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绎梦醒凤凰山

2014-05-13 13:18 | 作者:精耕细作 | 散文吧首发

话说那鬻熊以其九十高龄辅佐姬昌,推翻了商汤,建立了周朝。到周成王时,周王室为赏赐开国功臣而分封诸侯,就封开国功臣鬻熊的曾孙熊绎为楚子。按照公、侯、伯、子、男五等爵号,熊绎应为第四等爵号。这样,熊绎就成了楚国开国第一君。

分封诸侯以后,周成王在岐阳(今陕西岐山县东北)盟会诸侯,楚子熊绎异常高兴。这是楚国第一次以诸侯身份出席朝廷召开的盟会,多么荣耀哦。见会场布置得整肃庄严,祭品丰盛,诸侯们均散坐会场四旁,年轻的楚国国君熊绎顿感雄姿英发。

正式开会时,主持仪式的大臣逐一念着诸侯名单,各路诸侯自尊自傲、笑容可掬地依次就座。名单念完了,熊绎却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正当他憨憨默想时,主持人走过来说:“请速同东夷鲜牟国君到会场上安放蓍草(滤洒祭神用的香草)和木牌(用以标明天子和诸侯席次),然后再去看守大庭前的火炬。”熊绎一听,痴痴地自我介绍说:“我是楚国诸侯啊!应该……”。但是,这位周朝的大臣没让他讲完就笑着说:“哈哈,我知道你是楚子,今日侯伯以上才有资格参加正式会议,你小小楚子,又是蛮夷之族,何以入席?”熊绎那颗高贵的心就像被人捅了一刀,但在这个场合,又不敢发作,只得说“是。”这次盟会,身为堂堂楚国国君的熊绎没有参见歃血仪式,没有诸侯的席次,没有讲话的权利,只做了几天低贱的服务员。他在一跌千丈的屈辱中完成了卑微的使命。盟会之后,熊绎越想越窝囊,回国向群臣言及盟会之辱,愤然高呼:“国耻族恨,子孙莫忘。”

为了排解熊绎的苦闷,夫人娟子建议他外出巡游一下。熊绎是个有作为的君主,他怎么有心旅游呢?但想到此次盟会,周天子将楚国撇在诸侯国之外,而且为了控制荆楚,按照“以蕃屏周”的既定国策,在汉水以北以东分封了不少姬姓或姻亲诸侯国,借着巡游的机会视察一下汉江边防要塞也好。

经过几天的长途跋涉,熊绎带着几名大臣来到现在的襄阳市襄城区卧龙镇的荆山余脉。这是一片丘陵山区,山不高而秀雅,水不深而澄清;地不广而平坦,林不大而茂盛。往前一看,一条山冲横贯东西,犹如十里画廊,一座高山拔地而起,恰似凤凰展翅。

啊,美丽的凤凰,英武的凤凰,亲的凤凰,我楚人心中的图腾!熊绎率众人匍匐地上,向着凤凰念念有词,祈求凤凰保佑楚人平安富强。

凤凰不落无宝地!美丽的凤凰山下,茂林修竹,百啾啾,流云飞霞,百泉飞腾。熊绎崇拜凤凰,也爱中了这个地方,他决定在一个青烟缭绕的山泉旁休息。

随着熊绎一声“好地方”的赞叹,大家开始了对这片荆山余脉的讨论。

“这里濒临大江,水源丰茂,平畴万顷,自然条件远比荆山深处好,富裕程度也比深山老林高。”这是大家的一致评价。

“这条大江是楚国的屏障,楚国决不能放弃这片美丽富饶的国土。”这是大家的共同决心。

……

几天的游历,随从的慷慨,拜见凤凰的激动,使熊绎受辱的心渐渐宽慰起来。他带头宽衣解带,跳入泉池。微温的泉水浸润肌肤,使人身心俱爽,劳累散尽。

泡着泡着,一位白发长须的老者翩翩而至。熊绎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的老祖宗祝融。熊绎赶紧跪倒在地,口称:“小孙孙拜见老祖宗。”

祝融慈祥地说:“你身为楚子,四等爵号,此次受辱,亦属自然。当约束自身,修文息武,教化万民,富国强兵,成就霸业。”

熊绎惶然拱手谢罪说:“孙儿知错了,一定谨记教诲,不负祖宗重托!”

言讫醒来,熊绎方知祝融老祖宗托指点迷津。

人醒来,思路也醒过来了。醒来的熊绎不再沉溺于受辱的悲切,更不再怨恨于周成王的蔑视,而是韬光养晦,振奋精神,跋涉山林,艰苦兴国。他严束自己,常常和夫人娟子乘坐筚路之车(竹木做成的车),身着蓝缕之衣,同族众一起披荆斩棘,劳作于田桑之间。他甚至带领文武大臣和亲近的家人到自然条件很差的地方开荒垦地。归附的部落酋长及各级官员见熊绎率先垂范,也只得放下架子,同下人一样耕作种地。《左传》中说他们是“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经过五十多年的艰苦奋斗,楚国的疆土不断扩大,财富日益增多,军事力量不断增强,最终成为秋五霸、战国七雄之一。

(襄城区林业局 邵纪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