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灵魂真实事件(穷人的尊严1)

2014-05-08 17:52 | 作者:王冰凝 | 散文吧首发

穿越时空灵魂真实事件(穷人的尊严1)

接穿越时空的灵魂缘来是劫(4)

(本故事纯虚构,不负法律责任

那次因为那个劫难凌儿回家了,呆了半年的时间,在家里凌儿想呀,反正我没事,不如宣扬佛法,

凌儿就用家里的音响唱佛歌,自己编的,这个能是佛祖给凌儿的灵性,凌儿可以用任意的歌曲调唱佛歌,家里人都感觉稀奇,凌儿还放佛教光碟,是从慈溪五昌寺拿的,她知道家里的人不懂佛,不懂因果,不懂佛理,所以凌儿想用佛光普度众生,因此有人说凌儿是观音转世,凌儿只想普度众生,凌儿也经历了非一般的磨难,羞辱,劫数,觉悟,修行在凡尘,觉悟在凡尘,一切皆凡尘,可是凌儿还是要面对生活佛说未尽大,何以成佛,以为和张杰还有新笑路那家姓杨的该脱离关系了,可是没有想到他们不会放过她,到处散播谣言,毁谤,把所有的罪名肮脏的加到她的身上,以为这样加劳了他们那些人就好了,更是丧尽天良,灭绝人性,暗中勾结,到处跟别人说毁谤凌儿,还拿接口掩饰自己的过错,肮脏的罪名加到凌儿身上,这样他们就圣洁了,简直无耻之极,用权势为自己代言,用身份为自己代言,说他有身份,有钱,凌儿穷,这样就把所有的罪背到凌儿身上,一场情劫他们想要凌儿被所有的罪,哪怕是逼死了也要背,用权势为自己代言,威胁凌儿不要多说,多说了就让她整个长河没有安身之所,还说就算凌儿想皈依佛门也没门,只要他们给寺庙里一点钱,然后在施加压力,凌儿就没有安身之所,还羞辱嘲笑凌儿,他们暗里勾结整人,又没有证据,往死里逼凌儿,散播谣言,骂说凌儿是鸡,还说凌儿的大概年龄,形象,让一些人看到怀疑就说凌儿,心里受到羞辱折磨,但是凌儿知道还有张杰的功劳,肯定也有张杰的宣传,因为凌儿曾经得罪过他,他们勾结一起将罪名加给凌儿,让凌儿背了所有的罪,他们就圣洁了,凌儿曾经和张杰有过一段劫,那只是开的玩笑,当时张杰说那段缘的时候,他就没有后顾之忧,他就想到怎样让凌儿作他的垫脚石,怎样让凌儿被所有的罪,怎样自护,那段缘是公开的缘,公开的玩笑,那场整个厂里人都知道,张杰要厂里的人公开说凌儿,是说媒,其实只是一场闹剧,可是后来他的名声不好肯定凌儿背罪,要不张杰的面子怎么办,其实就是一场闹剧,开个玩笑,当时张杰要到处跑生意,名声面子不能丢,这个罪就得凌儿背,他们拼命的说凌儿不好,让凌儿背所有的罪,再加上得罪了新笑路这家姓杨的,他们想到一起把罪名加到凌儿身上,只要他们把凌儿身上的罪名加劳了,他们就解出了,其实本来就是一场闹剧,闹着玩的,他老婆本来就很好,只是想借说凌儿吓唬一下他老婆,不知道是别人胡说的.还是张杰他们说的,新笑路49号那家人口口声声说是张杰说的,张杰要他们讲的,张杰求他们帮忙的,张杰给他们撑腰的,可能张杰真的想和他们一起整死凌儿,只有凌儿背所有的罪张杰他们才好,欲加之罪何焕无词,凌儿今生被困了,她的家人也被困了,因为和张杰的那场闹剧凌儿到死都回被困,一生不得安,但是凌儿还想说如果张杰有事凌儿不会说一个字,不会落井下石,因为在凌儿的记忆力张杰没有那么坏,他们曾经是朋友,凌儿当成是,凌儿在想难道只有凌儿的命才能换亲人的脸面,才能让亲人出困境,男人就他妈的不是人,遇到麻烦总是拿女人当牺牲品,垫脚石,让凌儿没有安身之所,新笑路49号那家人还叫厂里的人骂,那家男人40多岁,个子不是很高,那家女人头发,走八字步,屁股左右摇摆,皮肤白,双眼皮,她用手中的权力要别人说,她命令住在凌儿身边的邻居,要他们说,她说,你帮我说,不说你就得搬走,我可以找到你房东,只要我说一句她就会把你赶走,人家一听就吓坏了,就开始羞辱凌儿,嘲笑凌儿,原本就是个弱者,一个弱者十方踩,再加上他们的威胁更是变本加厉,真是丧心病狂,而那些本地人有些不愿意多说的,被她拿话嘲笑着,讽刺着,人家不说她就嘲笑,本地有些好心善心人都被逼迫,她就是拿话羞辱嘲笑人家,说人家巴结什么的,虽然凌儿身边千千劫缠身,可是凌儿没有做过错事,没有和人逛过街,也没有和他们苟且过,其实凌儿很幸运,凌儿遇到的他们都是人才,他们心好,善良,单纯,而且了不起,都不是一般的人,人品相貌都是人中之龙,都有单纯的心,张杰也是,凌儿恨他们暗中勾结,别人欺负凌儿时总是嘴巴不离他,都说他是后盾,十年凌儿遇到的人都很好,都在穿越时空的灵魂里了,都是有缘无份,都是缘浅情深,他们都是很好很好的人,十年前他心中的小杨哥,人善良,单纯,而且唱歌,两年前的张斌,四年熟人朋友的张杰,都是正直善良的人,他们都是那种让人心碎的好男人,十年之久认识四个人,却因为他们四个的缘分被新笑路那家,还有很多坏心人暗骂,嘲笑,羞辱,一致心魂死去,但是在凌儿的心里他们真的很好,你是我最美缘的张斌,原来是杰的张杰,还有那个灵媒的他凌儿不知道他在不在世间,缘来就是劫,心不动则安好,心若动则百荆棘缠身,从没有得到爱情的人,没有体会拥抱心爱人是什么感觉的凌儿,可能得不到的东西最好,其实张杰他也挺好的,他希望和他心爱的人手牵手逛街,她心里渴望爱情,渴望那种恋人之间幸福的拥抱,他的人品不坏,张杰是灵魂里的张杰,坚信自己心里的他,他不知道凌儿对他有一种坚信,一直坚信她的心魂,真正心中的他,坚信他那颗柔软的心,有一种坚信心中的他在在他,所以以前凌儿一直坚信在在只因劫难,凌儿认识在有时想起他也欣然笑,他们一直暗中勾结,暗中宣传,暗中说坏,没有证据,不骂就走人,逼于无奈他们就骂,羞辱,那家人还叫本地人骂,嘲笑,还有新笑路南大路那家男人也是没有良心,那个男人大概35岁左右,人高,他和姓杨那家人做生意,怕不骂人家不给他生意,就开始暗骂,羞辱,嘲笑,还威胁凌儿不能说一句,说一句就赶走,说他们向镇里说,又说跟房东说,说凌儿吵到人了,其实他们就是仗势欺人,无耻之举,还羞辱凌儿的家人,就在前几天,凌儿差点失去灵魂,就感觉头晕,又有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自己眼睛睁不开,然后赶紧自己说话的语气变了,声音变了,凌儿知道魂向她靠近,凌儿知道这劫难逃,也存在着危险,她知道随时都有自己被她身体内的灵魂代替自己,有可能自再也做不回自己了,会永远混混沌沌的生活,她知道其中的厉害,很多次她都感觉害怕,害怕永远找不回自己的神智,有时她在用意智压那些灵魂,用强烈的意志控制他们,凌儿要做回自己,凌儿不要再也不能有清醒的头脑,凌儿好不容易才控制他们,好不容易能做回自己,凌儿不怕死,可是凌儿怕那种头脑混乱,害怕真假难分,害怕头脑一片混乱再也难静了,凌儿知道凌儿所以凌儿 不能说一个字,一说他们就嘲笑骂,本来他们本地人就看不起外地人,再加上那家人的挑拨,更是羞辱嘲笑,有几家不想骂的,他们就嘲笑人家巴结上面的,因为凌儿身上有灵性,说是神佛附体。就是神佛分神下世,所以有些善良的本地人都被人嘲笑,还有一家人不忍心说,新笑路49号那家姓杨的那家男人在晚上11点左右,找了两个人去那家,用嘴巴压制那家人,其中一人问凌儿真的那么好吗?他说好,他们用强压的语气,那家人被几个人嘲笑羞辱,打嘴,最后人家只能说凌儿曾经在他厂里上班过,他感觉还可以,再说他厂里还有一个凌儿的老乡,在他厂里做了好几年,他不忍心说坏话,这时,其中一人说把那个人赶走,大不了再找一个工人,怎么也不能因为一个外地人说本地人不好,那家人被嘲笑羞辱的没有办法, 他们都说是张杰说的,都拿张杰当先锋,都说张杰是后盾,友谊,情,这就是吗?什么情呀,凌儿就是他们的牺牲品,张杰从一开始就为自己打算好了,凌儿就是他们的踏脚石,一旦他遇到什么困难,凌儿就是他的踏脚石,他们就弃军保帅,这一点凌儿早就知道,简直无耻之极,更屡次在背后给人撑腰,那些人都说是张杰的意思,联合欺压,欺负,更是不让弱者讲一句话,凌儿说声我冤枉,他们就打压不让骂.所以他才无后果之忧屡无肆怠的说,他当时就想反正凌儿可以当他们的踏脚石,把他们垫的高高的,一路的灾难,步步的劫难,凌儿又要踏上打工的路,时常感叹,佛说:“观事观物,观天观地,观日观月,观来观去,观他人总有高低。” 生活中善看别人的优点,用一颗坦然、平和的心面对人世间的潮起潮落,云卷云舒。人前带着十分的真诚,欣赏的笑意,人后就会有十分的自由,熨贴的心绪。心越宽,快乐幸福就越多…

读罢佛书感悟深,领会世间渗透心。

参透沧海浪花翻,放下名利平淡,

自在平静寻求来,随缘幸福放歌奔。

谈佛说道有悟性,淡泊生涯宁静人。

佛说:“只要你有心迹存在,无论隐藏得有多深,别人都可以探察到。要不想被别人探察到心迹,只有一个办法——做到心无别物。有些事之所以放不下,是因为心中有太多的杂念。想要祛除杂念,就要在心中保持一种清澄,让杂念没有濨生之处。只有这样,才能达到一种“放下”的境界。只要我们能够日日是更新、时时自省,就会摆脱世俗的困扰,清除心灵的尘埃。所以,只要我们用心去做,不论我们身处何地,都能够保持一份安静平和。”

佛说:“世间的事物变化无常,我们不必执著于心爱的事物可以割舍。毕竟,我们喜爱一种事物的初衷,并不是因为失去它时要伤心人生中的很多东西既已经失去,不妨就让它失去吧。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生活中很多人往往会自寻烦恼,自己给自己套上枷锁,从而搞得自己疲惫不堪。我们应该学会解除这些束缚,给自己减压,从而让自己活得轻松,活得快乐。”

佛说:“很多时候,我们看到光灿烂、语花香,或者寒风凛冽、花凋叶落,在禅者的眼里这都是我们的心理作用的结果,是我们的内心感受向外界事物的一种投射。因此,保持一颗平常之心,真正地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已悲,才会达到人生的至高境界。一个人能达到心静的境界,就不会迷茫,可很少有人能做到,因为这世上有太多的诱惑和烦琐。虽然我们不可能完全抛开世间之事,但有一点是要尽力做到的,那就是不要被外界环境所干扰。”

佛说:“禅心是专心致志,是心无杂念。凡事都应带有几分禅心,即使再小的事也应如此。带着几分禅心去做事,终会有大悟有大得。人生在世,有太多的东西放不下,有了功名,就对功名放不下;有了金钱,就对金钱放不下;有了爱情,就对爱情放不下;有了事业,就对事业放不下……这些重担与压力,使很多人生活得非常艰苦。在必要的时候,放下一汇报会为一条解脱之道。人生中本就有许多忧烦苦恼,如果自己再给自己加上一些额外的精神负担,就会累得一生直不起腰来。只有把强加在自己身上的负担卸下来,才能找到真正的快乐和心灵的家园。每个人都有一颗平常心,但很少有人能体会到真正的平常心,所以平常心是很难得的。一个人只有心无杂念,把功名利禄看破,才能拥有一颗真正的平常心。”

佛说:“幸福是什么?一千个人就会有一千种答案。幸福本没有绝对的定义,平常一些小事也往往能撼动你的心灵,幸福与否,只在于你怎么看待。在需要的时候得到满足,就是一种幸福。在生活中,我们放不下的东西太多了,以至于多了许多的不快与烦恼,甚至觉得生命是如此沉重。所以在生活中,我们就该学会放下,因为放下就是快乐,放下就会一身轻松。”

看到这些心里有一种悸动,佛说,众生平等,那么穷人和富人平等吗?

穷人到底有没有尊严?

仔细想想,其实不是谁有没有尊严,而是对尊严应该如何理解。

权利、金钱可以给予人各种地位身份和名誉,由此带来的自我感受及相对于他人的优越感可能会使他产生不由自住的“尊严”感。

尊严来自于人格,不食周栗的伯夷、叔齐有没有尊严?不吃嗟来之食算不算有尊严?

拒绝从狗钻的洞中出来而获得所谓自由的叶挺就是最好的尊严,傅雷在最后时刻叮嘱保姆处理身后之事的遗书就是自我尊严的维护。

尊严是一种自尊、自强、自立的精神,陈寅恪“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就是人格自尊的最好写照。尊严是不会因地位改变、金钱多少而改变权力,让谎言变成真理的利器权力是至高无上的,在其华丽的外衣下只有为自己代言的法则! 已经到了无耻之极的地步了

权力是至高无上的,在其华丽的外衣下只有为自己代言的法则!

-----------------------------

权力是自私贪婪的,华丽的外表下是赤裸裸的个人私利。

抛弃了自己的良知成为权贵的代言人。他们不是用专业的知识在处于公正的立场说出正确的观点,而是迎合权力而迎奉拍马玩弄对付打工人,这是个相对主义的时代,这世界是没有真理,真理只在人心中。我们的存在与真理的有无没有必然关系。当然,人可以把追求真理作为自己一生的目标。确实,古往今来不少人是为真理而活的。

真理是真善美的敌人。个人为真理而活,是个人的选择,但不能强加给别人。

弱肉强食的今天,人都把良心埋藏在自己的心灵最深处,宁愿醉酒,疯狂,都不愿意坦然过平常的生活!何苦来哉!两腿一蹬什么都没有了。骗着别人还骗自己!

良心 两腿 醉酒 埋藏 何苦 最有良心的是人,最没良心的也是人,有良心的人,让你感动,没良心的人,让人痛彻心扉,而让我感动心灵是不畏强权,在势力,权势面前敢于说真话的人,敢于说实话的忠义之人,在面对强大的势力面前他们出言护一个弱者,而且不畏强权势力,不畏金钱,他们的品德像青松那样高尚,敢于大势力对抗,不畏强权和金钱的诱惑,不做权势的帮凶欺负弱者,权力是至高无上的,在其华丽的外衣下只有为自己代言的法则!

-----------------------------

权力是自私贪婪的,华丽的外表下是赤裸裸的个人私利。和增减的,尊严就是人格的体现。

在权势之下有多少冤魂泪,多少心灵折磨,

2014年又出来打工,可是还是多灾多难,步步有劫,刚到长河,凌儿的邻居贵州的女人就说她厂里要人,问凌儿去吗?当时凌儿的大姐说不要凌儿去,说她厂不好,可是第二天凌儿去找厂,走在路上又遇到她,她说还办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而且有奖金补助什么的,8小时80元一天,刚开始20天计时,还说这个装配的车间今年刚加的,原先都是拉到别的厂里加工,今年老板打算自己做,要不不会招人,要我去看看,凌儿听了也感觉蛮好的就去看看,

她很热情,(她48岁左右,好像没有近视,戴着眼镜,有点胖,圆脸,双眼凶狠,她的女儿挺漂亮的,就是听说有一次不知为何,被她老公打得脸都打肿了,听说是被他们厂里的师傅又婚之人带到慈溪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来被她老打得脸都打烂了,就听说因为漂亮,跟谁都出去,因为漂亮追求的人多,也混乱,她本来我就不喜欢,她又是贵州的,一说进她厂,我就犹豫了)帮忙介绍,还说她认识车间主任,熟人可以照顾一下,凌儿感觉挺好的就去看看,

谁知当那个文员把她领到楼上看看时,就和别人聊说是做五金的介绍来的,用那种看不起的

语气和话语聊天,当时凌儿听了感觉难受,好像很低微一样,就跟别人说她是碰巧见到那个人的,不是介绍的,再说外面招工的厂那么多不需要介绍,凌儿听工人说自由,想加班就加班,就想做了,凌儿是想等天热可以去市摆小摊,人多又开心,可是当那个文员把凌儿带到管理面前,凌儿有感觉羞辱,那个管理的一听说是有人介绍进来,还是认识车间主任的那个介绍的,心中鄙视,露出嘲笑的笑容,凌儿当时就说不是人介绍的,是自己碰巧见面的,听那人说她厂里要人来看看,凌儿进过很多厂,什么工作都会做,会做冲床,打包,装配,他们就说那你明天来吧,因为要办工商意外保险,要24小时有效,而且说要压身份证一个月。就那样凌儿把身份证压在那里了,就这样她决定在那个厂上班,可是回来凌儿又犹豫了,凌儿又找了三个厂,可是去拿身份证又嫌麻烦事,最后决定去那个厂做,(没有想到又是一场大劫难拉开了序幕,真是步步该灾,步步该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