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灵魂真实事件(穷人的尊严2)

2014-05-08 17:52 | 作者:王冰凝 | 散文吧首发

(本故事虚构,不负法律责任)第二天她去了,找到主管,主管安排她做到一个流水线上,哪里几个都是本地人,谁知她刚坐下不到2分钟,就听到一个女人说话,嘟囔发牢骚,说个不停,当时的凌儿真的想哭,想过走掉算了,用很难听的语气说话,可是当时她想到身份证被压到厂里了,就懒得去拿,没走,气的快要哭了,这时有人到这边来,问怎么回事,有个打包的男人说是老太婆(后来听人说她是老板的嫂子徐彩菊)说的,这时他们都在说老太婆,还有一个看起来不是年龄很大的人,看起来挺清秀的,人机灵,也在笑,那个人被说的没反应只有生气,可是中午吃过午饭,她到车间,刚好她的那个邻居去看她,她和她的邻居和那个邻居的老乡就聊天,其实她对凌儿也算是百般关注,(可是自从凌儿得罪的老板的嫂子,老板的嫂子那些人就故意散播谣言毁谤说凌儿是鸡什么的,连那个凌儿的邻居一起羞辱,一起羞辱,其实那些人是没有良心,丧尽天良,可恨之极,权势之下谎言被他们压成真理,简直无耻之极,而她还一心相信老板的姐姐徐芬的话,认为徐芬多不好,而且回到家说凌儿的不是,还向厂里人说凌儿神经病,还有她的儿子,几次三番跑到厂里说凌儿的坏话,她的儿子,26岁左右,鼠眼。透着灵气,也有狠气,心术不怎么好,)这时另外一个主任去了,跑到车间那几个本地人面前轻声的说了几句,当他们走后那几个人一起羞辱,骂,嘲笑,其实她没有告状,没有喊冤,她忍下了所有的羞辱,以为那些人是误会她了,可是下班的时候,罗主任要她加班,微笑的到她跟前说今天辛苦你了,晚上加班,用很尊敬的语气,她说好,其实打工的加班正常,许彩菊还向马经理告状,说凌儿做的质量不好,

许彩菊说;我不要和她坐在一起,说她做的慢,徐彩菊说她做的慢影响自己,一再的羞辱,这时凌儿看看罗主任,罗主任说没事,(其实罗主任是四川的,也是打工的,他心里有点畏惧徐彩菊,因为徐彩菊是老板的嫂子,身份在高,听说以前徐彩菊做过管理,可是因为没有那个能力,管理不好,就被降职到装配车间,做装配,管理把人都管理走了,可是她是老板的嫂子身份是真的,一样吓人)

最后徐彩菊几次三番用强烈的语气说,罗主任最后让她坐在后面了,凌儿就一个人坐在后面了,最后凌儿一想,一个人坐在后面也好,安静,而且不搅合是非,她就一个人坐在后面,加班的时候,那个白天去的小伙子又去了,拿个口罩戴在老板的嫂子徐彩菊嘴上,开玩笑的说,把她的嘴巴罩起来,反正她的嘴巴够破的,就是坏的意思然后他们开玩笑,闹着玩,因为厂长也不敢明说徐彩菊,可是后来听他们聊天说话说你厂长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说她,徐彩菊有身份,连厂长都不敢动她,)

第二天上班时她依然喜欢自己坐在后面,因为已经喜欢了那种安静,这时很多人都在说这下做的快了,嘲笑她们,其实他们欺负外地人是常有的事,就向吃饭一样的正常,因为他们有本地的口音,他们有本地的语气,不免仗势欺人,也就是狗仗家世欺人,是在可恨,下午的时候老板娘来了,老板娘看到新员工总是喜欢说几句,凌儿正在干活看到老板娘就紧张,而这时的老板娘看到凌儿紧张就也紧张,这时露出微笑,放松气氛,用眼神告诉凌儿不要紧张,凌儿笑了,感觉到温暖,尊敬,老板娘也笑了,老板娘给凌儿的感觉是漂亮,美丽,幽默,举止优雅,有品位,凌儿对她有种信任,真的好像向她告状,可是一次次的吗,没有勇气,凌儿就自己坐在后面,凌儿乐意这样没有是非,没有言语,安静,自在,可是就在这时有个男人到她跟前,喊声美女,楼下要个检验员你去吗?凌儿抬头一看是第一天见到的看似小伙子的男人,他笑着说,凌儿说好,这样可以离开车间,到下面就没有人说了,就下去了,其实罗主任挺好的,

到了楼下他们对她都挺尊敬的,特别是厂长,刚开始她不知道是厂长,以为是班长或管理,(后来才知道他是厂长周群波,人开朗善良单纯)他亲自教凌儿,说这个产品是日本的,严格,小日本干净,凌儿感觉厂长和善,幽默,好,他还叫来一个女人教凌儿,那个是质量总检,凌儿问她是哪里人,她伸了四个手指头,凌儿知道了是四川人,凌儿刚开始不懂,拿去问她,不过一会她就烦了,这时凌儿看到了微笑这说,我刚开始不是很懂,多问问,她也就火消了,她40多岁,她老公比她大7岁,她老公人称花花公子,可是凌儿感觉他人品还可以,

后来因为楼下的活少,她下面做完就要上楼上,可是他们,徐彩菊一见到她就暗骂,羞辱,嘲笑,而且不准别人理她,而且许彩菊回家好像闹了,自己输理了,面子丢了,他们一直认为是凌儿这个新工人惹的祸,他们就感觉凌儿不能留,就开始下命令让人暗骂凌儿,羞辱凌儿,嘲笑,让凌儿走人,并散播谣言说凌儿是鸡不让人理她,反反复复羞辱嘲笑骂,凌儿当时认为很多厂里时间内没有工资,她就忍者,她想工资没有反而受一身的委屈怨恨,她要报仇,她就有了复仇的念想,她要调查他们,当然也是因为这个念头让她有了意志和目标,她就暗暗的查他们,开始打听老板的嫂子,最后问了一个厂里干了七年的老人,那个老人说叫徐彩菊,凌儿的第一个人名打听到了,她还想知道老板叫什么,老板的哥哥,嫂嫂,那些给她冤屈的人叫什么,一步步的进行着她的打听计划,可是他们根本就不让工人说他们的名字,凌儿每天忍者被他们暗骂,嘲笑的痛苦,有时她真的快坚持不下去了,可是又要坚持,其实这时她身边也有好多好多朋友,周群波,卢吉见,曽永香,胡文喜,还有好多好多朋友,他们明胡暗护,还有老板娘的大姐夫,其实老板娘的大姐夫人品端正,正直,为人正直,

可是就在此时老板的哥哥,嫂嫂,姐姐,老都出面了,容不下她,甚至要别人暗骂,老板的爸爸那种仇恨兄狠的眼神看着凌儿,示意用眼神镇压恐吓凌儿,凌儿看了害怕,老板的爸爸徐龙,人称啊龙,听说他年轻的时候很色,他看仓库,有些女职工去拿东西,她就拍人家的屁股,摸腰,这是整个厂里的人都知道的,他们家好像遗传,就是他们的眼睛都是白眼珠多,黑眼珠少,一眼都能认出,老板的姐姐更是编造谣言,毁谤,甚至用权势逼着要人骂,老板的姐姐徐芬(老板的姐姐听说是个离过一次婚的,精神有问题,而凌儿看来就是心狠毒辣,蛇蝎心肠,但看她的眼睛,眼眶深陷,很凶,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相有心生)厂里的人都喊她啊芬,她简直心狠毒辣,没有人性,叫人骂,不骂就走人,还叫那些送货的小老板骂,不骂就不和她们做生意了,代表老板的权势说话,亲情的身份使他们手中的权利变成了魔杖,尊严被他们践踏脚下,人格当了他们的垫脚石,金钱多少而改变权力,让谎言变成真理的利器权力是至高无上的,在其华丽的外衣下只有为自己代言的法则! 已经到了无耻之极的地步了

权力是至高无上的,在其华丽的外衣下只有为自己代言的法则!

-----------------------------

权力是自私贪婪的,华丽的外表下是赤裸裸的个人私利。

抛弃了自己的良知成为权贵的代言人。有几次被老板娘的大姐夫训了一顿,因为是老板娘的大姐夫所以徐芬没有说什么,要是别人徐芬早就发命令要他走人了,老板娘的二姐夫,刚开始感觉他还可以就是喜欢胡扯,他说他有一场大灾难,说是骑摩托车摔得,后来听人说是被人打的,好像她对员工不尊敬,也有调戏女员工的毛病,被人家打了,打个半死,就剩下一口气了,拉到杭州医院治疗的,差点没死,楼下的车间主任更是加护,可是因为出言为凌儿辩护,却被老板暗说,对着别人说凌儿是做鸡的,他们这里人有个习惯,只要是女人得罪他们,他们就暗骂,羞辱,嘲笑,散播谣言说人家是鸡,到处说,其实他们说就是自己心虚,怕别人说他,自己先说,穷人说的话那叫胡说,编排,他们有钱人说的那叫真理,事实,因为他们用权势为自己代言,用势力为自己讲话,简直无耻之极,叫人骂,因为有老板做后盾所以她张牙舞爪,丧尽天良,连厂长都被恐吓,威胁,厂长再说再护就换人,凌儿被羞辱骂的坐在车间里哭,一次次的哭,后来她想喊冤,就学刘三姐告状喊冤,歌唱冤屈,可是没想想到他们更是没有人性,桑心病狂的骂,羞辱,命令整个厂里人骂,就是冤死也不能喊个冤字,面对现实。还有老板也发火发话叫人暗骂羞辱,徐老板,60岁左右,倒是气宇轩昂,运气好,看她运势的确好,而且气数未尽,就听到他在楼上说整个厂里的工人也不及他哥哥嫂嫂的面子尊严,大不了整个厂里的全换新工人,当然在他看来新工人多得是,人很多,小工算什么,她还没有放在眼里,小工就像他们脚下的蚂蚁一样,踩死几个也没事,他们的身份如此的高贵,怎能把小工放在眼里,面对如此的势力压迫凌儿怎能不恐惧,佛说人本生在荆棘之中百般无奈,而凌儿感悟到这句佛理,人本生在荆棘之中,这个荆棘也可以说经济之中,面对现实百般无奈,都说上面的人容不下凌儿,只能说凌儿不好,不能说好,谁说好水走人,面对现实,面对权势,面对钱又有谁不低头的,不迎马拍溜的,因为谁也不想自己事业,自己的前途毁掉,而且谁要是听凌儿说话,谁就倒霉,老板的姐姐徐芬叫人欺负,另外还有有些人的暗中勾结,狼狈为奸,就是张杰,还有新笑路那家姓杨的,特别是张杰,徐芬是张口张杰,闭口张杰,仿佛张杰就是他的后盾,然后凌儿白天上班忍者厂里的欺压暗骂,晚上又不得安静,是他们找到张杰暗中搞鬼,在说他们的理,羞辱,嘲笑,折磨凌儿,还用言语要别人嘲笑,羞辱,暗骂凌儿,简直没有人性,凌儿被折磨的简直神魂消瘦,人快要随魂飞了,可是凌儿不甘心,她要为自己讨公道,她就学勾践卧心尝胆,一定要查清楚,

评论