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如烟微语濡心

2014-05-09 12:46 | 作者:千叶一竹 | 散文吧首发

慵懒的思维,颓废的心情,茫然入心,那些流淌在身边的景致,被无端的心情忽略,还有文字

许久没有动笔,丝毫没了想写文字的欲望,浑浑噩噩混日子,渡光阴。抑或与年岁有关,岁月磨砺掉的不仅仅是棱角,还包括信心和进取精神。似水流年,流年,如水流去。

青葱岁月,雄心勃勃,总以为生命有大把大把的时光,可以任由自己挥霍,总以为时间就如手机充电器,可以随便攫取,取之不尽。殊不知,人生也有僝风僽,生命也有四季依依。

站在五月窗前,入眸,清新纯净的天空,飘着悠然无忧的云。虽然,四月花事也成追忆,然,从四月跋涉而来的一缕风中,依然有馨香扑鼻。花开的妖娆,花落的凄凉,又为唤起谁人的记忆?风会记住花的气息,宛如,我们都会记得人生中的一些事,一些人,一些风景,一场莲花雨。这些邂逅,有的可以暖心,有的可以依赖,有的可以倾情,有的如烟云杳然。

五月天空下,顺着来时的脚印,邀风同行,想去捡回光阴岁月里,那些丢失的年华细碎。

沿着蜿蜒的小径,走入时光深处,曲径通幽处,远看,恍如是诗,熟悉的风景,熟悉的场景,还是那么开阔邈远;回眸,那些擦肩而过的风光,又仿佛有了词韵,婉约,凄迷。

生命就是一次久远的旅程,无法预约,踽踽独行。

我们每天都在行走,每天都会邂逅只是属于这天的风景。每一段路途,都有其独特的景致,不一样的故事,无法模拟,无法复制。唯一,还能记起的,无外乎是那些熠熠流淌的场景。山的低首,水的萦回,绿树,红花,晓雾,残风,却原来,只是场景。

初至,风微凉,意缱绻。

阳光越过窗前稠密的叶,从窗棂斜照在卧室粉色的墙壁,上下、左右、缓慢游动,这曼妙的景致,像极了一幅画卷,一幅无需着墨添彩的唯美画卷,似沐浴唐朝烟雨微醉浅醺的少女,绯红面颊,半依半躺在粉色的睡榻,盈盈于诗意的境!真的好美!

我想做一朵开在尘埃卑微的小花,一朵随遇而安与世无争清新淡雅的小花。

我想以花的姿势行走尘世,如兰芬芳,如荷清雅。一直钟情花草的我,每年天,都会乐此不彼,徘徊在花市场,购买几株自己心仪的花草。杜鹃,茉莉,月季,栀子……总之,无论草本还是木本我都喜。不过,心底还是偏爱那些只是葱绿很少开花的植物,为此,文竹,绿萝,一叶兰,龟背竹,吊兰,玉树,次第安居在狭窄的阳台上。潜意识里,想亲近它们,欣赏它们的默默无闻,喜欢它们低调不张扬的性格,仿佛它们就是自己的影子,一个活在简单、平淡、凡间烟火里安静薄凉的自己。拥有淡淡感伤的情怀,住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砌起的围城里,一杯一羹,一粥一箸,自娱自乐。

我是一个爱做梦女子,即使,只是梦。

“生命不是一场赛跑,而是一次旅行,比赛在乎终点,而旅行在乎沿途风景”是梦,就会有醒的时候。无论是多么美、多么有诱惑的梦,注定只能是梦。 如梦人生,如梦如幻,一路走来,失之交臂的风,飘逸冉冉的云,一段深浅故事的演绎,渐渐被时间长河湮没,沦为昨天记忆,成为流年的故事,镌刻在记忆的矮墙上。生命,就是一场艰辛旅行,风餐露宿,风霜雨,拥有一份坦然之情愫,怀揣一颗欣赏感恩之心,就会收获一路瑰丽。

五月,新绿更叠,繁花谢幕,微雨濡心。

寂寥和善感貌似被我注册了专利。很多时候,我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和忧心,越来越伤感的心,像一口用了经年,积了厚厚黑灰的锅底,失去了本真,失去了灵气,沉重复沉重的繁杂,压在我柔弱的肩膀,我感到自己真的快要窒息。没了生活热情,甚至,连自己酷爱的文字有时也会心生厌倦。

文字是人与人交流沟通最简单最简朴的方式,是人类灵魂的栖息地。对文字的喜爱,缘于一种与生俱来的的忧伤情结。喜欢忧伤的文字,喜欢把心情交给文字,与文字相依相偎的时光,就会有一种身处喧嚣,觅得一隅静谧的惬意;与文字呢喃心语的时刻,被繁芜羁绊的心,有如注入一场春雨,经历一场雨的涤荡,干净而明澈。

有时,我也会惧怕文字。阅读别人的文字,羡慕之心油然而生,敬佩他们文字的睿智深意,博学古今,行文如水,字字珠玑。陡然,一种惭愧挫败袭上心头,后悔自己不自量力,以至于,以后的好多天不敢再触笔,生怕羞涩了潋滟灵异的字来。

终究,我还是缺少抵抗能力,无法抗拒文字的蛊惑和煽情。静谧的晚,心存忐忑,捧起书来,假装读书,细细品来。我从不奢望自己的文字能游出江湖,挥舞利刃,站立于豆腐块抑或书刊。确切说,是我不敢去想,也不愿给自己施加更多的压力。文字与我只是一种喜欢,一种情愫。我手写我心,我想借助文字说出自己真实的心灵之语,文字是我行走尘世间的精神食粮,是我心灵的慰息和释放压力的去所。落字写心,只要喜欢就足够了。如,蝶爱花,草喜露,花思雨。

五月,榴花如霞,麦香氤氲,诗情画意。

荏苒光阴,在晨钟暮鼓中滑行。虽然生活在盛产石榴的产地,我却极少有机会去看五月榴花燃烧的盛况。忙!忙于工作,忙于琐事,忙于行行。两点一线的生活模式,每天在暮色下,拖着疲惫身躯回到家里,草草做完家务,把自己狠狠的扔到宽大的床上,静静的躺着,空洞的思维,麻木的神经,暗淡的目光,牢牢地盯着天花板上,一只被蜘蛛网住的蚂蚁。原来,自己就如蚂蚁,被沧桑痛苦网在生活这张网里。

读高中时,学校依山而建,一条一米宽左右的小溪,如随意搭在少女颈项的白丝巾,飘飘荡荡,绕山滑行。山坡、山坳、山角漫山遍野的石榴树。每到五月,整座整座山被火红点燃,热烈而跋扈。我坐在教室临窗的位置,也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吧。我并不是一个上课容易走神的学生,实在怨这榴花太张扬太让人心旷神愉,哪还顾忌黑板前,老师口若悬河的耕耘。此一时,心早已经偷渡到如火如荼的榴花丛,与蝶齐舞,与花相拥。

榴花,花萼呈钟形,光滑具腊质,橙红色,花瓣有红色或白色,花瓣柔绵似锦。榴花花语:成熟之美!成熟之美,真的好有深意的诠释。榴花,开在初夏,应是当之无愧的夏之花,正如人到中年,经历了沧桑岁月,栉风沐雨,过滤了繁芜,沉淀的是一份淡然静美之心。那些平淡生活中,至真至美,愉悦心灵深处的东西,不经意间便温暖了薄凉的人生。蓦然,想到:人总是喜欢去远处寻找美景,却忘了,往往最美的风景就在自己身边。

季节的更替,关于春天的定义,随着全球变暖越来越模糊。我在五月的时光,努力去扑捉春的气息。

五月,初夏,浅凉,我可以随心所欲着自己春装,不用担心别人讥笑,因为,风仍是春天的风,雨还是春天的雨,心还在搁浅在春天河滩,视觉所及,一切依旧是春的景致。

晨曦抑或黄昏,信步走进五月的旷野,以葱绿为主色调的大地,顷刻间,绿了心情,绿了眼眸,绿了天空,绿来风,绿了云。

在露水的清凉气息里听一声鸟喧,拂面小风,夹带着染上花香露珠的湿漉,心便在薄雾编织的纱帐里,悠悠荡荡,如涟漪晕开。在夕阳渲染炊烟的迷离里,感受一份闲寂和凄清,听归鸟细言,心就这么一点一点沉静下来,经年的故事,故事里人和事,一一有了灵气,生动起来。这一刻,觉得世界也在这静寂里变得古意而空寂起来,万物都那么远,那么静,只有旧时光的故事,是近的,近入心底。

喜欢安静,喜欢寂寞,喜欢一个人独处的时光。做本真的自己,享受一个人的落寞和宁静。低调平淡的生活,一如,我的文字,平淡无奇。用文字记录流年,记录光阴岁月里快乐悲伤,遇到的人,路过的风景,感动的,忧伤的,一一安排入册,经年后翻阅,与我有关的点滴就会开出花来。不去想,哪一天我若离开,这些文字的归处;不去想,哪一天远行的我,是不是灵魂还潜伏素白的文字里。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约客不来过半夜,闲敲棋子落灯花”是宋·赵师秀的诗句,极曼妙的风情。淅沥细雨,空气湿润,池塘水涨,蛙声此起彼伏。夜来候客,寂寞无聊,轻敲棋子。因了蒙蒙细雨,此情此景也就有了诗意,蛙声声绵绵也如此悦耳。

人生在世,要承受着太多责任和痛苦,有时,我们难免会感觉身心憔悴,人累,心累,精神颓废,试着给自己找一个可以开心的理由,人生苦,没有什么比生命最重要,能好好健康的活着,就是莫大幸运和幸福。想想那些被病痛折磨,在生死线挣扎的人们,他们多么羡慕有一个健康身体的我们;想想那些生活在贫困地区,还有多少人过着衣不遮体,三餐不保的潦倒日子。想想这些,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作茧自缚,自寻烦恼呀。我们要学会放手,放开那些带给自己无限困惑和烦恼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学会放下,放下一切贪念和欲望,简单轻松的生活。

人生就像一辆货车,只有在装载额定顿位中行驶,才能确保安全无险,如果,我们一味贪图利益,载装超重,随时随地都会有车毁人亡的危险。人生不过百年,此百年,只是一种单位术语表达,并不代表是真正意义上的一百年。弹指挥间,就是一生。平平淡淡,简简单单,拥有一份平淡宁静的心态,把人生演绎为风轻云淡的清幽。

拥有五月一样清新纯美的心情,与一枚叶相依,夏去秋至,我还在树下陪你,等你在瑟瑟秋风中,当你别离枝头,我依然会在夕阳中伴你,然后携你一起走进暮色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