸动,为了那份藏匿在心中的最初的爱而苦苦等了十年的光阴,是那样地唯美而感伤,而又富有诗情画意,相信生活中一定也有这样的等待,为了最初的梦而独自守候在闺房里,一个人和自己的那份“初心”谈恋爱,却依然会觉得有着无边的幸福和甜蜜。

张爱玲也是一直忘不了她生命中那些最初的东西的,比如她的爱情。她曾对胡兰成说:“我已经不爱你了,你是早就不喜欢我的了。”从此便决绝转身,断了和胡兰成的来往,然而私下她却不允许她身边的人和胡兰成有任何交集,也不准人在她面前再提他,否则她就会和谁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她的这一切举动究竟因为什么呢?大概只因为“最初”那两个字吧!她是真的不喜欢胡了吗?她是真的忘记胡了吗?我不信,她在红尘中渺目烟视,却唯独愿意在胡的面前把头低下来,低到尘埃中去。她不愿意别人提起他,终究是因为忘不了他吧,真的忘记了,也就无所谓别人提与不提,越是刻意回避,越是证明自己在意他的存在。胡兰成是她生命中最初的一场欢喜,也是她人生中一场最初的致命的伤害,这种最初不忍回首,却终究无法忘却,我相信爱玲即使是后来嫁了赖雅,也不曾忘记过胡和她之间曾经的每一场对白吧,那些最初的爱情无论最后会以何种的方式收场,都是铭心刻骨的。曾经最初的欢喜,在经年岁月里变成了最初的也将是永久忧伤

胡兰成最初一定也曾想过要和爱玲过一辈子的,他在《天地》上第一次读到旷世才女爱玲的文章,便对张的才情动了心,于是四处打听爱玲的讯息,只要是和爱玲有关的一切皆成为好,然后他想尽一切办法去见她,终究有一日站在了张的闺房里,竟紧张到话也不会说了,他觉得爱玲的房间里满是兵器,那是胡面对张时最初的样子,想来那时爱玲看了是心生欢喜的,胡曾对张说: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那是胡对张最初的许诺,可是还有后来,后来胡移情别恋了,后来的故事世人不忍心再读,他们最初相识相知相恋的样子被世人描摹了再描摹,润色了再润色,而后来,当他们分手的故事成了不争的事实,世人宁愿选择一笔带过,而不愿意替张再去回首,因为我们已经找不到他们最初对待爱情时的姿态了。

这世上每天都有人在寻找生命中那些最初经历的人和事,却也有人在轻易选择遗忘,或者说那个最初的人和事在被人轻易遗忘!

就像朱安,她是那个与鲁迅有着最初的婚姻形式的女人,她勤劳,纯朴,善良,一心侍候婆婆,毫无怨言,她始终恪守着一个女人为人妻为人媳的本分,而鲁迅却嫌弃这样的最初,选择遗忘了她,面对鲁迅的冷漠,朱安百般讨好着他,这背后究竟透着一个女人多少的辛酸和无耐呀,但又能更与谁人诉说呢?鲁迅还是找到了那个他心中的“月亮”许广平,而让朱安独守了一辈子的空房,朱安的一生凄风冷,她曾无限凄凉地说:我也是鲁迅的遗物,你们也得保存保存我呀!这句话仔细听来是多么地落寞,多么地撩人眼泪,是的,究竟有多少人能够知道鲁迅的身后有个叫做朱安的绍兴女子呢?大概寥寥无几吧,鲁迅是相当吝啬的,吝啬得不愿多看朱安一眼,吝啬得不肯对这样一个女子着一点点富有感情色彩的笔墨。

这个“最初”太具有悲剧色彩和凄怆的况味了。陈丹青曾在《鲁迅后院的蜗牛》一文中这样说过:“我认为鲁迅生命中的两个女人,朱安与许广平,若论谁对鲁迅的影响更大,不是许广平,而是朱安。真正成就鲁迅的是朱安,而不是许广平!”我看到这里,忍不住为这个鲁迅婚姻中最初的女人抹了一把泪水:终于有人肯定了朱安之于鲁迅一生的意义了!

“最初”这个词原来还透着这样的沧桑……

我想每个人都是拥有“最初”的,希望生命中那些最初的亲情友情和爱情能够成为永恒!请记住生命中那些最初的感动,最初的美好的时光吧!一如像我一样记住那个夏日的午后。

今夜,“最初”这两个字眼让我思绪翻飞,而此时此刻,我只想用“最初”这个词对着远方的那个谁轻轻地问一声:你最初——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的?

文:月满西楼 qq:293481374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